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十八章 以后有哥哥在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顾萧并不知道木子默对他的误会,只是看到她的眼神,就打心底里心疼,但是表面上却又是一副平静的模样,他握紧她的手,认真的看着她,仿佛全世界只有她一个,出口的话却是对着众人的:“所以事实证明,这些迷信的东西真的没有什么可信度。”

他想,如果当时他没有相信这个,每天晚上都回去陪她,就算她知道了叶薇薇的事情,他也可以哄好她,可是,这些事情,再后悔也无法挽回了。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将她留在身边,不再让她离开。

顾倩儿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顾萧,她想压下心中的震惊,可是偏偏又脱口道:“所以,哥哥你当时一直不回家是因为这个原因?”说完又开始后悔,她知道她哥的脾气,虽然从小宠她,但是他是有底线的。

她哥很早就怀疑木子默的离开和他们家人有关,所以,木子默离开后,他在医院躺了半年,出院后,也不肯回老宅,后来还是爷爷将他喊了回去。如果让他知道,当时是她故意气走木子默的,恐怕他以后都不会再理她了。

顾萧蹙眉看着她,他一直猜测木子默知道叶薇薇的事情,和他的家人有关,现在他更肯定了:“所以那个时候,为了让她离开我,你应该出了不少力。”

顾倩儿胆战心惊:“对不起,哥哥,我当时并不知道是这个原因,以为你是后悔要娶她了。”

顾萧手中的筷子往桌上一拍,就要爆发,木子默立马拉住他:“都已经过去了,你也不能怪她,我当时也是这样想的。”

“可是,你可以问我。”顾萧转向她,声音隐藏着怒气。

木子默看了一圈桌上的人,她不想这个时候跟他说那个时候的事情:“吃饭吧,你这个样子,大家还怎么吃饭?”

顾萧也意识到自己的做法欠妥,可是,一想到让他们无故分开这么久的罪魁祸首居然是自己从小宠到大的堂妹,他就有些控制不住。

周小雨在身旁握了握木子默的手,用大家都可以听到的声音道:“不要怕,以后有哥哥在,不会再让人欺负你。”

木子默欣慰的笑笑:“嗯,我知道。”

再继续吃饭,已经索然无味了,好在唐辰煜和韩诗佳比较活泼,把气氛又调动了起来。

吃完饭,顾萧直接就拉着木子默走人,木子默赶紧给周小雨报了下自己的手机号,让他给她打个电话,就被拉着走了。

车上,木子默跟周小雨通完电话,才发现顾萧的脸色黑的吓人,导致前面的代驾也是一脸胆战心惊的从后视镜里看他。

一路到酒店,顾萧都没有开口说话,木子默几次斟酌,不知道如何开口,她扯了扯他的衣角,他直接打开她的手。

到了顾萧的房间,木子默想跟着进去,结果男人头都没回,直接砰的把门关了,害得跟在后面的木子默差点撞在门上。

木子默摸了摸鼻子,终于知道什么叫做碰了一鼻子灰,然后转身打算回房间。

她刚走出去几步,房间的门又被打开了,男人一把扯住她,将她扯了进去。

他将她压在门上,低吼:“你就不能哄哄我?”

木子默被他这一整,也有些生气:“你让我怎么哄你?你不知道自己生气的时候,别人都很难靠近吗?而且,那个时候,你躲着我,为什么不告诉我?你说我不问你,你有给过我机会问你吗?我打你电话,你总是含糊其词的躲过,或者就是不接我电话,你知道我在你公司楼下等了多久吗?你说你会给我回电话,我等了两天,你什么解释都没有,你让我怎么问你?”

“对不起宝贝,我那个时候不小心感冒,发烧了两天,我不敢让你知道,怕你担心我,会去找我,那我忍了那么久不见你,不就白费了吗?”男人慢慢的解释道。

木子默心下颤了颤:“你知道吗?你一生气,我就觉得你可能不爱我了,而且,我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哄你。”

“我怎么可能不爱你。你不知道怎么哄,我教你。”

说完,对着木子默的唇深深吻了下去,直到将木子默吻得差点无法呼吸了,才放开她:“下次知道怎么哄了吗?”

木子默羞红了脸,她怎么可能用这种方式哄他。

顾萧突然将她打横抱起:“还有个方法。”

他将木子默放到床上:“宝贝,我等不到结婚后了。”

她回国之后,知道她有了女儿,他就不愿意再等了。

木子默红着脸,将头偏向一侧,却并没有拒绝。也许,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所以让他如此执着,她以前不愿意给,是想把最好的留到结婚的那天,可是这个男人,对这种事情如此有执念,她都不知道当初自己的坚持是为了什么。

其实,如果他们结婚了,早就应该是他的了,可是,她可能真的是误会他了,耽误了这么久,她心里也是想补偿他的,所以就干脆给他吧。

顾萧知道她这是默许了,轻轻的在她耳垂上咬了一口:“今天晚上,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再打断了。”

说着,将她的脸从额头开始,密密麻麻的吻了个遍,最后来到她的chun上,温柔的汲取。

不知道过了多久,木子默感觉整个人像是踩在棉花上,使不上力气,任凭男人在她shen上为所欲为。突然,感受到shen上一凉,还不待她反应过来,男人坚决的闯了进来,一阵撕裂般的疼痛让她大呼出声,下一秒男人再次堵住她的唇。

当房间一切归于平静的时候,她已经昏睡过去,顾萧侧身躺着,脸上尽是宠溺的笑意。他的手划过她的眉,她的眼,最后到达她的chun,看着她身-上的痕迹,他心里充斥着满足感:她终于是他的了。

他从来不知道,这种感觉是这样美好,她的柔-软她的紧-致,就像为他量身打造的,让他疯狂、失控。

起身,想抱她去浴室冲洗,眼睛被她身下的一抹红刺痛,他颤抖着双手轻轻推开她的tun,在确定了那抹红之后,眼眸喷出的烈火想将她吞噬,好在女人此刻根本感受不到他的怒气,否则免不了一场大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