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十一章 最怕她误会他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我母亲刚病逝的时候,我心情极差,加上也还没有从和你的感情里面走出来,所以就爱上了这首歌,但是那个时候,有了sunny,根本就没有机会想。”

男人用力的将她抱紧:“宝贝,对不起,那个时候没有陪在你身边。能跟我说说sunny和你的家人吗?”

木子默想了想,道:“其实一直没有跟你说,是觉得没什么好说的。Sunny是在我妈快要过世的时候,抱来让我帮她养的,说是她朋友的女儿的小孩。至于家人,我爸很早就过世了,那个时候周小雨也离开了,我妈重病住院,我跟她提过你,在和你确认关系前就提过,我妈很反对,说我们这样的家庭配不上你,所以我便不敢带你去见她,怕惹她不高兴。后来我答应和你结婚,她生了好久的气,不过最后还是妥协了,只是还是不肯见你。”

“所以,那个时候我追你,你不肯接受,就是因为你妈觉得你配不上我?”

“嗯,事实也的确是这样。上学的时候,我要打工,而你什么都有的。”

“那还不是因为你不肯接受我的帮助?”

“就算接受你的帮助,那也是不对等的。而且,我也的确觉得自己配不上你。”

他扶住她的肩:“我不许你说这样的话,更不许你这样想。你没有一点点配不上我,人和人配不配得上,并不是看金钱。”

“可是,豪门不都是讲究门当户对吗?我好像是灰姑娘的故事。”

“我不知道别人家是什么样,我们家绝对不是这样,我爸妈是两情相悦的,而且,我外公家是因为我妈嫁给我爸之后,家里面条件才改善的,我叔叔和婶婶就更是,我婶婶离过婚,我叔叔非我婶婶不娶,后来更是放弃了顾氏的继承权也要娶我婶婶,所以我们家根本就没有门当户对这个说法。”

木子默第一次听他说这些,心里隐隐的担忧慢慢消散去,她潜意识里一直都将自己摆在一个配不上他的地位,所以会那么在乎叶薇薇,就是因为叶薇薇不论家世长相,都比她强太多。

她突然轻松一笑:“顾萧,完了,这辈子你可能赶都赶不走我了。”

顾萧被她说的一愣,几秒后,勾起唇角:“记住你刚刚说的话!要是再敢离开我,我就打断你的腿,把你绑chuang上,***-你。”

木子默一下咬在他肩上:“让你恐吓我!”

他一下推倒她:“前面是恐吓,***…你却是真的。”

木子默吓的直接翻了个身,趴在chuang上不理他,明明刚要过。

他顺势直接趴在她身上:“这个姿-势貌似不错,我本来是想先让你适应适应,再解-锁新姿-势的,既然你这么主动,我们现在就解锁吧!”说完,咬住她的耳垂。

木子默赶紧求饶:“别,我真的受不了了,现在还火辣辣的疼。”

他直接将手shenjin去:“还疼吗?我给你揉-揉。”

“不要!”木子默下意识的夹jin了腿。

“宝贝,你夹着我的手了。”顾萧邪性的笑道。

宋曼知来到病房门口的时候,刚好听到这句话,她尴尬的看了看身后的男人,见他神态正常,才敲了敲门。

敲门声响起,木子默示意顾萧去开门,他却趴-她shen上不动,手在她shen下摩-挲。他一贯如此,除了木子默,其他事他概不关心。有人敲门就让他敲,他可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办,况且木子默现在手上有伤,推不开他,他要乘胜追击。

敲门声再次响起,木子默真的有些恼了,这个男人怎么这么厚脸皮:“去开门,要不然以后都别想!”

男人无奈的起身,整理了身上的衣服,跨着大长腿去开门。

顾萧一打开门,就看到了宋曼知和她身后的男人,整个人瞬间冰冷,他拦着门,黑色的狭眸紧紧的盯着对面的男人,完全没有想让他们进去的意思。

对面的男人也是一瞬不瞬的盯着他,两个人的目光在空中激烈的交汇。

木子默的声音带着疑问从房间里响起:“顾萧?”

顾萧刚准备回答,宋曼知从男人身前探出脑袋:“默默,顾少好像不太欢迎我!”

木子默见到宋曼知,开心的招手:“哪有,快进来。”

顾萧直接转身,给他们让了路,自顾自的走到沙发前收拾文件。

木子默看到跟在宋曼知身后的男人,眼睛一亮:“你怎么来了?什么时候回国的?”

凌俊刚毅的脸庞在看到女人的时候,自然的换上温柔的笑,将手中的花放到桌上,道:“昨天回来的,你怎么样?”

天知道,他知道她被绑架的时候,有多担心,放下手中所有的工作,立马飞回国内。其实,早在看到他们在酒店拥wen的新闻时,他就想回来了,可是,他没有足够的理由。她从未给过他机会,他也不想两个人连朋友都做不成。

相处的4年多的时间,他早早的就发现她心中有个人,很重要很重要的人,重要到她从来不敢关注国内的任何新闻,重要到她时常在创作的时候走神,明明设计着一款珠宝,最后画出来的是一个男人的身影,重要到她做了个人物素描画册,小心的收藏着。

他一直在等她,等她对他敞开心扉,可是,他却亲手将她推回了国内,推到了那个男人的身边。他甚至连后悔都来不及,她已经重新投入那个男人的怀抱。

木子默觉得自己被绑架这件事,很糗很没有面子,当下尴尬的伸了伸爪子道:“只是手受了点伤而已,连住院的必要都没有。”

宋曼知在旁调侃道:“我听说这次的绑匪是惯犯,之前还撕过票,你只受了这么点伤,还真是运气好。”

木子默干咳了一声,撇了一眼沙发前的身影,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哎,没办法,某些人只在乎我这张脸,所以那么多钱,那几个绑匪也没敢把我怎么样。”

顾萧赶紧走到她跟前,脸上表情严肃,眼里面是极度的认真:“你知道我那样说是为了保护你。”他现在最怕她误会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