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十二章 一击即中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顾萧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对秦恒道:“你先回秦家,问出什么给我电话。”

秦恒点了点头,将sunny交给陆小溪,又安慰了她几句,便离开了。

sunny因为这一动,慢慢醒了,揉了揉眼睛,看到陆小溪,又哇的大哭了起来:“干妈,妈咪她不会有事吧?”

陆小溪心疼不已,立马安慰道:“妈咪不会有事,妈咪很快就会回来的。”

顾萧从陆小溪怀中接过sunny,帮她擦去眼泪:“sunny放心,叔叔不会让妈咪有事,叔叔很快就带妈咪回来见你。”

sunny看到顾萧,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了一种心安的感觉,她止了哭:“叔叔说的是真的吗?”

“嗯,叔叔一向说到做到,sunny相信叔叔吗?”

小人儿坚定的点了点头:“sunny相信叔叔。”

“那sunny先跟干妈回去休息,叔叔很快就带妈咪回去找你。”

sunny听话的点了点头,跟着陆小溪离开。

顾萧坐在车后座,捏了捏鼻梁,在这一刻,他卸下镇定的外表,恐惧一下袭上他的心头,那个傻女人,她做这些的时候,有没有为他想过,如果没有她,他该怎么办?

秦恒回到秦家,秦书铭和孙芳刚好从楼上下来,看到秦恒回来,孙芳眸子透出惊喜,立马迎了过来:“阿恒,这个点怎么回来了?回来也不给我打个电话!”

秦恒将车钥匙重重的丢在茶几上,盯着秦书铭:“为了逼我,你们连犯法的事情都敢做了?”

虽然孙芳不知道秦恒在说什么,但是他感受到儿子今天很不寻常,他以前虽然不听她的话,但是从来不会对她发火,一想到这个她唯一的儿子,为了一个女人,和她越走越远,她就越无法接受那个女人。

她刚想开口,秦恒直接打断了她:“妈,如果你还想要我这个儿子,你就必须要接受小溪,否则我永远不会再回到这里。”

秦书铭手掌愤怒的往桌上一拍:“你现在翅膀硬了?这样跟你妈说话?”

秦恒毫不畏惧:“你维护我妈,和我维护我女人,是一个道理。我会孝敬你们,但是没有必要牺牲我的女人。”

秦书铭气的颤抖着手指向秦恒:“那个女人到底给你喂了什么迷魂汤,让你宁愿我断了你的生活费也要和她在一起?”

“你当初娶我妈,是因为我妈给你灌了迷魂汤?”

孙芳被气的捂着胸口:“阿恒,你怎么能这样说妈妈?”

秦恒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抿了抿唇,开口道:“我今天回来不是要跟你们吵架的,人被你们弄到哪去了?”

秦书铭眼中明显的闪过一丝慌乱:“什么人?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跟你说,陆小溪她现在好好的,你们的计划失败了。”

秦书铭身体一僵:“她本来不就应该好好的吗?”

“他们抓的是顾萧的人,我劝你赶紧让他们放人,要不然,你就等着秦家破产吧?”

孙芳虽然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但是听到破产两个字,立马吓了一跳:“什么破产?书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秦书铭在听到顾萧名字的时候,已然不镇定了,再听到秦恒说破产的时候,他完全相信那个男人有这个能力,他当下就慌了:“是陆振西做的,跟我无关!”

秦恒拿出手机,给顾萧打了电话。

顾萧挂了电话,修长的手指轻轻的在桌上敲了两下,目光如炬的看着对面的男人。

陆振西忐忑不安,他不知道这个男人今天怎么会突然出现在他家,而且一来,就带来十几个保镖,将他们一家人围在客厅。而这个男人却独自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就那样盯着他看,看得他的心发慌。

顾萧冷冷的开口:“电话你也听到了,现在给我放人,或许我会给你们留一条活路!”

陆振西战战兢兢的:“不知道顾总说的是什么人?”

顾萧直接将一叠照片甩在他脸上:“还给我装?”

陆振西颤抖着捡起照片,面如死灰:“我立马给他们打电话。”

陆振西心里的恐惧难以言表,刚刚绑匪给他打电话告诉他抓错人之后,他就跟他们闹翻了,让他们自己处理干净,他也不会付尾款,所以,他现在真的是拿生命在做赌注去拨那个电话。谁知道电话拨过去,对方直接就挂断了,再打过去,对方已经关机了。

陆振西心里突然有一丝庆幸,对上顾萧的黑眸,男人凤眸微眯,似乎能洞察一切。他突然双腿一软,跪在地上:“顾总,你相信我,他们只是我找人雇的,我跟他们只有这个联系方式。”

顾萧将他刚刚所有的表情看在眼里,心知这里问不出什么信息,眯眼看了他几秒,然后迅速起身,对高峰道:“把他们给我看起来,再给我查清楚那几个人的身份。”

木子默清醒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个黑暗的封闭空间里,没有窗户,没有任何缝隙,也不知道哪里是门,她也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现在外面是个什么情况。

屋子里一股霉味,能感受到周围的环境很潮湿,她额头被打了一棒,现在疼的厉害,双手双脚都被绑起来了。她本来以为只要让陆小溪逃跑掉就可以了,谁知道惹急了那几个人,把她也抓了,她深知自己没有任何价值,所以不知道这些人要怎么处置她。

突然一阵脚步声,然后什么东西吱呀一声被打开,她立马闭上眼睛,然后她感觉一丝光线透过右上角射了进来。

一阵吱呀声之后,一个带着北方口音的男人声音响起:“你使了多大的力气?这都已经两个多小时了,她还没醒。”

另外那个男人答到:“我当然使了全身的力气了,她可不是个一般的女人,拳脚那么厉害,肯定要一击即中。”

“真是晦气,本来将那个女人绑住带走就好了,还能拿到一大笔钱,现在却抓了个不相干的回来。”

“本来都安排好了,谁知道那个女人突然跑出去旅游了,所以耽误了这么长时间,雇主那边急了,要不然我们何必大白天的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去绑人!”说着踢了木子默一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