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她有了自己的事业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她从小家庭不健全,所以她一直渴望有个完整的家,她也知道,没有爱的家,永远不可能完整。就算能一时接受他不爱她,却对她好,也不可能靠这些走完一辈子,那么多因爱结合的婚姻都不一定能走完,更何况他们这种情况。所以那个时候,她逃了,逃的远远的,不打算回来。

可是,上天就喜欢造化弄人,还是让她回来了,还是让他们相遇了。起初,她以为两个人会像跟陌生人一样相处的,然而,两个人却走的越来越近。

这样的认知,让木子默有些心慌,一顿饭吃的索然无味。

顾萧看着木子默眼前一口未动的虾仁,眼眸暗了暗,他无声的叹了口气,不再言语。

吃完饭,木子默和陆小溪陪sunny在客厅里玩游戏,顾萧和秦恒在阳台上抽烟。

顾萧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客厅里笑容满面的木子默,心里微微的抽痛,他想陪着她,可是,她似乎有些抵触和他的接触。

秦恒高深莫测的看了顾萧一眼,手指轻轻一弹,将烟灰弹进烟灰缸,淡淡的开口道:“sunny会不会是你的女儿?”

即使平时遇事总是淡定如水的顾萧,也不得不收回目光,诧异的看向秦恒。

他继续道:“会不会默默在离开的时候,就已经怀孕了,你不知道?”

顾萧倒真希望sunny是自己的女儿,那样,不管怎么样,他也可以把木子默绑在身边,可是,他们连最后一步都没有做过。

他和木子默不像陆小溪和秦恒,从小有感情基础,两个人在大学的时候就同居了。那个时候,他也想和木子默同居,只要是个男人,谁不想进行到最后一步?可是木子默死活就是不给他,他又不能真的硬上。有一次意乱情迷的时候,他进去了一点,她哭着喊疼,将他给踹了出来,后来足足一个星期不理他,不管他怎么哄,她连亲都不给他亲,后来他只得用结婚前不发生性关系的保证,才获得她的原谅。所以每次,他都趁她意乱情迷的时候把她扒光,做各种羞羞的事情,她也不会强烈的拒绝,唯却独不让他进去,所以,离开的时候怀孕是绝对不可能的。

但是这种事情,顾萧不可能和其他人说,他淡淡的开口道:“所以刚刚陆小溪问sunny的生日,是想从木子默口中套话?”

秦恒点了点头。

顾萧再次将目光投向木子默身上,刚好撞上木子默看过来的目光,她眼神惊慌的躲闪开,却让他从心里觉得畅快,他微微笑了起来,深深吸了一口烟,又慢慢的吐出,才开口道:“木子默说是我的,便是我的,她不说,我便不问,你们也不必操心。”

秦恒对他的回答倒是有些惊讶,只一秒,他也勾唇:“那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做?”

顾萧灭了烟,起身:“不知道。”然后留给秦恒一个背影。

他的确是不知道,他不敢确定她还爱不爱他,他也不敢确定,她肯不肯回他身边,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将她留在身边。

周一,木子默终于让庆佳妍把之前设计好的草图以及制作好的方案交给了顾萧的秘书,他们最近加班加点的赶制草图,希望可以赢得一些修改的时间,离发布会只有三个月的时间,他们必须尽快解决设计上的问题,然后便要投入生产了。

不多时,便收到了会议通知。

木子默知道自己年纪轻轻,负责这个项目的主要设计,肯定会很不服众,如果可以,她也不愿意负责这么大的一个项目,她宁愿每天呆在法国做一些有的没的梦。但是凌俊指定让她做这个项目,她也没有办法,所以最近,她的压力很大,尤其在知道这个项目的合作人是顾萧的时候,她甚至想给凌俊打电话不想接这个项目。

会议在下午2点的时候准时开始,坐在办公室的都是负责此次项目的主要管理人员,会议的主要议题是服装的设计。

会议在秘书的主持下,慢慢的推进,轮到木子默发言的时候,木子默慢慢的起身,走到投影幕布下方,她尽量不去看顾萧,以让自己足够平静。

她沉着冷静的讲解,让顾萧不得不另眼相看。木子默从小在国外长大,说着中文,有浓浓的港台腔,再加上本身说话就有些软软糯糯的,听在他的耳朵里,**难耐。

此刻,顾萧的眼睛无法从木子默的身上移开。他不得不承认,木子默已经变了,变得坚强自信,他突然想起当初参加比赛时,她高高在上自信的模样。她其实一直都这样,只是跟自己在一起之后,收起了自己的棱角,唯唯诺诺的跟在自己身后。而现在她再也不是那个喜欢躲在自己羽翼下,乖巧温顺的小姑娘。她有了自己的事业,有了自己的想法,离开他,似乎她过得更好了,这样的认知,让顾萧心底有些不爽,可是,面上,还是一副面无表情的冰冷神情。

木子默今天穿了件淡灰色的休闲西装,不是很正式的那种款式,却很好的勾勒出她的身材。下身是一件黑色七分小脚裤,白色衬衫一半塞在裤腰里,一半随意的垂在身侧,双腿笔直修长,脚上是一双半高的黑色高跟鞋,很简单的款式。

脸上淡淡的妆容,让本身精致的面容更加的让人沉醉。顾萧视线灼热的定在她的脸上,她似乎有所感应,只是不去看他,但是说话慢慢的有些不自然。

她示意会议秘书打开那个动态软件,准备趁着秘书打开软件的缓冲时间,调整了一下呼吸,这个时候,突然传来了敲门声,接着推门走进了一个戴着墨镜、身材高挑的女子。

木子默看到来人,突然感觉全身血液在慢慢凝固,身体不由自主的开始颤抖,她下意识的去看了一眼顾萧,发现顾萧并没有什么表情,看着来人:“坐吧”

周楚楚找了个空位径直坐下,摘了眼镜,淡淡道:“不好意思,顾总,飞机晚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