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七十二章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木子默点了点头,有些担心的看了眼还在捣鼓玩具的sunny,王瑜见状,故意熟络的走到sunny跟前:“小宝贝,奶奶陪你玩好不好?”

sunny抬头看了眼王瑜,又看了眼顾萧,举起手中的玩具:“爹地,我弄坏了,不会修了,怎么办?”

顾萧微微一笑,蹲下身:“先把玩具放下,爹地带你上楼去见太爷爷。”

sunny快速的从沙发上滑了下来,拉上顾萧的手,对着王瑜道:“奶奶,我要先去看太爷爷了,可以等会陪您玩吗?”

王瑜的脸色已经有些不好看了,萧明波脸面也有些挂不住,赶紧道:“你们先上楼去把老爷子请下来吧,都到饭点了,可以准备准备吃饭了。”

顾萧这才牵着木子默和sunny上楼,来到南面最里面的一间房间,顾萧敲了敲门,见没有什么动静,就将门推开了。

里面一个老者,一身唐装的,坐在屋里的摇椅上闭目眼神,见门被推开了,才微微睁开眸子:“是萧儿来了。”

顾萧往里走了两步:“外公,我带您外孙媳妇和小重孙来看您了,您最近身体可好?”

木子默轻轻的唤了声“外公”,又让sunny喊了声“太爷爷”。

萧邦国看向顾萧身后,点了点头,却并没有答应,又看向顾萧:“我要是不喊你过来吃饭,你是不是不打算带她们来见我了?”

顾萧走到他跟前,蹲下身:“怎么会?我最近真的是太忙了。”

老人从摇椅上坐了起来:“你忙到连我的电话都不接了?”

“对不起外公,我当时刚好下楼吃饭,忘带手机了。”他起身,扶着老人站起来,老人似乎顺手在找什么,木子默赶紧走过去,捡起地上的拐杖,递过去。

老人接过拐杖,看着木子默,眸中精光闪过:“下楼吃饭吧!”

楼下,佣人已经在餐桌上摆好餐具,萧老爷子坐沙发上,扫视了一下屋子,淡淡的问道:“奕杰和若可呢?”

王瑜赶紧笑道:“公司有些事情,若可去处理了,刚打电话回来,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十分钟左右可以到家。”

老爷子点了点头,转头看向萧明启,萧明启刚准备答话,一阵机车声轰隆的响起,停在了屋外。

没两分钟,便走进来一人。男人一身黑色的短袖短裤,头发很短,染成了黄色,他将手上的头盔递给佣人,边抬手将发型往上抹了抹,边跟屋内的人打了声招呼,最后将目光停留在木子默身上:“还是表哥眼光好,给我找了个这么绝世容颜的表嫂。”

木子默被他看得有些不自然,捏了捏顾萧牵在她手上的手。

顾萧抬起她的手放到唇边吻了一下,声音不是很高,但是众人都可以听见:“没事,不要理他,当他是空气就好了。”

萧奕杰一愣,而后咧大了嘴巴,张开双臂,就向木子默扑过来:“表嫂,人家不是空气,表哥这话太让人伤心了,求抱抱,求安慰。”

木子默瞪大了眼睛,这是顾萧的表弟?这性格差距也太大了吧。

萧奕杰当然到不了木子默跟前就被顾萧拦下了,他也不气恼,直接保持姿势,转了个方向,弯下腰,抱住旁边的sunny:“这是我的小侄女吧!快叫叔叔!。”

sunny甜甜的喊了声“哥哥”,众人皆是一愣。

木子默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萧奕杰捂着胸口,作受伤状,站直了身体,手指指了一下顾萧,又指了指木子默:“你们这一家人,欺人太甚,我死不瞑目!”

萧家对他早已习惯,都见怪不怪,萧老爷子沉声低叱道:“没大没小,像什么样子!”

萧奕杰敢紧走到萧老爷子跟前,又是给他捶背,又是给他揉肩的:“爷爷,最近我学了一些按摩的技艺,晚上帮您按按,促睡眠的。”

萧邦国沉声道:“你少气我一些,我睡眠自然就好了。”

说话间,门口处响起一个嘲讽的女声:“奕杰又怎么气爷爷了?”

木子默转头,看到门口走进来一身名牌的女人,身上穿着Dior最新款的连衣长裙,手上挎着爱马仕包包,说话间,正将墨镜塞进包里。

萧奕杰却是立马变了张脸,没有搭理她。

萧若可进来,跟顾萧打了个招呼,看了一眼木子默,微微的愣了一下,而后直接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萧老爷子看人都到齐了,便宣布开饭,众人才在餐桌前落了坐。

萧邦国这个人古板封建,吃饭的时候,不许别人发出声响,所以一顿饭大家都是自顾自的吃饭,顾萧一边照顾sunny,一边自己吃饭,让木子默突然觉得这个男人好像不太在意她了,全身心的都在照顾女儿,她心里有些微微的不爽。

她第一次来顾家吃饭,不好意思是正常的,低着头,就吃着自己跟前的两道凉菜,硬是靠这两道凉菜吃完了饭,心里更是委屈的不行,可是当下,只能将委屈压下。

吃完饭,木子默整个人有些蔫,被几个女人拉着坐在沙发上,别人跟她说话,她便回上几句,不跟她说话,她也懒得应付。

佣人用顾萧带的新茶泡了几杯茶上来,几个男人在另一边,就着茶打开了话题,聊了一会。

突然萧邦国将话题一转,看着木子默问道:“听说木小姐在国外长大,不知道有没有时间安排父母过来见上一面?”

木子默心下一紧,抿了抿唇,手上端着杯子,有些局促不安道:“我父亲早逝,母亲5年前也过世了,家中已无他人。”

萧邦国微微眯了眯眼:“哦,那不知你父母生前是做什么的?”他顿了顿,“希望木小姐不要介意,顾萧也是自小没有父母,所以婚姻的事情,我还是有责任帮他把把关的,毕竟以他的身家,不说需要一个门当户对的女人,至少也要是个清白身家的。”

木子默更加有些局促:“我母亲在世的时候,是个公司职员,父亲生前我不是很清楚,母亲一直没说。”

“你父亲过世早,跟着母亲没少吃苦吧?”

木子默“嗯”了一声,知道老爷子是想了解她的家庭背景,吃苦的话,就说明家里面条件不好吧?其实,她家条件虽然不是很好,也不是很差,妈妈每个月的工资,是足够家里面的开销的。而且有妈妈和周小雨,她倒正没怎么吃过苦。只是在妈妈生病之后,房子卖了,钱也花的差不多了,才开始自己挣钱的,但是也不是很辛苦,国外很多小孩像她那么大,都在外面打工了。

她干脆就直接交代道:“我们家只是个普通家庭,父亲过世时我还不记事,所以母亲很辛苦才将我拉扯大,我们家的经济条件可以用穷来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