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有个女儿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刚到酒吧大厅,就看到了木子默这辈子都不想看到场景,她觉得今天是不是出门没有看黄历。她无数次的幻想过这样的场景,回来刷新闻也无数次的刷到关于他的新闻,可是真正在现场看到,她还是无法接受。

顾萧和几个男人坐在酒吧靠后的沙发上,左右两边各有两个大美女,两个大美女在开心的说什么,而顾萧显然并没有对他们表现出什么厌恶之情,反而侧头倾听她们的谈话内容。

即使无数次在新闻上看到这样香艳的场面,木子默也无法把眼前的这个人跟她记忆中的那个人重叠起来,呵,或许他本身便是这样,只是自己对他了解甚少。

秦恒和陆小溪看到酒吧里的顾萧,也是一愣,陆小溪咬牙切齿道:“终于装不了深情了吗?”

陆小溪爱冲动,当即就想过去理论,被木子默拦下,木子默心里翻滚着,可表面却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拉着她走到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酒吧很吵,舞台上的外国乐队正嘶吼着重金属摇滚。灯光交错中,男男女女在舞池中摇晃着身体。木子默递给陆小溪一瓶啤酒,碰了下瓶身道:“学姐,今天能见到你太开心了,我们今天不醉不归。”说罢,一饮而尽。

陆小溪想劝她,千言万语,只化作一声“默默”。

木子默倒是无所谓道:“没事的,学姐,我没事,这么久了,难道我还放不下吗?”

陆小溪知道如果真的无所谓,平时一个不喝酒的人,怎么会一下喝这么多,她明明是在强撑,也不好说什么,只能道:“好默默,我们今晚不醉不归。”

木子默笑道:“学姐,今天我真的很开心,回来还能见到你们。”

陆小溪抱了抱木子默:“这些年过的好吗?”

木子默认真想了想:“一开始是一点都不好,我一个人的时候还好,后来有了女儿,她那么小,我一边要照顾她,一边要工作,有几个月,一幅画都卖不出去,只好出去打临工。我遇到过一个黑心老板,不过后来被人救了。然后我认识了两个朋友,很好很好的朋友,女儿慢慢也长大了,日子就慢慢好过了。”

她不想多说,却也不想对他们隐瞒,说的风淡云轻,听在秦恒和陆小溪的耳朵了,却不是滋味,他们知道她肯定经历了很多很多,只是不愿意多谈。

“你有了女儿?她和你一起回国了吗?什么时候带过来给我见见,我要做她干妈。”

“嗯,回来了,现在在我朋友家,周末我带她去见你。”

“好啊好啊,那周末,你带她来我家吃饭。”

说到sunny,木子默终于心情好了一些,脸上挂上温柔的笑,话匣子也打开了:“学姐,你和学长结婚了吗?什么时候要小孩?”

陆小溪被木子默问的身体一僵,然后讪讪道:“还没有结婚呢,怎么会要小孩呢?”

木子默高深的看了一眼秦恒,笑道:“学长,你这就不对了,我学姐这么漂亮,这么可爱,你还不急着把她给娶回去,小心夜长梦多。”

秦恒尴尬的笑了笑:“我也想娶,也要别人答应才行呀。”说着对木子默挤了挤眼,继续道:“要不然你帮我劝劝她,迟早是要嫁的,不如趁早。”

陆小溪扯掉秦恒搭在她肩上的手,没好气道:“别带坏小孩?”

小孩?谁是小孩?木子默假装生气道:“学姐,我已经是当妈妈的人了。”

“好好好,你已经是妈妈了,长大了,学姐不能说你了。”陆小溪也不甘示弱。

几杯酒下肚,木子默头有些晕,倒不是她酒量真的这么差,而是刚刚第一杯酒喝的太急,再加上空腹没吃东西,她这会有点晕乎。

她抱住陆小溪的脖子,在陆小溪脸上吧唧亲了一口:“学姐,有你在身边真好,我感觉又回到了以前上学的时光,我想那个时候,我最大的安慰,就是认识了你和学长。”

陆小溪抿了抿唇,就这样吗?最值得回忆的不应该是那个人吗?

她心想着,往旁边的沙发看去,顾萧也正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眼里喷着熊熊烈火,看得她心下一跳,下意识的往秦恒怀里靠了靠。

秦恒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笑着摇摇头,既然那么在意,又何必呢?

顾萧一直都在关注着这边发生的一切,看着木子默喝了不少酒,他就有些生气,酒吧的音乐声太大,他听不清他们的话,不知道他们在聊些什么。现在又看到木子默亲了陆小溪,心下更是不爽,那张小嘴,他亲了无数回,那味道,到现在都忘不掉,他这样想着,身体又有些躁动。

他是生气的,自从看到木子默带了个小孩,他便很生气,他气自己这些年为她守身如玉,而她却有了别人的小孩。

他也想过已经这么多年了,她可能已经结婚生子了,他甚至想过即使她已经结婚生子了,他也要想方设法的把她给弄到自己身边,但是他也只是想象而已,如果她真的结婚生子了,他还有什么资格把她留在身边?所以每次想到这些的时候,心里就痛得不行。

他是想重新追回木子默,可是一想到他身边的小女孩,他就有些却步了。那天在宋宅,他还不知道那个小孩是她女儿的时候,他听到陈若琳问过小女孩爸爸妈妈是谁?小女孩说自己没有爸爸,妈妈叫Becky。后来,他便去调查了一下,那个男人根本就无从查起。他一方面有些窃喜,一方面又开始心疼她。

然后他每日夜夜买醉,是想看看木子默的反应,可是木子默这么久以来,从未联系过他。他知道自己的做法很幼稚,他就是想激怒她,他甚至想,哪怕她对他的所作所为有一丝丝的生气,他也会不顾一切的把她留在身边,可是,木子默一次一次的让他失望。

今天,原本是想和他们一起过来吃饭的,但是他看到木子默躲避他的眼神,他心痛无比。可是他还是不甘心,他还是来了酒吧,还是想看看她亲眼所见的反应。他想,哪怕她过来骂他,打他,都可以,可是,她又一次的选择了视而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