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十五章 他不喜欢我的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于是,他将烟叼在嘴里,烟气迷蒙在他俊美的脸上,他不自觉的微眯着双眼,走过去,从后面扣住木子默的腰,硬是将人从男人的怀抱中给扒拉了下来,那种野性的模样,看得在场的女人面红耳赤,尤其几个对顾萧存在幻想的女人,都恨不得化身为他怀中的女人。

他直接将木子默转了个身,抓着她的手让她环上他的腰,将她按进怀里:“要抱,抱我,他一身骨头的,有我有手感,嗯?”

木子默将眼泪和鼻涕擦他身上,不答他的话,转头,看着周小雨傻笑。

顾萧低头,转过她的脸,仔细检查了一下:“哭了?嗯?”

她轻轻摇了摇头,脸上都是笑意,她这是开心的泪。

周小雨走到两人跟前,笑道:“顾萧,你也有今天?我这杯大舅子的酒,可不是这么好喝的!”

闻言,顾萧身体明显的一僵,周小雨趁机将木子默拉到身后:“你知道我在A国有个什么外号吗?”

众人疑惑,他幽幽道:“护妹狂魔!”然后挑衅的看着顾萧。

顾萧蹙眉看着他,又看看木子默:“给我个解释!”

“我也有个外号。”她探出脑袋:“叫都听我哥的!”

顾萧到了要爆发的边缘,可是那个女人豪不自知,他冷声道:“木子默,过来!”

可是木子默现在有靠山了,她才不怕他。

顾萧气的有些烦闷,解开了衬衫的两颗纽扣:“现在给你闹,回去再收拾你!”

这句话说的暧昧至极,木子默脸刷的一下红了,虽然他们没有实质性的关系,但是在坐的众人肯定不是这样想的。

顾萧又看了眼周小雨,低声道:“依依好像要哭了!”

周小雨一愣,下意识的转头去看温依依,那个小女人窝在角落里,泪眼汪汪的看着他。

就在这时,顾萧一把将木子默从他身后抢了过去:“皮痒了是吧!”

木子默看了一眼周小雨,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道:“重色轻妹!”

顾萧低头在她唇上轻啄了一下:“乖,这个世界,只有我会重你!”

木子默不搭理他,看着周小雨委屈道:“你说你会回来找我的。”

周小雨心抽了一下:“我有回去找你,可是你们搬家了。”

“我有在学校给你留讯息。”

周小雨更是震惊,他回去找她们的时候,也去学校问过,可是给的答复都是没有消息,他这几年也是不停的在找她们,可是她们像是消失了一般,怎么都找不着。

他走过去,揉了揉她的头,被顾萧立马拉下,周小雨在心底对顾萧这种占有欲翻了个白眼,对着木子默道:“我有去过学校,没有找到你留的讯息。”

木子默一脸疑惑,不过转念一想,也是正常,毕竟没有人会把无关紧要的事情放在心上。

但是顾萧在听到他们两的对话时,想到这些年找她亦是毫无线索,心里便有了计较。

“这些年过得怎么样?”周小雨言语里充满了温柔。

木子默毫不隐瞒:“不好,一点都不好!你走后没多久,我妈就得了重病,我卖了房子,凑了钱,带她去了H市治病,然后读了A大,遇到这个男人,被骗了感情。”她指了指顾萧,顾萧一下抓住她的手指:“我没有骗你,是你一直都不信我。”

木子默没有理他,继续道:“后来,我再回到H市,我妈没多久就病逝了。然后,我有了个女儿,带着女儿去了法国,现在算是熬过来了。”

她三言两语的话,却从来没有在顾萧跟前说过,她一直在人前假装坚强,只有在周小雨这里卸下了所有的伪装。

顾萧看着她的目光,都是心疼和怜惜。

周小雨轻轻的将她揽入怀中,这次顾萧没有阻止,周小雨低喃道:“我应该早点去找你的,对不起,默默,让你一个人承担了这么多,以后哥会照顾你,会好好补偿你。”

她在他怀中抬头,璀璨一笑:“哥,我都熬过来了,而且现在,也没有人敢欺负我。”

“嗯,谁如果敢欺负你,哥都给你讨回来。”他说着,看向顾萧。

顾萧无所谓道:“一直都是她欺负我。”

众人皆是被周小雨和木子默的这一幕弄得一头雾水,尤其周楚楚,作为周小雨同父异母的妹妹,从未享受过她这个哥哥的待遇,如今看着前方的两个男人都对那个女人有着不一样的情愫,她心里充斥的只有满满的嫉妒。

周小雨于是向众人,简单的讲述了一下他和木子默的渊源。

原来周小雨6岁时因为被人贩子抓住,准备带出国,被木子默母亲所救。虽然那个时候,他已经记事,但是因为当时受了重创,忘记了以前的事情,只记得自己的名字,所以跟着木子默母女去了A国,一直生活了11年,才被周家找回去。

那个时候,他们三个人,生活的很拮据,一个女人,要养两个小孩,可想而知生活的艰辛。

可是,越是在那样的环境下,越能培养出坚固的感情,所以他们虽不是真正的亲人,但是感情却胜似亲人。

虽然周小雨和木子默久别重逢,有很多的话要说,可是显然这个场合不适合。

顾萧和周小雨各自拉了个凳子,坐在唐家兄弟对面,四个人开始边喝酒边聊天。

木子默直接走到温依依边上:“我可以坐这里吗?”

温依依往里面挪了挪,低声道:“请坐!”

木子默弯腰在她耳边道:“你喜欢我哥?”

温依依脸一红,不好意思答话。

木子默在她身侧坐下,假装思考了一下:“你比我小,我却要喊你大嫂,我哥还真是会老牛吃嫩草。”

温依依脸更红了,唯唯诺诺道:“他不喜欢我的。”

木子默看了一眼两个原本在对峙,却聊起来的两个男人,道:“没有呀,我觉得我哥挺喜欢你的,真不行,你就直接扑倒他就好了,我哥这个人很好搞定的。”

温依依瞪着大眼睛,天真的问道:“扑倒?怎么扑倒?”

木子默贴着她耳朵上说了几句,温依依突然娇羞的推了她一下:“默默姐,你好坏。”她声音有些大,引起对面的两个男人侧眸看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