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十二章 我成全你们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木子默突然闷的难受,大口吸了一口气,她才意识到,自己刚刚一直在憋气,她又深深的吸了几口气,直到感受到触觉细胞都已经回归,她才假装平静的起身。

她没有错过桌上人,看到她和叶薇薇相似的脸庞时,不停探究的眼神,只觉得心底一片黯然,只想离开这里。

她再次深吸了一口气,迈出步伐,离开。

等到顾萧再看木子默的时候,她已经快走到大厅门口了,他看到她落寞的背影,心猛地一慌,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慢慢逝去,他突然大喊了一声:“木子默。”

全场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到木子默身上,她的脚步顿了顿,没有回头,径直离开。

顾萧第一次在公共场合如此慌张,他甚至没有来得及和叶薇薇打声招呼,直接就追了出去。叶薇薇看到顾萧追出去的身影,眼神暗了暗。认识了这么多年,他从来都是处变不惊的,她从不知道他也有如此慌张的时刻,她们明明那么像,可是,她紧紧的抿了抿唇,转身离开。

顾萧追到电梯口的时候,看不到人影,但是电梯口被踢掉的两只高跟鞋,证明着木子默是从这里离开的。

他快速的按了电梯,电梯“叮”的一声打开,他便看到了那个把自己抱成一团,缩在电梯角落里的人影。她如此的失魂落魄,导致她居然连电梯楼层都忘记按了,就一个人静静的蹲在那里。

木子默感受到电梯门开了,以为楼层已经到了,抬起头,泪眼朦胧的看着电梯口的人影,她狠狠的擦了擦眼泪,起身,准备离开。

顾萧在看到木子默一脸泪痕的时候,心脏像是被人揉成一团,他见过她落泪,都是一些星星点点的泪滴,从未见她这样伤心的哭泣。她的每一滴泪,像是化作一个个刀片,一遍遍的凌迟着他的心。

他知道她在意叶薇薇,可是,他不知道,叶薇薇的事情,对她影响这么大。即使后来知道她当初因为叶薇薇而离开他,他也觉得是她不够信任他,并未觉得叶薇薇会给他们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这一刻,他有些害怕,怕自己一个处理不好,就真的断送了两个人的可能。

他快速按下电梯楼层,然后猛的将她抱进怀中,紧紧的,像是要将她揉进骨血里,又像只有这样紧紧抱着她,他才感受得到踏实。

木子默这才发现,电梯口的人影是他,她第一次使出全身的力气想要挣脱他的怀抱。可是,她越是用力挣扎,他越是抱的用力。

她没了力气,伏在他xiong前,一开口浓浓的鼻音:“顾萧,我输了,我退出,求你,别在让我看到你们甜蜜的样子,我成全你们。”

顾萧身体一僵,手上又加了几分力:“我不许你说这样的话。”

木子默像下定了决心:“你除了会这样强行把我留下,还会什么?你留得住今天,留不住明天,总有一天,我会离开。”

顾萧想起5年前,他高烧在床,得知她离开的消息,那种伤心欲绝的心情,仿佛世界末日般,他动用了所有手段,终究没有将人留下。

他不可能再失去她一次,他放不了手,可是她,却总是能毫不在意的丢下他。他想到住在医院的那段时间,她每晚都在梦里折磨他,让他生不如死。而她,回来了,女儿也有了,即使这样,他也愿意和她重新开始,但是她却千方百计的将他推开,那么,既然他不痛快,谁也别想痛快。

他黑色的眸子透出一丝冷意,电梯门开,他直接将她打横抱起,径直进了他的套房,将她扔在chuang/上,高大的身躯直接覆了上去。

他暴风雨般的黑眸死死的锁住她:“看来我是对你太好,才让你有恃无恐一次次想离开我,我现在就告诉你,想要离开,除非你死我亡,就算qiang了你,你又能怎么办?”

说完,狠狠的wen上她的chun,没有丝毫怜惜,直到口/腔中充/斥着血腥味,他才一路向/下,向例行公事般,将衣服扯/烂,一点点将她吞噬。

是的,就算他qiang了她,她又能怎么样?木子默整个身体颤抖的不行,她感受不到他的一丝怜惜,知道他真的动了怒,这一刻,她绝望的看着天花板,连挣扎反抗都不愿,像一具死尸一般,等待承受他暴/戾的摧残。她想,他想要,就给他吧,或许给完了之后,他便会放她离开。

感受不到shen下人的一丝丝配合,一抬头,便看到她绝望的眼神,他突然泄了气,他还是强迫不了她。pa在她shen上,自嘲道:“qiang了你,我不算个男人,不上/你,我也不算个男人,你说,我到底应该怎么做?”

木子默心头一颤,涌出一股难以言喻的感动。她根本就想不到这个男人在这样的情况下,还会突然停下来。听到他的话,她心里满满的感动,她似乎忘记了刚刚疼痛的心情,他就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她卸了心中的防备。

他一直对她是极好的,对她有足够的耐心,会细心照顾她,会顾虑她的感受,从来不会强迫她,所以他每次到最后关头,都会深深忍住。

而木子默一直的想法就是想在结婚夜,将自己交出去,而且有一次,他没忍/住想进/去,可是那种疼/痛她很害怕,她一直是个怕疼的人,只是这几年,为了sunny才故作坚强,所以从那一次之后,她就比较恐惧那个事情。

她没有想过他会丢下叶薇薇追过来,更没有想过他会在这种紧要关头放过她,突然,有一种异样的情绪爬上心头,他对她这么好,就算给他,又有何妨?

这些年,她早已发现,她不可能再接受其他人,既然老天让他们重新纠缠在一起,那她为何还要躲开,既然躲不开,那就走一步算一步吧!

“木木,不要离开我,好不好?”他突然开口,语气里夹杂着低微的祈求。

木子默听到他的声音,心头酸涩:“我不离开,你也会不要我的。”

他立马将双手撑在她的脑袋两/侧,盯着她道:“一直都是你在逃避我,我什么时候不要你过?”

木子默仔细想了想,好像是没有过,所以她一下找不到反驳的话,又总觉得现在两个人姿势,不说点什么,又很尴尬。

他ya在她shen上,她明显感受到他身/体上的反/应,突然大脑短路似的说了句:“顾萧,你不会只是有雄心没熊胆吧?”

顾萧全身冷得吓人,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看来你是希望我做点什么了?”

木子默立马求饶:“我错了,对不起,我向你道歉,我说错话了,我不是故意的。”

“晚了!”说完,开始继续刚刚的事情。

不同的是,这一次,木子默有了反/应,在他shen下化作一滩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