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十六章 更乐于第二种方式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直到顾萧带着那个女孩子回来结婚,顾萧曾经跟他说过木子默,他原本想等她毕业后就立即回家结婚,可是后来木子默大四的时候,被A国一家知名设计公司看中,所以他怕木子默到时候真毕业了,会选择留在A国,所以他不得不把结婚时间提前,即使只剩两三个月就要毕业了,他也等不及。

那个时候他就知道木子默在他心中的重要性,只不过他万万想不到,他为了她,甚至差点连命都不要了。所以他开始调查木子默,等到他将调查的资料发给顾萧的时候,他一点都不意外,那个时候他才知道,顾萧早就调查过了,可是,即使她不是那个女孩,却一样在顾萧心中生了根,他看着顾萧沉沦进去,出院之后,更是将自己活成了一具行尸走肉,虽然那个时候,他没有什么生气,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时候,他是心安的,可是,现在木子默回来了,他又开始不安起来了。

顾萧挂了电话之后,又继续观察木屋的状况。这里只有一条通向外面的石子小道,四周都是野草,但是通往屋后的那处野草明显没有其他两面茂盛,他沿着屋后往后走,大概走了有一百多米远,来到一处小破。

小坡不是很高,但是却是极陡,昨夜又下过暴雨,人根本无法下去。他左右观察了一下,见右侧的草丛比较稀薄一些,虽然在大雨的覆盖下,还隐约可以看出一些被踩踏的痕迹,便就顺着右侧走去。

不知走了多久,还是没有任何发现,他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别看几个五大三粗的男人,鬼心思倒是不少。他随即返回到那处陡坡,给高峰打了个电话,不一会,高峰领了一个小队,带了些工具过来。

顾萧随着众人下到坡下,众人分散四处查找,顾萧四周观察了一下,这一带有些背阳,植物都不茂盛,但是南面的植物还是高于北面的,便扒开南面的草丛,一点点往前走。

这里虽然背阳,但是树林深处,杂草都能没过膝盖了,所以走得并不顺利。大约又走了50米,前方突然空出来一小块,里面的杂草明显矮了很大一截,更像是其他地方挖过来的。他走过去,脚上的军靴像是踩到什么发出声响,明显不是土地。

他轻轻用树枝剥开上面铺着的一层杂草,露出一个被锁住的金属盖子。

他立刻喊人过来,一阵忙活,将锁砸坏,而那个盖子,却要两个大男人的力气才能打开,那几个绑匪是做好不让人自己逃出来的万全准备了。

木子默早在听到上面的脚步声的时候,就想呼救,可是她全身无力,口干舌燥,头脑昏沉,她只靠着指甲嵌入手掌的疼痛感才没让自己昏睡过去。

当头上的金属盖子被打开的时候,眼睛完全适应不了强烈的光线,等到她能适应了,睁开眼,看到男人已经走到她身前,她努力的挤出一丝笑,扯得干燥的嘴唇一痛。

男人看到一身泥泞的她,一身洁白的运动休闲装已污浊不堪,脸上脏脏的,可笑起来一点都不影响她笑容的干净。

他走到她身后给她解绳子,慢慢帮她剥开攥紧的拳头,看到她有些血肉模糊的掌心,心头倏地痛的无法呼吸,他艰难开口:“宝贝别动。”

他将她紧紧抱入怀中:“对不起,我来晚了。”

其实24小时不到的时间,一点都不晚,女人在他怀中撒娇,声音沙哑:“亲亲。”然后撅起小嘴。

他既心疼又好笑,扣住她的头,轻轻吻了下去。他温柔的舔-舐她干燥的嘴-唇,她却并不满足,软软的小she第一次主动探ru他的口-中,他浑身一震,捉住她的she头不放,极尽温柔缠-绵,直至她沉沉睡去。

木子默做了个梦,梦里面一个粉嫩粉嫩的小女孩,穿着白色的百褶裙,在草地上摘蒲公英,她太小,控制不住力道,每次还未摘起,蒲公英就随风散了,如此反复了几次,原本一脸欣喜的小姑娘开始不高兴了,撅着小嘴,却还坚定的去摘蒲公英。

远处,一个小男孩,穿了件白色的小西装走了过来,手上拿着一束野花,他从野花里摘下一朵,插在小姑娘发间,将手中的花递给小女孩:“以后你就是我的新娘,长大了要做我的老婆,像爸爸和妈妈那样。”

小女孩开心的将花捧在胸口,笑开了花。

画面一转,小女孩被一个陌生的男人抱在怀中,然后带入车内,她哭着喊着扒着车门不肯离开,可是终究敌不过大人的力量。小男孩一路追着那辆车子跑,直到车子无影无踪,小男孩才停住脚步,握紧双拳,愣愣的站在原地。

画面继续转换,小女孩自己一个人去找小男孩,却看到小男孩被坏人抓住,她跑过去一把抱住坏人的腿,对着坏人的腿就是一口,小男孩挣脱开了,一边大声呼救一边扑过来要救她,坏人又想去抓小男孩,可是小女孩抱着坏人的腿不放,大人们听到呼救声都赶了过来,坏人直接抱起小女孩上车离开。

木子默陷在梦境里醒不来,嘴中不停的念着萧哥哥,顾萧听到她的呼喊,身体一震,他哄过她无数次这样喊他,她喊的次数却屈指可数。

他在床边轻轻摇晃她:“宝贝,醒醒。”

木子默睁开迷蒙的双眼,眼睛一时无法聚焦,慢慢的,她看到顾萧帅气的脸庞近在眼前,忽然咧嘴一笑:“萧哥哥,我再也不要和你分开了!”

顾萧怜惜的在她额头落下一吻:“做噩梦了?嗯?”

木子默努力的想了想,好像做了个好长好长的梦,可是醒了却什么都不记得了。

顾萧仔细检查了一下她,发现没有什么问题,温柔道:“想不想吃东西?我让佣人熬了粥,现在还热着,我盛点给你吃?”

木子默肚子适时的回应了一下,她尴尬道:“好像真饿了。”

顾萧勾了勾鼻子:“睡了一天一夜,当然饿了。”

其实木子默并没有受太大的伤,额头的伤口已经结痂,手上的伤口已经包扎好了,其他倒没有什么损伤,只是在那个阴暗的环境呆了一天一夜,发了场高烧,现在睡醒了,已经没多大事。

顾萧小心的一口一口喂她喝粥,她喝完,他直接一个wen,帮她擦了嘴,惹的木子默一下子羞红了脸。

顾萧好笑的看着她:“这会知道害羞了,跟我要亲-亲的时候,怎么不知道羞羞?”

木子默大囧,生平第一次主动跟他讨个吻,他居然还笑话她:“以后别想我主动吻你,别教我这样哄你。”

顾萧立马不依道:“这个方式我很喜欢,下次我们换个地点。”

木子默也觉得那个场所的确不好,立马天真道:“换哪里?”

男人唇角浮上一抹狡猾的笑:“床-上。下次哄我,我更乐于第二种方式。”

木子默红着脸,想丢个枕头砸他,不小心牵动到手上的伤口,“嘶”的一声倒吸一口凉气。

男人立马抓住她的手检查了一遍:“怎么样?”

木子默抽出手,扬了扬:“没事,皮厚实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