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爱屋及乌及乌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她问过顾萧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顾萧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也不多说什么,只对她道:“这段时间,多陪陪她。”然后将她紧紧拥在怀里,叹息道:“那些事情,永远不会在我们身上发生。”

虽然不知道什么事情,但是顾萧的样子,却让她心疼,所以也不再多问。

酒吧里,当然会有些乌烟瘴气,尤其是在开放的A国,她们经常都出现在酒吧,自然会被别人误认为不良少女。两个本来就姿色绝美的东方面孔,自然就吸引了不少男人。木子默还好一些,因为她不喝酒,所以在那些男人眼中,会觉得这个女人不太好下手。但是陆小溪不同,她天天都会喝的不省人事,都是靠木子默和顾萧把她带走的。

平时有顾萧在跟前,还好些。那天,刚好顾萧有些事情,来的会晚一些,于是,就出了些事情。

陆小溪喝了些酒,本来就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对于男人的招惹,也完全没有在意,更是说了些不好听的话,惹急了那帮男人。木子默在旁边劝也劝不住,只能在男人们拳脚下来的时候,将陆小溪护在了身下。

顾萧赶到酒吧的时候,看到受伤的木子默,再看看她身下完好无损的陆小溪,眼睛都快喷出了火。

那是他第一次对木子默发火,更多的却是心疼:“你是猪吗?这种时候,不应该是拉着人逃跑吗?”

木子默愣愣的看着顾萧,忽的咧嘴一笑:“不好意思,我没有想到,下次我就有经验了。”

顾萧气急,低吼:“还有下一次?从今天开始,和她断绝关系。”说着,便把刚刚闹腾了一番后呼呼大睡的某个人扔到沙发上。

“那个,她是你好哥们的女朋友,跟我有什么关系需要断绝的?我这不是爱屋及乌及乌吗!”

顾萧蹙眉,“爱屋及乌及乌是什么鬼?”

“不就是你这个屋,然后及到学长,再及到学姐吗?”

顾萧没接话,但是脸色已经没有刚刚那么难看了,检查了一下她的身体,手臂上都是淤青。

木子默赶紧掩饰道:“其实也没有怎么被打,一开始他们可能是真的想打我们的,但是可能被我的英雄气魄给吓到了,只是踢了两脚而已。”

这哪里只是被踢了两脚那么简单,不过听着木子默的话,顾萧被气笑了“英雄气魄?是不是最近给你看的武侠小说太多了,让你觉得自己都可以当个大侠了?还是不能让你看太多男人的东西,你应该做个林黛玉。”

“林黛玉是谁?”

“回去我给你拿本书,包你会喜欢。”

说话间,酒吧门被推了开,秦恒风尘仆仆的走了进来。酒吧因为刚刚的那场闹剧,已经清净了不少,秦恒径直走到了沙发边,拦腰将陆小溪抱了起来,对木子默微微颔了颔首,道了声谢,就离开了。

木子默从来没有见过秦恒这么严肃的神情,她印象中,秦恒一直都是个平易见人的大哥哥,所以那个时候,木子默有些发愣,直到顾萧将她抱起,她才惊呼着红着脸抱住他的脖子。

她在他怀里稍微挣扎了一下,他低吼“别动”,然后加大了抱在他腰间的力道。

顾萧边向外走,边在她额头落下一吻,他们从未如此亲密过,她不由得红了脸。

他眼眸深深的开口道:“爱屋及乌这个词用的倒是很符合语境?”

木子默撇撇嘴,谄媚道:“那还不是您教的好!”

顾萧的笑容更深了“那你跟我说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木子默想了想,反问道:“难道不是因为爱你才会喜欢学姐的意思吗?”

顾萧深深的看着她,眼里满满的宠溺:“乖,再说一遍!”

木子默总算知道这个人想说什么了,哼了一声,将脸偏到一边,就不如他所愿。

他将她安置到车内,又在她脸庞上亲了一口,继续诱哄道:“乖,宝贝,我想听你再说一遍!”

那个时候,他们在一起也就大半年的时间,从来没有说过什么情话,也没有太亲密的举动。可是,那天晚上的男人,不仅抱着她,还时不时的亲她的脸。

男人的声音,低沉又有磁性,温柔的诱哄着她,听在耳朵里,一阵酥养,有着致命的诱惑。她稍微推开了他一些,看着他,脸上有一丝丝的挑衅,眼神却是认真:“我爱你,可以了吧!”

说完,脸红的快要滴出了水,明明这种话应该男人来说,这个男人却引诱她先开口。

男人好笑的看着他,眼神充满情意道:“乖,我也是。”说完不给木子默反应的机会,一下撅住她的唇,吻了下去。

木子默被吻得头脑一片浆糊,却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只是心下感叹道:我的初吻,就这样没有了。

不知道吻了多久,顾萧才松开她,看着她被吻的红肿的唇畔,语气里满满的霸道:“以后可以爱屋,但是不许及乌。”

木子默想到以前的那些事,心里一半甜蜜一半苦涩。现在想想,当时心里总觉得哪里不对,现在终是知道了是哪里的问题,他说的是“我也是”,而不是“我也爱你”。

也就是那次,建立了木子默和陆小溪之间坚固的感情。

木子默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推门走了进去。

陆小溪见到她进来,风一般的跑过来抱住她,“默默,这些年你都死哪去了,一点消息都不给我,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呀?”

木子默看着陆小溪眼中噙着的泪水,心里难过,反手抱住她:“学姐,我回来了。”

陆小溪所有的抱怨,都在这句我回来了中吞了回去。

木子默抱着陆小溪,突然觉得这次回来,似乎也没有那么差,她稳定了情绪,拉着陆小溪的手往外走;“学姐,学长,我们出去喝酒吧!”

秦恒诧异道:“你不在这里吃饭吗?你不是很喜欢这个包间的吗?”她刚刚明明很喜欢这里。

木子默回头,眉眼弯弯:“我是很喜欢,但是现在我想和学姐把酒言欢。”她这一刻,再也不想和顾萧有任何牵扯,即使只是个房间,也不想和他有任何牵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