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破鞋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这时,身旁有个女声噗嗤一笑,悠悠开口:“顾少,你不要这么凶,小心吓坏了人家小姑娘,人家可是很仰慕你的。”

顾萧嘴角挂上讥笑,捏住陈若琳的下巴:“Alin是吃醋了?”

陈若琳拍掉男人的手道:“我哪敢吃顾少的醋,每天都有大把的女人向你扑过来,我要是天天吃醋,都会把自己给酸死,这个小妹妹找你肯定有事吧,你们慢慢聊。”说着,扭着纤细的腰,风情万种的走了。

朱珠看到陈若琳走开了,立马来了精神,讨好道:“萧…顾少,我爹地刚刚跟我说,今天你捐的款项最多,所以会由你来跳这个开场舞,你可以邀请我和你一起跳舞吗?”

说话间,主持人在台上宣布:“今天的舞会正式开始,有请顾总和他的女伴给我们跳开场舞。”

“蹭”,大厅灯突然灭了,一束光亮打在顾萧头上,正好照到身旁的朱珠。全场都屏住呼吸,等待着他们上场跳舞。

顾萧勾唇一笑,往边上走了几步,来到木子默身边,头上的光束也跟着打了过来:“澈,我可以邀请你的女伴跳支舞吗?”说是邀请,可是完全没有商量的语气,不等别人的回复,也不管对方同不同意,直接拉着人就走。

众人皆是倒吸一口凉气,都不知道这个女人是谁。

顾萧拉着木子默往大厅中央的位置站了站,木子默的手腕被他捏的有些疼,却也知道这种场合不能拒绝他。

顾萧站在场中,朗声道:“这位是fan中国公司的负责人,木子默小姐,也是顾氏近期要推出的高定品牌LM的主设计师,是我最重要的合伙人,所以这支舞,我觉得木子默小姐是最适合的人选。”

话音落,音乐起,顾萧大掌扶住木子默的纤腰,带着她旋转。

木子默低声道:“你知道我不会跳舞,现在还在这么多人跟前跳?”

男人的头低向她的耳垂:“那你还和宋清澈跳舞?今天是不是也是想跟他跳。”

“顾总,我们现在已经没有关系了,男未婚女未嫁,我想和谁跳舞,是我的自由”

“我不许你跟其他男人跳。”想到她和别人跳舞,他就有些生气,手掌在他腰间捏了一把。

木子默吃痛:“你什么意思?”

“泡你的意思。”

“你…”木子默气的牙痒痒,忽而嘲笑道:“原来顾少这么重口味,喜欢破鞋,而且是个买一赠一的破鞋。”

顾萧的眼里生出一股戾气,他盯着她假装笑的很明媚的脸,薄唇轻吐:“不就是个破鞋吗?那你还矜持个什么劲?”

木子默的笑容僵在脸上,男人的声音犹如来自地底的深渊:“我不介意先尝尝你这个破鞋的滋味,毕竟,我下了那么多血本,没有道理连滋味都没有尝过,就放弃的。”

木子默全身僵硬,差点漏了舞步,顾萧似乎很满意她的反应,嘴唇似有若无的在她额头落下一吻,“乖,把舞跳完,否则我不介意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强吻你。”

木子默再也没有了和他调侃的力气:“顾萧,说吧,你到底想怎么样?”

“难道我还没有说清楚吗?我说,我想你回我身边。我觉得我最近做的已经很明显了吧?你不会没有感觉得到我身体的变化吧?还是你忘记了我以前对你的**?或者说,你是不是就是用我之前教你的那些手段,去取悦了另外一个男人?”

他字字说的狠厉,却也是在诛自己的心,刚刚听到木子默说自己是个破鞋的时候,他是真的很生气,于是,有些口不择言。

木子默从未听过顾萧说这么露骨的话,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但是心已经掉进了冰天雪地里,她冷冷道:“如果我说我没有,你肯定是不会相信的吧。”

木子默清冷的声音,听在顾萧耳朵,让他心口没来由的一慌:“木子默,为什么把你给我那么难,却可以给别的男人生孩子?”

木子默嘲讽笑道:“因为那个人不是你,这个世界,哪个男人都可以,唯独你顾萧,不可以,你没有资格,在你玩弄了我的感情之后,你就再也没有资格了。”

顾萧听到她的话,愣了一秒,差点乱了舞,他努力的平息着自己的怒气,眯着眼,看着她:“那我们就拭目以待,看看我到底有没有资格。”

木子默红唇勾起,故意往他胸前贴了贴,开口道:“算了吧,顾总,你的学识教养,让你不可能对我用强的,而我,永远不可能和你做。”

这是木子默第一次说这种话,听在顾萧的耳朵里,却有不一样的味道,他是真的被气到了,但是他忍住心里的怒气,怒极反笑道:“很好,做这种词也敢说了,看来那个男人把你**的很好,我真是越来越期待你在床上的功夫了,这样也好,享受别人**的成果,也未尝不是件好事。”

木子默这下再也不淡定了,她紧紧抿住唇,不再说话。

顾萧看着她低头不语,自知刚刚有些被气晕了,说话有些不过大脑,但是说出去的话,无法收回,他只能叹了口气,无奈道:“木木,回到我身边,好不好?”

在男人刚刚说了那么多狠厉的话后,突然温柔的来了这么一句,木子默只是微微的愣了一下,心里五味杂陈:“在你心里,得到我的身体,就真的那么重要吗?”

“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如果只是想得到你身体,我早就可以得到,我何必每次忍的那么辛苦,还要冲冷水澡?”

“那你是想让我付出身体又付出真心,最后再死死践踏?”

顾萧知道这个女人,是打算咬着刚刚他说的那些气话不放了,他将她往自己身上贴了贴:“我为我刚刚说的气话道歉,但是也不许你以后说自己是个破鞋。”

木子默心下一颤,所以,他是生气她说自己是个破鞋?忽的抬头,对上他认真的眼眸,突然眼睛有些发酸,她想说些什么,一曲终了。

舞毕,顾萧顺手牵着她,离开舞台中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