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十九章 最不开心的一个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他并不是完全不在意她的身-子给了别人,所以她回来之初,他一直在纠结要不要放弃她,直到自己说服自己不去在意那些过去。可是,她明明并没有生过孩子,却一直隐瞒他,她是有多想推开他,所以一直隐瞒的如此之好。

更何况,他从未想过她还会是处-子之身,所以刚刚他失了控,发了狠的要她,即使隐约听到她的求饶,他也没有放过她,而后发现她晕过去,也并没有放开她,而是只顾着发-泄自己。他此刻真的是狠狠的把自己鄙视了一番,连个处-子之身都发现不了。

原本应该因为她并没有背叛过他而高兴的心里,现在只剩满满的心疼和说不出的怒意。他可能是这个世界上,在发现自己的女人是处-子之身时,最不开心的一个。

从她回来之后,他就调查过她在法国的生活,所以他一直不敢去触碰她这5年的回忆,他心疼,他怜惜,所以在知道她经历了那么多之后,他更无法对她放手,更想去保护她,爱护她,而且他深深的知道,只要他放手,就立马会有人代替他,所以,他才将她圈在自己身边。

然而,现在更让他生气的是,她一切艰苦生活的源头,那个孩子,其实并不是她的。他知道她一直很善良,可是不知道她居然为了一个完全不相干的小孩,将自己过得那样的狼狈,甚至差点断送了他们的未来,让他如何能不生气!

木子默醒来的时候,房间里没有人,她身-上已经换上了干净的浴袍,床单也被换过了,她轻声的唤了两声“顾萧”,没有回应,突然心里空落落的。

她稍微动了一下,全身像散了架似的,下-身更是疼的厉害,不免懊恼刚刚男人的摧残,连她哭着求饶都没有放过她。

过了一会,顾萧拎了个袋子进来了,看了一眼木子默,一声不吭的走到床前,掀开被子,就去分-开她的退。

木子默气恼,刚想阻止,却见他从袋子里面拿了个药膏给她涂药,一阵清凉的感觉立即减轻了那-里的痛楚。

男人涂完药,将药膏往桌上一扔,松了松衬衫的纽扣,拿出烟,站在落地窗前一口一口的吸着。

木子默不知道哪里惹恼了这个男人,明明刚把自己交给了他,他现在却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她小心翼翼的开口:“顾萧?”

男人“嗯”了一声,未再说话。

“你不开心?”木子默弱弱的问出口,知道她是第一次,他不应该开心吗?

“有什么好开心的?我也是第一次。”男人的话没有任何温度。

“所以。。。你后悔了?”他定是后悔了,所以才在刚刚云雨之后,对她如此冷淡。

男人愣了一秒,深深的吸了一口烟,没有说话。

木子默的大脑轰的炸开了,他这是默认了吗?所以突然又这样冷冰冰的对她。他们在一起那么长时间,他都甚少这样对她,而这个时候,她最需要他关心爱护的时候,居然这样对她。

突然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她终究着了他的道,被他骗得团团转,最后被吃干抹净不认账。

她用了好大力气才翻身起床,她要离开这里。

顾萧听到动静,转身便看到女人泪流满面的下床,心里一阵懊恼刚刚没有回答。

他立马灭了烟,快步走过去,将女人按回床上,低咒:“该死!你什么时候才能信任我?”

木子默正处在奔溃的边缘,用力捶打他:“你滚开,不就是睡一觉嘛,我就当被鬼压了。”

顾萧扣住她的手,心疼的吻去她的泪:“乖,别闹了,好好休息一下。”

木子默想去咬他手,被他及时阻止,她哭喊道:“你这个混蛋,你放开我。”

顾萧突然一拳打在墙上,吓的木子默忘了哭,愣愣的看着他,他怒吼:“难道我就这么让你没有安全感,一点点小事,就想离开我?你到底是有多想推开我?”

木子默缓了好一会,红唇勾起一抹讥讽的笑看着他:“小事?在你眼中这是小事?”她突然干笑了两声,再出口已然恢复了平时的冷清:“对不起,我虽然国外长大,但是骨子里就是这么传统,你可以随随便便睡一个人,睡完就后悔,可是我不可以,我不可以随随便便被一个人睡!”

说完推开他,抱膝坐在床头。

男人怒视着她:“在你心中,我就是这样的人?”

木子默低头不语,不想搭理,她不是个喜欢吵架的人,更不想在这个时候和他吵架,她只想休息一下,冷静冷静。

男人见她不语,似是默认一般,心里更是不舒服,他也不愿跟她吵架,抄起桌上的车钥匙,直接摔门离开。

木子默听到摔门声,心里凉了一截,眼泪无法控制的汹涌而下,打湿了身下的床单。

会所里,因为顾萧的离开,女孩子也基本上散去了,温玉琛负责安排送几个女孩子回家,剩下周小雨和唐家两兄弟还在继续喝酒。

他们喝了一会,准备散去的时候,顾萧突然又回来了,只见他全身气压低的吓人,过来二话不说,直接拿了杯酒一饮而尽。

唐辰煜开玩笑道:“怎么二哥,二嫂没有满足你?”

顾萧眯眼看了他一眼,吓得唐辰煜立马噤了声。

他一连喝了五六杯,唐辰泽看不下去了,压住他想要端起另一杯的手:“什么事让你这么不要命的喝酒?”

顾萧没有搭理,推开他的手,又继续一饮而尽。

唐辰泽眸子闪过一丝阴狠,没再阻止。

周小雨刚准备开口,手机就响了,他看了顾萧一眼,就出去接电话,接完电话,只将门推了条缝,打了招呼,又深深看了一眼顾萧才离开。

包厢里只剩下他们三人,唐辰煜实在看不下去了,又没有办法阻止,只能陪着他喝了起来。

喝了一会,顾萧才开口问唐辰煜:“女人为什么会一次一次的推开一个男人?”

他们这些人当中,只有唐辰煜在女人方面比较有经验。

唐辰煜一脸惊讶:“二哥,你不会到现在还没有得手吧?”

顾萧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快说!”

“那还要问吗?当然是不喜欢这个男人了。”

顾萧眸子一紧,心下一痛,不喜欢他吗?所以,才会肆无忌惮的离开他。

唐辰煜一直仔细观察着顾萧的表情,直到看到自己想看到的表情,才继续开口道:“也有可能是女人比较保守,不过一般这种女人的忠诚度很高,所以不会随随便便付出感情。”

顾萧想到她在感情上一直都很保守,他追她的时候,她并没有一下子就同意,而且还刻意躲了他一段时间。5年前误会他,她选择一走了之,而刚刚,他们才温存过,他就将他一个人丢下,他想到刚刚女人崩溃的情绪,心里疼的慌:“那女人为什么总是不信任一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