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十七章 不会有下一次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顾萧立马按住她的手,沉声道:“别乱动,不要再有下次,如果要有下次,还不如直接给我一刀,省得我担惊受怕。”

木子默抱住他的腰,脑袋在她腰上蹭了蹭:“当时如果不救学姐,学姐的处境会很危险。”

“那你知不知道你那样救她,你的处境更危险?”男人语气明显有些怒气。

“我也不知道这些绑匪抓不到学姐的情况下,会把我给抓过去。”

男人知道没有办法改变她这样对身边朋友的保护欲,叹了口气,没说话。

木子默知道他有些生气,仰起头,看着他:“如果不是这件事,我也不知道你对我那么重要,最后快支撑不住的时候,脑袋里全是你,我就想,如果这次我可以活着,我就再也不要离开你,任你怎么推开,我都不会再离开你。”

他看着她,她的眼里满满的情意:“我不会让你有事,更不会推开你。”说完,精准的吻-上她的chun。

两人正在兴头上的时候,病房的门被推开,陆小溪看到里面的场景,第一时间捂住sunny的眼睛,秦恒第一时间捂住陆小溪的眼睛。

木子默大囧,顾萧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其实心里早将这两人给骂了一遍,如果不是这两人,他刚准备进行下一步了。

sunny不知道干妈为什么捂住她的眼睛,她挣脱开,扑到床边:“妈咪,太好了,你醒了,sunny好担心你。”

木子默心底软的一塌糊涂,在sunny脸上亲了一口:“对不起sunny,妈咪让你担心了。”

陆小溪一脸歉意的看着木子默:“默默,对不起。”

木子默笑道:“学姐,有什么好对不起的?如果当时绑匪要绑的人是我,你也会义无反顾的救我,对不对?”

陆小溪还是一脸歉意,她的事,她不想连累其他人,更何况,做出这种事的人还是她的亲生父亲。

秦恒将陆小溪揽入怀中:“谁都不想的,这不是你的错。”

陆小溪看了顾萧一眼,他自始至终没有看陆小溪一眼,陆小溪知道他在生她的气,庆幸的是木子默没事,如果木子默有什么意外,她相信,顾萧绝对不会放过她。

sunny忽闪着大眼睛问道:“妈咪,干妈说以后顾叔叔就是是sunny的爹地了,是不是?”

木子默没好气的白了陆小溪一眼,刚准备开口,某个男人无耻的对着sunny道:“sunny想不想叔叔做你的爹地?”

sunny认真的想了想:“想!顾叔叔那么厉害,还能像警察叔叔一样抓坏人,如果顾叔叔做sunny的爹地,以后再也不会有人欺负sunny和妈咪了。”

木子默想阻止sunny,已然来不及。其实她不知道,顾萧早就对她在法国的生活都调查了一遍。

“以前有很多人欺负sunny和妈咪?”

sunny认真的点了点头:“嗯,虽然有干爹保护妈咪,但是妈咪并不喜欢干爹保护她,所以还是会受到别人的欺负。”

“干爹?”男人的声音有一丝危险的气息,虽然已经知道那个男人的存在,但是从sunny口中听到,还是让他不爽。

木子默立马接口道:“嗯,他干爹就是fan的总裁,凌俊,我在法国的时候认识的,和知知一样,是我在法国很好的朋友。”

顾萧看她一脸心虚的样子,也不想咬着这件事不放,也怕惹毛她,于是便没有再继续纠结下去。

几个人闲谈了一会,秦恒和陆小溪便带着sunny离开了医院。

木子默从刚刚顾萧对陆小溪的态度,知道他还没有对这件事介怀,想去拉他的手,可是她自己的手被整个都包扎起来了,不是很方便,其实她也挺无语的,手心的伤并不是很严重,反而这样包扎之后,看起来很严重的样子。

她用手指头勾了勾他的手,他立马轻轻握住:“怎么了?”

“没有人想发生这样的事,我答应你,下次我一定以自己为重,不会再去涉险。”木子默另一只手做出发誓状。

“不会有下一次,我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再发生。”

“那你不要再生气了好不好?”

“那要看你怎么哄我!”男人一脸无耻的说道。

木子默对他翻了个白眼,转移话题:“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其实她并没有什么伤。

男人却不依道:“你还没有哄好我!”

“我不要!谁让你上次后悔的,我根本就不应该给你,我告诉你,我也后悔了。”

男人呼吸猛的一窒,赶紧解释道:“我上次没有说话,是不知道怎么回答,我是有些后悔,但是后悔不是那件事,后悔的是自己没有发现你是第一次,要你要的太狠了。”

“解释就是掩饰,为什么你当时不说?”木子默显然不信。

“还不是你不信任我,我就很生气,所以就不想解释。”

“那你现在为什么要解释?”

男人一愣,即使他再聪明,也跟不上这个女人的脑回路,更对这个女人的蛮不讲理丝毫没有办法,所以,这种时候,他宁愿直接动手,将木子默按在床上:“因为现在要干…你!”说着,直接吻-住她的chun。

木子默的手受了伤,无法推开他,任由他的唇吻着,他的大掌在她shen上游移。她自从上次被他po了身-子之后,shen体异常的敏-感起来,现在被她一挑dou,立马发出醉-人的嘤-咛声。

顾萧原本只是想吓吓她,可是木子默的反应,让他一下子控制不住。他tui高木子默的病-服,埋-头在她xiong前。

木子默身-上一凉,收回一丝思绪,亲喘道:“别,这里是医院,等会有人来。”

顾萧自上次尝到她的滋-味后,一直恋恋不忘,现在又憋了这么多天,怎么可能放过她!更何况,他刚刚送走秦恒他们的时候,为了不再被人打扰,他已经反锁了门。

他三五下就除diao了两人的衣-物,感受到她的颤-抖,安抚道:“宝贝,放轻松,这样你也会舒服。”

“可是,我真的好怕。”女人的声音有些颤抖,她没有忘记上次她teng的yun了过去。

男人明白她的害怕,上次的确是他没有顾及她的感受,虽然他一直不愿强迫她,希望两个人能在这个事情上达成一致,但是上次他还是伤害了她。

他继续哄道:“让我jin去就好了。”

女人拼命摇头:“你好…da,我怕!”

男人继续耐性哄到:“女人连孩子那么da都能sheng的,别怕。”他一定要让她解除掉这样的阴影,他慢慢you哄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