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跑车男本来只是开个玩笑,谁知道这两个女人还真的想上他的车,看看这两个女人,在看看车上两个女人,这对比,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的感觉,毫不犹豫的把车上的两个女人给赶下了车。

后面的车已经在不停的鸣笛催促了,宋曼知拉开车门,就准备上去,木子默拉住她,摇了摇头。

突然,边上的一辆豪华商务车的车门打开了,木子默还没来得及弄清状况,就被人弄进了车里。

宋曼知也吓了一跳,待看清来人,脸色立马变了变。

男人阻止了木子默想要下车的动作,回头对着宋曼知冷冷道:“你如果这么想嫁,我会让宋爷爷再给你重新选一门亲事。”

宋曼知只好尴尬的呵呵道:“我只是,呵呵,顾少,您尽兴。”说完,对着木子默眨了眨眼,转身溜了。

跑车男看着绝尘而去的劳斯莱斯商务车,脸上有些不敢置信:“我靠,还带这种操作?感觉我都怂爆了!”

车里,顾萧怒气未消,眯眼死死的盯着木子默。

木子默低着头,像个犯错的孩子,坐在另一边车门处,她虽然没有看着顾萧,可是,显然能感受到这个男人浑身散发的怒气。

过了好一会,她才抬起头,却不敢看他的眼睛,小心翼翼的开口道:“知知只是玩心重,并没有其他意思。”

顾萧听了,差点气出一口老血:“现在是说她的问题吗?”

木子默瞪着无辜的大眼睛:“额,我只是陪聊的。”却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为什么要向这个男人解释这些,她只是突然有一种被捉奸的感觉。

“陪聊?陪聊人家的眼睛一遍一遍的扫着你的大腿?”顾萧想到刚刚那个男人猥琐的眼神,越是生气。

话一出,木子默有点炸毛了:“人家的眼睛长他自己身上,我能管得了吗?我是衣衫不整了还是怎么了?你们男人好色,为什么要怪到女人身上?”越说就越有点委屈。

看到她委屈,顾萧又开始有些心疼了,长得漂亮,身材好,也不是她的错,可是看着她被别的男人视奸,他就气的不行。

他长臂一伸,将木子默抱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木子默不习惯他这样的亲昵,再说他们现在也不应该有这样的亲密举动,她在他怀里挣扎:“别这样,有人在。”

驾驶座上的司机,虽然一开始被他们总裁的举动给吓到了,毕竟跟了总裁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到总裁对一个女人这么亲近。但是,这些年,早就跟着总裁养成了处变不惊的性格,当下就把自己屏蔽在两人之外。

顾萧笑了,按了个按钮,一层挡板便隔绝了前后车厢:“没人在了,是不是我们就可以做些什么?”

木子默尴尬的扭了扭身体:“你这是掩耳盗铃。”

顾萧轻笑出声:“成语用的是越来越好了。”

木子默红了红脸,她绝大多数的中国文化,都是顾萧教的,现在被夸,心里还是有一些得意的:“其实也不是很难。”

顾萧看着女人红着脸,沾沾自喜的模样,就跟以前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一模一样,情不自禁的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木子默身体一僵,才想起他们现在的关系,挣扎着想要站起来。

顾萧却把她抱得更紧,呼吸扫过她的颈项,惹得她一阵**,他低沉的嗓音有些沙哑:“别动,我就抱抱,你再乱动,我保不准真的对你做些什么?”说着,用下身已经膨胀到最大限度的某物顶了顶她。

木子默脸红的滴水,全身僵硬着,却真的不敢动了:“流氓!”她小声嘟囔了一句。

他在她耳边叹息道:“我倒希望自己更流氓一些,这样,我可能就是你的第一个男人了,说不定,你就离不开我了。”

木子默想到以前他们做的事情,只是就差最后一步了,而且,有一次,如果不是她强烈的拒绝,他们可能真的就冲破了那最后一道防线了,她的脸不由得更红了,一直红到耳后根。

顾萧把她更往身前圈了圈,下巴枕在她的额头上,无奈的叹息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但是这样抱着你,我是个正常男人,有些生理反应,我也控制不住。”

“那你可以放开我。”木子默说的很低声。

“能放开吗?木木,怎么办,我放不开,你说怎么办?”男人的语气里充满着伤感和叹息。

木子默心头一痛,痛得她本能的想找个地方隐藏,头不自觉的在他怀里蹭了蹭了,她艰难的开口:“顾萧,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我们都已经变了,不可能再回到从前的,不必执着于过往。”

是的,不必执着,她不想一直执着于当了将近四年的替身,她想记住的能记住的也是当初那些甜蜜的回忆,但是,那些回忆,只能珍藏在心里,不必让其他人知道。

顾萧抬起她的下巴,对上她的眼睛,她还没有来得及隐藏掉眼底的伤感,被他给捕捉到:“木木,你还是在意我的,对不对?”说着抓住她的手,按在自己的心口,继续道:“你说我们都变了,你感受一下,它可曾有一点点改变?”

木子默的手碰上他灼热的胸膛,像触电一般,想要缩回,可是他不允许,她眼角滑过一滴泪:“没有变吗?我倒希望你说变了,变成真的是爱上我了,哪怕只是一刻,或者是一秒,你把我真正的当作木子默来爱,那我想,那几年的青春,也是值得的。”

顾萧蹙起眉,狭长的眼睛微微眯起,眼中满是疑惑:“木木,你在说什么?你到底想说什么?”

木子默一瞬不瞬的看着他的眼睛,想在他的眼里看出一丝真心,可是,却是徒劳,她真的觉得累了,心累,她什么都不想说。他既然选择什么都不告诉她,她又何必去揭穿他,他们自己心里明白就行了,不必去揭开那几年蒙在那些甜蜜上的虚假外衣,这样,她还可以一厢情愿的认为那只是他和她之间唯一有的美好,即使是假的,她也愿意去珍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