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十八章 她今天的反常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木子默因为从小在国外长大,对中国的古文化接触的比较少,后来在顾萧的不断灌输下,慢慢的爱上了中国古文化。

这个时候正是饭点,熙熙攘攘,热热闹闹的场面。

服务员快速走了过来:“顾总,都准备好了,请跟我来。”

木子默这才反应过来,挣开顾萧环在她腰上的手,跟着服务员往里走。

木子默以为服务员会带他们去那种小亭子,结果服务员直接带他们上了二楼,来到了一处栏杆处,这个位置,正对着楼下大厅的舞台,可以把舞台上的表演尽收眼底。

服务员给他们倒了两杯茶:“顾总,现在需要上菜吗?”

顾萧“嗯”了一声,挥手示意她退下,服务员恭敬的退了下去。

顾萧眼中噙着笑,看着托腮注视着舞台的木子默:“喜欢吗?”

木子默不假思索道:“喜欢。”

“好看吗?”

“好看。”

“爱我吗?”

“爱。”话出口,木子默惊觉被套路了,迅速的补充道:“个屁。”

顾萧想不到小女人会说脏话,一口茶含在嘴里,差点喷了出来:“跟谁学的脏话?”

“要你管?”木子默没好气道。

“以后不许再说!”男人霸道的命令。

木子默眯眼盯着顾萧,嘴角微微翘起:“原来顾总不喜欢说脏话的女人。”顿了顿,红唇轻吐:“那我就偏说。”

男人眼眸立即收紧:“你试试看!”

木子默原本是想再说两句刺激他的,可是,刚刚那句脏话,也只是脱口而出,现在真让她说,她绞尽脑汁,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顾萧看着女人脸色青白交加,以为她是怕了,眼里爬上一丝笑意。

“渣男!”木子默突然想到前几天刷微博,刷到的名词,貌似和这个男人很匹配。

男人眼里的笑意还未到达眼底,突然听到这么个词,嘴角不由得抽了抽,浑身立马散发出令人胆战心惊的冷气。

服务员上来上菜的时候,刚好遇到这一幕,看着自家老板的神情,一下子不敢上前上菜。

木子默吐了吐舌头,嘟着小嘴,瞪着眼睛,一脸无辜道:“是你让我说的。”

明明知道她现在这个样子是故意装给他看的,可是,他就是吃她这一套,看着她的小嘴,他就想一口吃进肚子里:“我没有让你骂我。”

“我只是陈述事实。”女人不依不饶。

男人胸腔里窝着一把火,又发作不了,点了支烟,低吼道:“上菜。”

木子默看到男人恼火的样子,就有些得意,她从未在言语上赢过他,第一次觉得自己赢了,难免有些忘形。

男人看着她得意忘形的样子,轻吐出一口烟:“我这个未婚夫是渣男,你很得意?”

木子默一口菜呛在喉咙,剧烈的咳嗽起来,咳的气都喘不过来。

顾萧起身过来,将烟叼嘴里给她顺气,又倒了杯水给她漱口。

过了好一会,木子默才缓过气,指着他道:“离我远点,呛人!”

“你确定是被烟呛的,不是被我的话呛的?”说着,对着她的小脸,吐了一口烟,呛的木子默又开始咳嗽起来。

木子默咳的眼中都起了雾气,如果是平时,她肯定会忍着,可是,今天,她就是不想让这个男人好过,泪眼朦胧的看着他:“你就知道欺负我!”

男人一惊,赶紧灭了烟,抱住她:“怎么就哭了?”

木子默躲在他怀里偷笑,心里一丝窃喜,窃喜之后又开始惆怅,他们这算什么?

他带她来了这里,他一直都记着她想开一个这样的古色古香的餐厅,这里,不像是现实世界,更像是个梦幻王国,这是她的梦,所以,她今天变得特别的矫情,她沉浸在自己的梦中。

男人没有再回到对面的位置,而是和她坐在了一起,帮她剥虾,给她挑鱼刺,自己倒是没怎么吃,但是看着她吃,比自己吃更满足。

等吃的差不多了,木子默才突然想起今天吃饭的目的,开口道:“学姐和学长到底是怎么回事。”

顾萧抽了张纸,帮她擦了擦嘴,她也没有拒绝,他的手指滑过她软软的嘴唇,让他有些心猿意马。

木子默身体像触电般颤抖了一下,男人目光灼灼的看着她:“木木,有多久,我没有这样看过你了?”

说完,不待木子默反应,扣住她的头,直接吻了下来。他的吻,温柔而缠绵,像是在诉说这些年的渴望。

木子默没有反抗,却也没有回应。

虽然发现木子默今天很反常,但是他乐于她今天的反常。

他的手顺势从她的衣摆钻了进去,木子默突然有些气恼,这个男人,只要给他一点颜色,他就会得寸进尺,在这种公共场合对她做这样的事情。

就好像他以前没有吻过他之前,他一直都规规矩矩的。后来被他吻过之后,他就规规矩矩的吻了一段时间,后来又不满足只接吻,开始想要更多,给了他第一次机会,他就次次都这样。后来就慢慢发展到把她脱个精光,按在床-上,做各种羞-羞的事情,也给他养成了每次接吻,总要在她身-上乱摸一通的习惯。

她抓住他不安分的手,他抵着她的头:“没事,不会有人来的。”

木子默这才发现除了1楼闹闹哄哄的,2楼以上只有他们一桌,空空荡荡的。可是,楼下还是有很多人啊,再者,即使她愿意被他亲吻,不代表就愿意让他在她身-上点火。

她双手护在胸前:“别闹了,说正事。”

顾萧抱住她,在她耳边低声道:“今晚去我那?”

木子默蹙起好看的眉毛:“你再这样,我真的生气了。”

顾萧叹了口气,将她拥入怀中,平息了好一会,才慢慢开口道:“秦恒和陆小溪两家是世交,两人从小一起长大,你是知道的。但是陆小溪是陆家的私生女,这一点你不知道吧?”

这一点,木子默的确不知道,所以她抬起头看着顾萧。

顾萧抬起手遮住她的眼睛:“别这样看我,我又要忍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