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十二章 心里委屈的不行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宋清澈赶紧迎了过去,顾萧低头在她耳边轻声道:“不要想着拒绝我,我不会放弃,这辈子都不会。”这辈子似乎除了找她,和她在一起,也没有其他有意义的事情可以做了,他还是希望自己的生活能够多彩一些。

他将人交给宋清澈:“等会帮我送她回去。”

木子默刚想拒绝,顾萧一个眼神瞪了过来:“除非你是想要我送你回去?”

木子默不吭声,宋清澈嘴角含笑,高深莫测的看了一眼顾萧:“我自然会把她安全送回去。”

顾萧不以为然的笑了笑,抬手将木子默额前垂下的发丝捋到耳后道:“乖,别让我等太久。”

木子默脸一红,将头偏向另一侧:“我现在就可以给你答案。”

顾萧的心颤抖了一下,黑眸一紧,顺手在她脸上摸了一下:“我不在乎你的答案,不管你的答案是什么,都改变不了结果。”说完,放开她,转身离开。

木子默愣在原地,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心里淡淡的酸楚。

宋清澈温柔的嗓音将她拉回现实:“你和他,不只是合作的关系吧?”

木子默收回思绪,淡淡道:“只会是合作的关系。”

“我第一次见顾萧对一个女人如此上心。”

木子默回头,淡淡一笑:“宋大哥如果看见他和叶薇薇的相处状况,就不会这样说了。”

宋清澈似乎来了兴趣:“哦?你知道叶薇薇?”

“嗯,我还知道,我长的很像她。”她的声音低低的糯糯的。

宋清澈呼吸一窒,忽然觉得心口有些烦闷,他安慰道:“你就是你,独一无二的Becky。”

木子默没有想到宋清澈会说出这样的话安慰她,她对他灿烂一笑:“谢谢你,宋大哥。”

宋清澈伸手揉了揉她的头:“我不是安慰你,我说的是事实。”

木子默调皮的眨眨眼:“嗯,我知道。”

宋清澈指了指前方不远的人群,询问道:“那边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我们过去看看?”

木子默本来对这些事情并不感兴趣,但是知道宋清澈是不想让她纠结之前的事情,所以也没有拒绝,挽上他的胳膊,和他一起走了过去。

走近了,便看到陈若琳的礼服上被泼了一块污渍,而旁边的朱珠在不停的低着头道歉,像犯了错的孩子:“对不起,Alin姐,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陈若琳脸上挂着笑,但是眼神却冰冷:“朱小姐,我说了,我没有怪你,你也不需要装出这么可怜巴巴的样子。”

朱珠抬起头,脸上布满泪痕:“Alin姐,你是真的不肯原谅我吗?”

木子默都想帮陈若琳翻个白眼,这个朱珠是真的一副楚楚动人的样子,但是话里却是把陈若琳往一个小肚鸡肠的女人方向引导。

陈若琳还是保持微笑:“我为什么不肯原谅你?我们俩有什么仇有什么怨吗?”

朱珠眼角瞥见不远处往这边走过来的两个高大身影,立马委屈道:“我知道我不应该喜欢顾少,但是喜欢一个人,我也控制不了,不过Alin姐,你放心,我不会跟你抢顾少的,我会把我的感情,默默的藏在心中的。”

陈若琳嘴角挂起一抹嘲讽的笑,看了一眼已经走过来却停在木子默身边的男人:“朱小姐,你想多了,顾总是我的老板,我只是陪老板出来应酬而已,你如果喜欢顾总,我劝你还是勇敢的去追求真爱,如果连努力都不努力,那注定只有失败这一个结局。”

朱司令低沉的嗓音响起:“朱珠,你在闹什么?”

朱珠一脸委屈的跑到朱司令跟前,害羞的看了一眼旁边的顾萧:“爹地,我不小心把果汁洒在Alin姐身上了,我正在跟她道歉。”

朱司令看了一眼Alin,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语气却带着歉意:“陈小姐,不好意思,小姑娘不懂事,你不要放在心上。”

陈若琳理了理身上的礼服,客气道:“朱司令客气了,令千金已经道过歉了,只是一件礼服而已,并没什么。”说完,走到顾萧跟前:“顾总,礼服脏了,我就先回去了。”

顾萧从头到尾,都没有帮她说过一句话,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句。

陈若琳从顾萧和木子默两人中间穿过,用只有三人听到的声音说道:“我帮她挡了灾,所以,我要《倾城恋》的女一。”

顾萧没有直接回答她,而是也用同样分贝的声音说道:“玉琛回来了。”

陈若琳身体僵了僵,没再说话,直接离开。

陈若琳走后,人群便慢慢散了。

朱珠看人都散的差不多了,鼓起勇气走到顾萧跟前,羞答答的开口:“顾少,等会你能送我和爹地回家吗?”

顾萧没有看他,而是转头看向朱司令:“好的,等会我会安排司机送朱司令和令千金回去。”

朱珠脸上的表情一僵,朱司令是何等聪明的人,一眼就看出来顾萧看不上自家的女儿,他将女儿护在身后:“那就多谢顾总了。”

顾萧吸了一口烟,突然偏头,将烟吐在木子默脸上:“怎么还没回去?”

木子默不防,捂着鼻子咳嗽起来。

宋清澈皱眉:“舞会才刚刚开始,现在走,是不是太早了?”说完,拍了拍木子默的背:“没事吧?”

木子默摇摇头:“我没事。”

顾萧眯眼看了看宋清澈拍在木子默背上的手,又看到木子默挽在宋清澈臂弯的手,全身骤然变冷:“既然这样,宋少好好玩,我先送她回去。”转头又跟朱司令打了个招呼,直接扯着人就走。

直到出了酒店,木子默才甩开被顾萧捏的生疼的手:“你又发什么神经?”

顾萧转身,一下捏住木子默的下巴:“我发什么神经?你为什么和宋清澈那么亲密?”

木子默手腕刚摆脱他的魔掌,现在下巴又被他捏得生疼,她心里委屈的不行,泪水在眼里打转,就是忍着不掉下来:“我和别人什么关系,需要跟你交代吗?别人对我以礼相待,我为什么要和你这样从来不考虑我感受的人纠缠不清?”

顾萧看着她忍着泪水,却故作坚强的样子,心下一痛,放开钳制住她的手,才发现,她的下巴已经被他捏出了两道红印,他当下懊恼不已,抬手抚摸着她的下巴:“对不起,我真的无法接受你和别的男人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