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十三章 干净不染尘气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在他准备彻底除掉木子默shen上裙子的时候,门铃响了。他不打算搭理,可是门铃却一直不停的响,于是木子默不肯了,拉着裙子不让他继续,示意他去开门,他只得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出去开门。

木子默在里间,听到男人冷冰冰的声音:“什么事?”

然后一道熟悉的女声响起:“薇薇姐说你和木子默有些不对劲,让我过来看看。”

“不劳你们操心。”说着,顾萧就打算关门。

周楚楚抵着门,看到男人褶皱不堪的衬衫,沉声道:“木子默在里面?”

顾萧真的不耐烦了:“你知不知道打扰别人做a是件很缺德的事情?”

周楚楚一下愣住了,从来不知道这个男人口中会说出如此轻fu的话,可是,她一点都不反感他说这样的话,只是想到屋里的女人,让她有些不甘心,她还未反应过来,顾萧已经砰的一声,关了门,徒留她像个小丑一般,站在门口。

她从小喜欢他,她知道他和叶薇薇的婚约,所以一直小心翼翼的藏着自己的心事。后来他向叶薇薇表白失败,去了A国,她也追了过去,可是他却选择了当时她最好的朋友木子默。她看到他们恩爱的样子,心碎了一地,于是,退出了他们的圈子。后来知道木子默无故离开,他疯了似的找她,硬是把自己折腾进了医院,躺了大半年,所以她才又回到他们那个圈子,偷偷隐藏掉心事,装作对他已经释怀,才能留在他身边。

他这5年,一直无欲无求的感觉,不会生气,更不会笑,平平静静冷冷冰冰的。可是,自从木子默回来之后,一切又都变了。他开始有了喜怒哀乐,现在一脸的欲求不满。

木子默躲在房间里,将两个人简短的对话听的清清楚楚,脸埋在被子里,羞得不行。

顾萧进来,直接拉开被子,心知今天晚上这件事是成不了了,一脸委屈道:“我们继续好不好?”

木子默丢给他一个枕头:“不要脸,谁会把这种事情跟别人说?”

“我不管,你得对我负责。”男人委屈的示意她看他的shen下。

木子默跟着他的视线往下看,立马羞红了脸:“你就这样出去见周楚楚的?”

“我用门挡着的。”

“你真是够不要脸了!”

“有你,我还要脸干什么?”说着,一下扑到木子默shen上:“你真的一点都不想?”在木子默炸毛前,立马又改口道:“今晚陪我shui,我就放过你。”

木子默心里嘀咕:陪shui睡,你还会放过我吗?嘴里面却没有直接拒绝:“你先去洗澡。”

“那你不许跑。”起身,去了浴室,关门前还特地嘱咐了一句:“不许跑。”

木子默怎么可能听他的,见他进了浴室,赶紧溜回了自己的房间。

闹了一天,木子默的确是累了,回到房间,洗了澡,倒床上就睡着了。

次日,木子默一觉睡到9点,还是被顾萧的电话给吵醒的,接起电话,慵懒的声音有点迷糊:“喂。”

“你倒是睡的安心?”

“我有什么不安心的?”

“把我gou成这样,你睡的倒是舒服。”

“嗯,看到你不爽,我就舒服了。”

电话那头一声轻笑:“你个小妖精。”

“你才是妖精,你全家都是妖精!”

电话那头男人皱眉,这个女人好像把妖精当成了骂人的话,他也不以修正:“快起床吧,等会去酒店接你,10点要去见合作方,等会会有人给你送衣服。”

“好。”木子默答应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

木子默可能是因为刚起床,或者是沉浸在两个人关系缓和的愉悦中,抑或是觉得他在乎自己比在乎叶薇薇多一些的认知中,完全没有思考为什么明明住隔壁房间的男人要打电话喊她起床,明明同住一个酒店,还要他来接她。

男人听着电话里的“嘟嘟”声,摇了摇头,还是这么的说风就是雨的性格。

见完合作方,从餐厅出来,顾萧牵着木子默,走到停车的地方,开口道:“等会司机送你回酒店,在酒店看会电视或者做点其他的事情打发时间,4点半我来接你去宴会。”

“你不回去?”

说话间,一辆橙色的玛莎拉蒂停在了他们跟前,叶薇薇从驾驶室下来,轻轻对木子默颔了颔首,打了个招呼。

木子默下意识的攥紧拳头,只不过她一只手被顾萧握在手中,所以,顾萧第一时间就知道了她的反应。

他轻轻的勾住她的腰,在她嘴上啄了一下:“乖,叶叔叔昨天回来,我去叶家看看他,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

这个男人,当着叶薇薇的面,对她做这么亲密的事情,让她一下有些难为情,不过心里更多的却是一丝沾沾自喜。她看了一眼叶薇薇,她神情淡淡的,只是微笑着将视线移开。

可是,突然一个念头从木子默脑海里冒出,她压低声音问他:“你不会是想气叶薇薇吧?”

男人眼里开始慢慢积聚危险的气息:“看来,我有必要带你去一趟叶家。”

木子默立马缩了缩脖子:“我回酒店等你。”

“乖乖呆在酒店,不许乱跑,听话知道吗?”

木子默郑重的点了点头,顾萧才放开她。

木子默回到酒店没一会,就偷偷溜了出去,自己跟梦中情人去见家长,却要她在酒店乖乖等他,她听他的才有问题。

明明说好四点半接她的,结果人家提前了一个小时打来了电话,一开口问的便是:“在哪?”

木子默看了看周围陌生的环境:“我不知道,你等等,我找人问一下。”

男人在电话那头等了有两分钟,才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给他报了个地址,女人的声音再次想起:“你知道是哪了吗?”

“嗯,在那里乖乖等我!”说完,就挂了电话,他有些生气,就知道这个女人不会乖乖在酒店等他,所以他一直心不在焉的跟叶叔叔和叶薇薇聊着天,最后,实在忍不了,还是提前回来找她了,回到酒店发现她果然不在酒店,她这样不听他的话,他真不敢保证有一天,她真的又从他眼皮底下溜走。

木子默今天穿了一件牛仔色的连衣裙,背了个白色单肩帆布包,衣服是他给她选的,包可能是她刚买的。她短发一侧捋到耳后,躲在一处树荫下,低着头将脚下的石子踢开,又跑到另一侧将石子踢回来。阳光透过树叶,稀稀落落的铺在她身上,干净不染尘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