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七十三章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老爷子没想到她会如此说话,虽然她说得自然,但是听在耳朵里,就是不舒服,他今天就是想给她一个下马威,他不能把顾萧怎么样,但是也不至于让一个小丫头片子骑上头,于是有些不悦道:“木小姐这是怪我多事?”

顾萧早在萧老爷子开口的时候,就已经到木子默身边坐下,听到萧老爷子的问话,知道不好阻止,只是拧着眉在旁听着听到老爷子语气不善,便唤了声:“外公。”

萧邦国不满的看了他一眼:“知道你护着她,但是这些最基本的信息我还是需要了解一下的。”

顾萧没再说话,握在木子默手上的手紧了紧,似是安慰。

手上传来的温度,让木子默安心了不少,她脸上挂起得体的笑,对着顾萧道:“外公是关心你。”

萧邦国再开口,已经没有了一开始的客气:“木小姐5年前离开,这次回来,还带了个女儿,不知道和顾萧是偶然重遇,还是计划而为?”

木子默脸色僵了僵,几秒后又恢复正常:“fan虽然在我回国前就已经和顾氏签的合作合约,但是我却是在回国后才知道合作对象的,所以重遇只是偶然。”

萧邦国将双手扶在拐杖上,身体坐得笔直:“你们分开这么长时间,木小姐都没有再谈过恋爱?”

老爷子的意思是有没有做过对不起顾萧的事情?即使他们分开后已经不是男女朋友关系了,她也不能和其他男人谈恋爱?这是什么逻辑?感情这位老爷子的思想真不是一般的保守呀!

木子默心底嘲讽了一番,面上淡淡一笑:“我相信大多男人都无法接受带个小孩的单亲妈妈吧!”

萧明波突然在旁边插口道:“敢问木小姐,这小女孩真的是顾萧的孩子吗?”

萧邦国不悦的看了眼大儿子,却并没有呵斥,这也正是他想问的,只是这个问题不应该他亲自问出口。

顾萧淡淡的暼了一眼萧明波,眼神有些冷冽,出口的语气已经少了些耐心:“大舅是怀疑我连自己的女儿都分不清?”

王瑜笑着打岔道:“你大舅也是关心你,毕竟血缘这层关系,是不能弄混的,否则不是白白帮别人养了孩子?”

木子默没有想到他们会当着顾萧的面,就说这样的问题,立即脸笑皮不笑的回道:“大舅妈说笑了,就算是帮别人养孩子,只要顾萧他愿意,又有何妨?”

王瑜脸色一僵,刚要开口,身旁的钱玲玲有些看不下去,对着木子默温柔一笑:“一个人在外面带孩子,很辛苦吧?”

木子默微愣,继而轻轻一笑,声音却是未有过的柔和:“辛苦是自然的,不过更多的是甜蜜,做母亲的应该都有这种体会。”

钱玲玲点了点头:“是啊,等孩子慢慢大了,就好了,不过头疼的事情就会越来越多了。”说着看了一眼带着sunny从院子里玩耍回来,往客厅走来的萧奕杰。

木子默刚想安慰两句,小人儿扑到她怀里:“妈咪,我要去洗手间。”

木子默歉意的看了看钱玲玲,又看了看众人:“不好意思,我带她去一下洗手间。”

她不知道洗手间在哪里,萧奕杰便领着他们母女俩过去。

待木子默和sunny从洗手间出来,萧奕杰一手夹着根烟,一手摆弄着走廊里的盆景,见她出来,灭了烟,迎了过来:“表嫂,我爷爷和大伯他们说什么话,你都不要介意,你是要跟我表哥过日子,其他都是无关紧要的人,你放宽心,我表哥都没把萧家的人看重,你更没必要。”

萧奕杰知道顾萧跟他们家有隔阂,一个月都不会来一次,就算来,也是匆匆来去,只是对于长辈,表面上的孝敬还是要的。

即使他们是有着血缘关系的亲人,在顾萧心中,都不如S市的宋家,以及G城的温唐叶三家来得重要。萧家在他心中,只是一份责任而已,从他们二十几年前做错了选择开始,就不可能在顾萧那里得到应有的尊重,只是萧老爷子自视甚高,想不明白而已。而顾萧,也没有到要和他们撕破脸的程度。

但是萧奕杰相信,如果他们在木子默的这件事情上,拿不好分寸,可能就真的会惹怒顾萧了,毕竟是他表哥心心念念这么久的人,好不容易将人找回来,如果在他们这里范了底线,那可能是自取灭亡。

木子默笑着点了点头:“我知道,我又不傻,放心吧,我和你表哥的感情,没有那么脆弱。”

萧奕杰露出一口白牙:“看来是我多虑了。”

木子默牵着sunny,跟萧奕杰边说边往客厅走去。听到客厅的谈话,萧奕杰眉头一皱,转头看向木子默,却见木子默笑容淡淡,似乎没有什么影响。

木子默见他看了过来,而是竖手在唇边“嘘”了一声,就带着sunny站着不动,偷听墙角了。

客厅里,萧邦国似是无奈的叹了口气,对顾萧道:“你若是真的放不下叶家那姑娘,我舔着这张老脸,去跟叶钦文说说亲,或许他会卖我个面子,你又何必找个和她如此相似的?”

顾萧没说话,从桌上烟盒里摸出一支烟,点燃,烟雾缭绕在他俊美没有一丝温度的脸庞上,让人看不真切他此刻的表情。

萧明波立马接过话:“是呀,叶家毕竟和顾家一直交好,虽然你父母早逝,可是你小的时候,你爷爷那个时候在军队,你叔叔忙着公司的事情,叶钦文也一直将你当半个儿子一样的照顾,他肯定也是希望你能当他女婿的。”

顾萧幽幽的吸了口烟才道:“我要她,只是因为她是木子默,至于长相,只是恰巧相似而已。”

萧若可自始至终一直都在玩手机,闻言,才抬起头:“表哥,你这话说出去,恐怕没有什么可信度吧?”

顾萧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我需要别人相信?”

萧若可被噎了回来,撩了撩发丝:“我只是觉得直至今日,你都未和叶家解除婚约,不像你的作风。”

“我和叶家的事情,我自有安排,不劳你来操心。”再开口,声音已经冰冷到没有一丝温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