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十四章 不知道怜香惜玉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那个时候,她刚进大学不久,周楚楚让她陪她去给顾萧送情书。她和周楚楚在高中的时候就认识,高二的时候,周楚楚突然从国内转学过来。

那个时候木子默也刚到H市不久,她母亲托朋友的关系,把她给弄进的那所学校。和周楚楚因为都是中国人,又同班难免有些惺惺相惜。

但是她那个时候一心忙着学业,还要照顾住院的母亲,生活的压力让她无暇顾及其他,所以一开始并未交心。

后来两个人上了同一所大学,又被分到同一个宿舍,两个人关系才开始急速升温了。

周楚楚将自己的心声吐露给了她,她才知道,周楚楚是为了一个男生才会来到A国,又刚好考进了那个男生的大学。她告诉木子默,他追了那个男生很久了,可是,那个男生不为所动,所以她决定给那个男生写情书,但是她不太好意思自己一个人去送情书,便让木子默陪她一起去,当是给她鼓气。

木子默跟着周楚楚一起去找顾萧,当时顾萧和秦恒陆小溪在教学楼一楼的一个教室门口,秦恒和陆小溪在说什么,惹的陆小溪大笑。顾萧就在旁边,他穿了一件白色的T恤,淡蓝色的牛仔裤,微微的靠在墙上,一手插袋,一手接着电话,似乎在说着什么。

周楚楚犹豫了几秒,向前走去,木子默跟在她身后。

教学楼前有三层台阶,周楚楚鼓足勇气,站在台阶下,仰着头看着顾萧,等他讲完电话。

顾萧讲了一会,侧头看到周楚楚,便挂了电话,向她走了过来。

木子默只觉得那个时候,她都可以感受到周楚楚的颤抖,她在她身**了握她的手,想给她鼓气,周楚楚回头看了她一眼,她报以灿烂一笑,低声道:“别害怕,我支持你!”

周楚楚向她点点头,再回头看向顾萧的时候,顾萧却正看着木子默,只是一秒,又平静的将视线移到周楚楚身上:“找我有事?”

周楚楚昂起头,像一个骄傲的公主,毫不羞怯,仿佛刚刚的紧张是装出来的似的:“这个是给你的。”

顾萧低眸看了一眼被叠成爱心的信纸,语气有些微的怒意:“我的话你听不懂?嗯?”

周楚楚脸色忽的有些惨白,她抿了抿唇,开口道:“我是不会放弃的。”

顾萧扔下一句:“你如果出来不是学习的,我会让周叔叔早点接你回国。”转身向秦恒他们走去。

那个时候的木子默只觉得这个男人怎么这么没有人情味,周楚楚再怎么说也是个女生,就算不喜欢,也不要当面拒绝吧。周楚楚受气的模样,激起了她的保护欲,她不及多想,就想开口叫住他:“喂…”

她看到他转身,刚准备开口质问他,突然一股重力过来将她推倒。由于她毫无防备,一下被推出去好几米,摔倒在地上,手被地面摩擦破了皮,隐隐有血迹渗出,裤子也被磨破。

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到一个尖锐的女声用英文骂道:“Becky,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破坏别人感情的第三者!”

说着就要向木子默扑过来,被身后追过来的男生一把拉住:“你疯够了没有?我跟你分手,跟其他人没有任何关系,你要我怎么说你才明白?”说着要过去扶木子默。

木子默看了看眼前的两个人,甩开男生碰到自己的手,眉头紧锁,慢慢的从地上爬起,她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眼神冰冷的看着眼前金发碧眼的女生,声音更是冰冷的彻骨,透着丝丝的危险:“Kelly,别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你信不信我有的是方法让你不快?”

Kelly没有想到一贯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生,居然突然这么凶狠,直接被木子默的气势给吓到,突然有些后怕,一时竟说不出一句话。

男生看到木子默受伤的手,赶紧去拉她的手:“Becky,你受伤了?”

木子默在他碰到自己之前,后退了两步,冷笑了两声:“Carl,别恶心我了,你女朋友在那边。”

Carl却坚决道:“我说过,我跟她分手了。”

木子默冷冷道:“我似乎也说过,我对你不感兴趣。”

旁边的Kelly突然反应过来,指着Carl道:“你还说跟她没有关系?你们什么时候勾搭上的。”

这个时候,周围已经慢慢的围了一些人过来,木子默看了看周围,她实在不喜欢被人围观的感觉。她看了眼周楚楚,她就站在那边,完全没有想过来帮她的意思,她当时心下有些凉。她下意识的看了眼台阶上的男人,他正双手插兜,好整以暇的看着这一切,不知道那个时候为什么,木子默心里不想这么认怂。

因为没有任何依靠,她一直都是尽量不会去招惹麻烦,能躲的绝不愿意出头,她本应该直接离开。

可是,当时就像脑袋抽筋了一般,走到Kelly跟前,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自己没有本事看好自己的男人,就不要再出来丢人现眼。”她顿了顿,看了一眼Carl,继续道:“而且,我对别人用过的男人不感兴趣。”

Kelly气的全身发抖,抬手就想给木子默一个巴掌,被木子默截住在半空:“像你这样的女人,活该被男人抛弃。为了一个男人,要死要活的,还有一点自尊吗?说句实话,你这样,我还是很同情你的,所以今天的事,我不会跟你计较,但是不要再有下次,要不然,我保不定跟你拼个你死我活。”

说完,又转向Carl:“我们只是见过一面,你就能抛弃你谈了两年的女友,还能跟我信誓旦旦,你觉得你的可信度能有多高?在我心里,你就是个完全不负责任的男人,是个混蛋,所以,别再出现在我面前了。”

说完,回头看了一眼一旁的周楚楚,转身一瘸一拐的离开,那个时候,她跟周楚楚的感情就打开了一个缺口,后来缺口便越来越大,直至决裂。

木子默想到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埋怨的瞪了他一眼:“你就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吗?那个时候看着我被人欺负,是不是很爽?”

顾萧似是思考了一下:“除了摔了一跤,我倒没看出来你被人欺负了。”

“你,哼!”木子默转过头不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