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顾总是想性骚扰吗?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电梯叮的一声,到了18楼,顾萧才放开了她。

一走出电梯,一大群人迎了过来,木子默被挤到了旁边。她看着这群人簇拥着他和陈若琳往里走,气的有些牙痒痒,狠狠的瞪着他离去的背影。他似乎有感,回头看了她一眼,脸上漾起好看的笑。

木子默进了宴客厅,宴客厅很大,人很多,大半个娱乐圈都来了。还没有正式开席,大家都聚在一起聊着。她看着被许多人包围在中间的顾萧,突然感觉离他的世界好远,她被隔绝在他的世界外。

宴会开了很多桌,每个桌子上都有对应的宾客姓名牌,木子默一桌一桌的去找属于自己的那桌,捐款的事情,凌俊已经安排好了,她只是过来走个过场而已。。

耳边响起温柔的嗓音:“Bechy,好久不见。”

木子默转身,看到宋清澈缓缓向他走来。

“宋大哥,好久不见。”

宋清澈淡淡一笑:“你一向都是这么话少吗?”

木子默一愣,没明白什么意思。

“我看你和知知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有说不完的话,见到我,却基本上不说话。”

木子默尴尬道:“不好意思,我不太会跟别人相处。”

宋清澈也没有说破,“你是一个人来的吗?”

“嗯,是的,我没有太多认识的人。”

“哦,我也是一个人,我们倒可以结个伴。听说等会吃完饭,会有个舞会,我可以再邀请你一起跳舞吗。”

木子默没有说话,低着头,想到上次在宋家跟他跳舞,脸上开始有点发烫,那天晚上只跳了一支舞,却踩了宋清澈好多脚。

宋清澈看着她红红的脸蛋,脸上的笑容加深了。

听到有人在叫他,他看了眼大厅中央位置,对木子默温柔道:“不好意思,我先失陪一下,我刚到,还没有跟那些官员打过招呼,我等会来找你。”

顾萧在人群中,看到木子默和宋清澈在交谈,不知道他们俩说了什么,但是木子默的脸红了,这一幕,让顾萧的眼睛有些刺痛。

木子默终于找到了她的位置,自己坐了下来。这里的人她基本上都不认识,只是知道几个明星,但是人家不认识她。

她的位置比较角落,靠近落地窗,她就坐在边上,看着大厅里的一切。

顾萧站在万人中央,他手里叼着烟,面容冷峻的听着别人说话,偶尔也开口说两句。虽然这是**举办的宴会,但是**也要指望这些商人的资金,所以围在他周围的,都是一些想沾亲带故的商人和官员。

而陈若琳没有陪在他身边,陈若琳正在和娱乐圈的几个大明星谈笑着,偶尔也会将目光转向木子默这边,看得木子默浑身不自在。

这时大门打开,走进来一个穿着军装的中年男人,男人身材保持的很好,走路刚正带风,不苟言笑。

男人身边是个娇俏的小女孩,穿了件鹅黄色的公主纱裙,衬得她娇小可爱,清纯无暇。

男人带着女孩径直往大厅中央的人群走去,人群里的人看到来人,都主动的让出了一条路。然后顾萧迎了过来,和中年男人握了握手,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中年男人身边的女孩羞涩的低下了头。

只听到身边有人开始议论,“看,那个好像是朱司令。”

“就是现在的军区司令?”

“是的,想不到他今天也来了。”

“朱司令旁边的那个是她女儿吗?”

“听说朱司令的女儿仰慕顾少,读的学校全部都跟顾少一样的,就是为了走顾少走过的路。”

“现在这个世界,还有这么痴情的人吗?”

“那今天朱司令带他女儿来是干什么的?顾少这些年和陈若琳好着呢。”

“着你就不懂了,顾家门槛多高呀,陈若琳一个戏子,怎么进得了顾家的门,你没看这么多年,顾少也没有给她什么名分吗?除了带她出来溜达溜达,什么时候承认过她的身份了?”

“说来也是,顾少好像从未承认过她的身份。”

“有钱人,还是希望找个身家清白,门当户对的另一半。”

因为知道他们不可能注意到她,所以此刻的木子默所有的目光都关注在顾萧的身上。这个男人,真的是上天眷恋的产物,英俊的外形,挺拔的身材,还有超高的智商。他的手轻轻一握,便是一个城市的命脉。大学毕业,用了4年,把顾氏发展成了G城的神话,3年前,把顾氏总部迁到了S城,只用了3年的时间,又成了S城的商业神话。他是一代天骄,是人们难以企及的神。多少男人羡慕他今天的成就,多少女人一心想往他身上扑?

木子默就那样看着他,突然觉得这几年心里的不快暂时消失了,她想到了他们以前的甜蜜往事,嘴角不自觉的沁出一抹笑意。

晚餐的时候,宋清澈过来打了个招呼,然后就回了主桌。

同桌的人开始自然的攀谈起来,木子默保持着微笑侧耳倾听,偶尔也说上两句。

吃了一些之后,木子默觉得有些无聊,便起身走出了大厅,到外面透透气。

她站在落地窗前,俯视这个城市,川流不息的车流,明晃晃的在公路上奔跑。有的地方跑的快,有的地方堵住了。

她是有一些孤独的,虽然她经常觉得孤独,但是这几年,Sunny和宋曼知陪在身边,她已经觉得好久没有这么孤独了。可是今天,她发现,她再也进不了那个人的世界了,莫名的孤独感侵袭全身。

正想得入迷,不远处放起了烟花,绚烂夺目,这样的烟花,是为了庆祝什么样的喜事?

突然身体被人从后抱住,她惊呼出声,第一时间挣扎。

低沉的嗓音在她耳旁嘘了一声,浓烈的男人气息喷洒在她颈间,夹杂着淡淡的酒气“说,刚刚和宋清澈说什么了?”

“顾总是想性骚扰吗?”木子默是有些生气的,明明今天下午在车上,他对她说他放不了手,晚上就带着他的小女友来参加宴会,现在还来招惹她。

木子默用力挣扎,挣扎不开,她一个弯腰,从男人怀中躲了出来,警惕的看着他。

男人的怀里空了,装作不在意的样子,伸出手指,骨节分明的两指捏上女人的下巴,微微抬起:“是不是憋久了,急着找男人?今天下午在街上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