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六十章 我的心很小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进了总裁办公室,高峰将两个保温壶放在沙发前的茶几上:“总裁的会议马上结束了,您稍等一会。”说着便退了出去。

木子默观察了一下,办公室装修上比较简约大气,没有什么色彩,只有黑白两色,妥妥的禁欲系风格,家具也比较简单,一套组合沙发,沙发前木质的茶几倒是很大,上面有一套茶具。

沙发边上的一侧墙摆放了两排书架,书架同房间同高,上面的书按照类别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书架边上,有个折叠起来的的木质楼梯,是用来够高处的书的。

两个书架之间有一道门,门上写着休息室三个字,想来是顾萧用来休息的房间。

沙发对面那一侧落地窗前,是顾萧的办公桌。她走到办公桌前,宽大的办公桌上文件整整齐齐的排放在两边,左侧放了个台灯,中间是一台笔记本电脑,右手边一个马克杯,东西不是很多,很干净清爽。

木子默即将转身的瞬间,看到右侧文件堆前似乎有个相框,她伸手拿了起来,是一张他们的婚纱照。

那个时候,顾萧带他回国结婚,他们拍过一组婚纱照,拍完两个人都累瘫了,但是却很幸福甜蜜。后来选片的时候,她去过一次,很多照片拍的都挺好的,所以顾萧和她都舍不得删掉,几乎全部都选了。但是成片的婚纱照,她是没有见过的,她没有想到,顾萧一直都保留了下来。

那是一张两个人穿着小洋装的合照,她面对着镜头,靠在他肩头,笑的灿烂,他侧头闭眼吻在她的发上,脸上微微的笑意很是宠溺。他脸部从来不会有太大的表情变化,就算笑的时候,也不会像木子默笑的那样开怀。

但是那天,他每一张照片都在笑,她还记得那天,拍完结婚照的时候,他开玩笑的说:“今天一天把我这22年的笑容都补回来了。”

她想得比较入神,连男人到她身后都没有发现,所以男人拥上她腰的时候,她吓了一跳,嗔怪道:“走路不带声音的?”

“是你太入神了吧?想什么呢?”

“我就想这妆化的一点都不像我,你是怎么做到对着这张照片的?”

顾萧松开她,拿起相框,将她转了个身,认真的比对了一下:“的确是不像。”

木子默抬手要捶他,他直接捉住她的手腕:“听说现在的化妆技术高了不少,而且婚纱照的风格也变了很多,要不我们重新再拍一组。”

“你不是已经把你22年的笑容都用光你了吗?我可不想和一座冰山一起拍婚纱照。”

“这不又攒了5年嘛。”

“5年我怕不够用,你还是多攒攒吧。”

“真的不想再拍一组?”

“你想拍?”她反问他。

“嗯,我想把所有的步骤都经历一遍。”他将手轻轻拥在她的腰间,低头看着她。

“可是,我们已经拍过了。”

“那是一次失败的经历,珍藏起来就好了,我们再拍一组新的,到时候,挂在新房里。”

她轻轻推开他,径自走到沙发边坐下:“谁说要嫁给你的?”

他跟过来,风淡云轻一笑:“现在反悔已经来不及了,说不定,你肚子里已经有个小生命了。”

木子默一愣,这才惊觉他们一直没有做任何保护措施,立马有些不自然起来:“我真的会怀孕吗?”

她的反应,让顾萧打开保温盒的手指顿了顿:“你不想要小孩?”

“不是,只是觉得我们发展太快了。”木子默摇头道。

顾萧嘴角向下压了压:“你是说,我用了9年的时间才把你弄上床,是发展太快了?”

木子默喝了一口汤,看向他:“你生气了?”

顾萧没有抬头,也没有说话,他将所有的饭菜摆放好,自顾自的吃了起来,明显就是生气了。

吃了几口,碗里突然多了一块排骨,他将排骨放到碗边,自己去夹了一块排骨,碗里又多了一口青菜,他将青菜扒到排骨旁边,自己又去夹了一口青菜,他扒拉了一口饭,碗里又多了一只虾,他又将虾放到排骨青菜一块,就听到那个女人的声音响起:“是让你剥的。”

他头都未抬,拿起虾,就剥了起来,剥完,直接放嘴里。

木子默干脆放下勺子,两手托着下巴,嘟囔道:“本来觉得睡在那种有婚纱照、又是自己设计的房间里,有一种幸福的感觉,想着反正都是要睡觉,不如睡在自己喜欢的房间里,现在想想,好像没有这个必要了。”说完,还叹了口气,拿起勺子,挖着碗里的饭,。

某人立即放下筷子,给她夹了块排骨:“宝贝,你手受伤了,不能吃海鲜,张婶今天的这个糖醋排骨,酸甜刚刚好,你尝尝。”

木子默白了他一眼,心想,张婶那厨艺,一份糖醋排骨真的是小菜一碟?

“不过,我有个要求,不知道顾大总裁愿不愿接受?”

“只要不是只给抱不给吃,其他的条件,我都可以接受。”某人殷勤的将排骨喂进木子默的嘴里。

“我不要怀孕。”说完,觉得自己的口气太生硬了,又改口道:“我的意思是,我暂时没有生小孩的打算,你工作忙,我工作也不轻松,养一个小孩并不是很简单的事情,所以,这么快要小孩,并不合适。”

“嗯,其实,我也不想这么快要小孩,毕竟我还想多过几年二人世界。”

“那你刚刚还生气?”

“我不想要和你不想要是两个概念。”某人无耻道。

“你的意思是你可以不想要,我不想要就不行?”木子默有些恼。

顾萧知道这个女人又要开始钻牛角尖了,赶紧止住这个话题:“我下午去一趟G城,要去3天,晚上不能陪你们吃饭了,这几天风波没有下去,尽量不要外出,出去也要让司机送你,知道吗?”他顿了顿,观察了一下木子默的表情,看她没有什么变化,继续道:“和凌俊保持点距离。”

木子默拧了拧眉:“我不想跟你计较这些事情,我的心很小,装不下那么多,你爱怎么说怎么想,随你便,我和凌俊是朋友,这是永远改变不了的,如果我和他之间会有些什么,那也没你什么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