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背摔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男人嘴角溢出漫不经心的笑:“原来你对朋友的定义是这样的。”他抬起手中夺过来的酒杯,一饮而尽,“可是我对朋友的定义就是我认定的,就是朋友。”

木子默白了他一眼:“神经病。”

男人心想,我神经我乐意。

木子默不想和他纠葛,起身离开。

酒吧里都是一些喜欢夜场的人,他们大多数都是活在在纸醉金迷里,然后找一个看对眼的人,撩解一夜的寂寞。可是,这个世界总是有那么一些不怕死的,喜欢强人所难。

木子默刚走出没几步,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过来,一只手搭上她的肩:“小妹妹,要不要今晚爷带你出去爽?”

木子默眼神阴冷冷的看着这个身高比自己还要矮那么一分的老男人,连多余的话都没有,一个背摔,看着男人仰面朝天的乱喊乱叫,木子默拍拍被他碰过的肩膀,一脸嫌弃。

二爷在看到男人搭上木子默肩膀的时候,就已经快速走了过来,谁知道木子默这一个漂亮的过背摔,把所有人都摔愣在了当场。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跟着老男人的几个小混混,叫嚣着要来收拾木子默,一个小混混率先冲到了木子默身旁,木子默刚准备躲闪,小混混的拳头被人拦下了。

骨节分明的手指微微泛白,用力扣着小混混的手腕,接着一脚踢向小混混的肚子。

男人在木子默耳旁低语:“打架这种事,还是交给男人。”

木子默不置可否的抱胸站在一旁观看。

男人对着身旁,阴森森的喊了一声:“关门,打狗,今晚这几个,一个也别给我放出去。”

忽的,也不知道从哪里窜出了几个身穿黑衣的保镖,没几下,就将那几个人控制住了。

木子默不屑道:“真没意思。”

酒吧里,满地的酒水酒瓶碎玻璃,一些客人被吓得躲在了角落里,头顶的灯在这间屋子里晃动,忽明忽暗,木子默侧身转向一旁的男人,伸出小手,笑得灿烂,眉眼弯弯,眼角浅浅的笑纹:“好了,我们现在是朋友了。”

男人握住她的手,嘴角噙着笑,面具后不知道是什么表情:“很高兴能够成为木小姐的朋友。”

“以后就喊我默默吧。”木子默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一周繁忙的工作结束,周五下午木子默看到雯雯发的短信,才想起来晚上要参加一个晚宴,可是她还没有准备礼服。

她拿起桌上的手机打了个电话,急急忙忙交代了庆佳妍几句,换了身衣服就出去了。

顾氏集团总部大楼位于S市市区,边上就是一个CBD,她约了宋曼知陪她去买礼服,两个女人逛了两个小时,手上已经提了好几个购物袋,眼看着时间也差不多了,打算打道回府。

这个点因为还没有到下班点,路上的行人也不多,木子默挽着宋曼知,有说有笑的过马路,那是木子默在自己最亲近的人跟前才有的笑容。

宋曼知穿了件吊带连衣裙,透着一股淑女范,木子默上身简单的白色T恤,下身一件牛仔短裤,对于国外的女孩来说,并不是很性感。只是木子默身材高挑,又是最完美的比例,两条明亮亮的大腿笔直修长,显得性感撩人。木子默笑得放肆,阳光打在她的脸上,明媚得让人移不开眼。

顾萧坐在车后座上,看着木子默从眼前走过,他有种冲动,想下车把那个人拉过来,好好疼爱一番,不想她这么招摇过市,她的美是属于他一个人的。

这个女人,在不熟悉的人看起来,外表是冷到骨子里的,以前,她是出了名的清冷,仿佛落入沉间的仙子,不食人间烟火。可即使这样,围在她身边的男人也不曾断过。

而如果你熟悉她,便知道她只是用冷漠来伪装自己,其实骨子里的热忱让很多人望尘莫及,永远对人真诚以待,在即使发现别人并非她想象一样待她时,也宁愿头破血流一路到底。

她其实傻得天真,天真到傻,这个世界,哪有谁对谁是绝对的真心。可是,即使她明白了,也被伤害了,到下一个人,她还是愿意付诸真心。一旦被她认定为朋友,她就从内心深处的散发出保护欲,不允许别人伤害她的朋友。

而她还有一面,就是小女人的一面,只有在他面前才会有的一面,矫情,喜欢耍小性子,喜欢他哄她,喜欢跟他撒娇,有各种可爱的小动作,还有只有在他面前,才会耍的小手段。

可是现在,都变了,从上次,他亲她时,他就知道她变了。顾萧修长的手指,有意无意的摸着腕上的表盘,他是在思考,思考了这么久,他还是没有足够的理由说服自己放手。

周六的时候,知道她要接sunny去陆小溪家,他就提前回了文景苑,然后假装顺路载着她们一起去陆小溪家。他鬼使神差的做了一些亲密的举动,她却一副置身事外的感觉,这样的认知,让他很不爽。

他知道她变了,以前她只是不喜欢跟不熟悉的人亲近,现在,她更像个刺猬,用刺包裹住全身,让别人难以近身。所以,这次,他需要更多的耐心,去重新获取她的心。

旁边的黄色跑车里,传来了一声调戏的口哨声,两个女人没有搭理,接着又是一声口哨声。木子默转头看了过来,脸上还挂着笑容,可是眼神却冷到了骨子里。

跑车男似乎并没有发现她冰冷的眼神,而是以为自己有机会,赶紧从车窗探出头:“美女,一起兜个风呗。”

木子默嘴角牵起一抹讽刺的笑,不准备搭理他。可是旁边的女人似乎并不这么想。

宋曼知装出一副没有见过世面的单纯模样:“哇塞,跑车耶!我还没有坐过跑车呢。”边说边拉着木子默往跑车跟前走去。

木子默没办法只能跟着她过去,在她耳边轻声道:“你想干嘛?马上绿灯了。”

“没事,今天心情好,陪他玩玩!”宋曼知狡黠一笑。

“我晚上还有事,要去你自己去吧!”木子默表示无语。

“兜个风就送你去宴会。”

宋曼知走到跑车跟前:“帅哥,你的车好像不够坐了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