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十六章 交易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到了木子默公寓楼下,木子默刚准备叫醒陆小溪,二爷给她做了个噤声的姿势,然后指了指车外。

木子默就看到秦恒已经走到了车前,他穿了件白色的衬衫,衬衫下摆塞进腰间,绷着脸,一副禁欲系男人的样子。

木子默向二爷投去疑问的目光,二爷低声道:“我通知他的。”

秦恒直接拉开车门,径自打横抱起陆小溪,陆小溪在他怀中扭了两下,也没有醒过来,而是寻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沉睡。

木子默跟下车,向二爷道了个谢:“今晚谢谢你了,回去开车注意安全。”

二爷却直接下了车:“都到这了,怎么着,也应该请我上去喝杯水吧。”

木子默心想:难道您差喝杯水的钱?不过,人家一片好心送他们回来,她也没有拒绝的道理。

四个人一起进了木子默的卧室,木子默第一时间打开卧室的门:“这里只有这一张床,先把她放上去吧。”

秦恒抱着陆小溪走了进去,木子默刚准备跟进去,被二爷给拉了出来:“让他们两呆一会。”

木子默了然的跟了出来,转身从桌上倒了杯水递给二爷:“请坐吧。”

二爷环视了一下整洁的房子:“你房间什么香味这么香?”

“哦,点的香薰,助眠的。”

“你睡眠不好?”

木子默愣了一下,以前是因为睡眠不好,才听了医生的建议,点了香薰,后来就习惯了。

“只是习惯了。”

“哦,怪不得你身上那么香。”

她身上总是一股淡淡的香味,并不像市面上香水的味道,很好闻,会上瘾。

木子默从胸腔中冷哼了一声:“调戏我,对你有什么好处?”

男人高深莫测的看了她一眼:“我只是阐述事实。”

说话间,秦恒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看着木子默道:“这段时间,帮我照顾一下她。”

木子默点点头:“我会的,但是学长,我希望你能够尽快处理好你自己的事情,我看学姐这次真的很伤心。”

“嗯,我知道,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他顿了顿:“不要告诉她我今晚来过。”

木子默“嗯”了一声。

二爷站起身:“很晚了,我们先回去吧,你早点休息。”

木子默送两人出了门,关门的时候,瞥见等在电梯前的两个高大的身影,心里涌起一股熟悉的感觉。

秦恒两手插袋,站在电梯前,似乎在思考什么。二爷一手插袋,一手在秦恒肩膀上拍了拍,似是安慰。

木子默突然想起了什么,开口道:“学长,有些人,错过了,就是一辈子。”

两个男人身体明显的一僵,秦恒淡淡的目光从二爷脸上扫过,回过头,无比认真的说道:“放心,我不会错过。”

得到答案,木子默再也没有犹豫,直接关了门。

木子默回到房间,看到陆小溪睡得并不安稳,帮她整理了一下被子,又退出房间。

她想了想,还是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只响了两下,男人低沉的嗓音透出一丝焦急:“怎么了?”

木子默愣了愣,还未开口,男人似乎深吸了一口气,语气变得平静:“这么晚,找我有事?”

木子默轻轻的“嗯”了一声:“我想问问你关于学姐和学长的事情,你方便告诉我吗?”

男人似乎想了想,才道:“方便。”

木子默刚想问他,就听到他继续道:“告诉你,我有什么好处?”

木子默疑惑的重复了一遍:“好处?”

“是的,我是个生意人。”话外之音就是,生意人,谈事情,都是先看看有什么利益。

“你想要什么好处?”木子默反问道。

“你知道的。”

“我不知道,你说吧。我看看值不值得交易。”

“做我女朋友。”男人毫不犹豫的说出口。

“你知道不可能的。”木子默说完,便想挂电话。

男人似乎已经猜到了她的想法,赶紧开口道:“就一次。”

“一次?什么意思?”木子默问道。

“过两天,我要参加一个宴会,你陪我去,以女朋友的身份,就这一次。”男人耐心的解释道。

“可是你有女朋友的。”

“我没有。”男人急切的脱口而出,说完,顿了顿,“对你并没有什么损失,不是吗?”

木子默想了想,她现在单身,还有个女儿,而他,身居高位,众多女人心中的梦中情人,她似乎真的没有什么损失。

“我可以直接问学姐。”

“你不会让她自揭伤疤,不是吗?”否则也不会给他打这个电话,他又继续:“而你也知道,秦恒是不会告诉你的。”

“好,我答应你,就这一次,但是,你不许对我做什么过分的事情。”木子默做下了决定。

男人轻笑:“我能对你做什么过分的事情?”最多也就亲亲摸摸,又吃不着。

木子默有点窘迫:“那你说吧。”

男人故作神秘道:“这个事情,说来话长,不如我们明天见面聊?”

木子默想了想,道:“那明天中午我请你吃饭,到时候见面聊。”说完,不等男人反应,直接挂断了电话。

电话那头,男人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嘟嘟声,不自觉的勾起了嘴唇:小东西,这一次,你再也跑不掉了,一次女朋友便是一辈子的女人。

次日,陆小溪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身边空无一人。她揉了揉脑袋,努力的回想昨天晚上的事情,想起昨天木子默去酒吧接她,她们聊了一会,具体聊了什么,她不记得了。后来好像是二爷送他们回来的,之后就不记得了,难道这里是默默的房子?

她推门走出了房间,轻声唤了声“默默”?

木子默从厨房伸出头,脸上挂着笑:“学姐,你醒了?桌上有醒酒汤,你喝了头疼会好一些,洗漱用品已经准备好了,在洗手间,你去洗漱吧。我在做早餐,你洗完了就可以吃了。”

陆小溪愣愣的“哦”了一声,人却没有动。

木子默无奈的笑了笑,关了火,从厨房出来,端起桌上的醒酒汤递给陆小溪:“快喝掉。”

陆小溪木讷的接过,仰头一口喝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