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重逢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院子里三三两两的人,并不多,小孩子都在假山那边,木子默便往假山那边去。后院的灯没有前院的亮,通往假山的路是一条铺着青石砖的小道,并不宽敞,迎面走过来一人,木子默并未在意,待看清来人,木子默不由得全身冰冷,想躲避,已是来不及。

四月底,S城的空气已经开始热燥起来,不过好在S城临海,夜晚降临的时候,海风很大,吹的木子默的裙摆啪啪作响,齐耳的短发在风中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发丝一遍一遍的拍打在脸上。

她视线锁在前方男人的身上,男人跟5年前相比,变化很大,以前的大男孩,已经成长成气场强大的内敛男人,他只是站在那,围绕在周身的气场,就让人难以靠近。虽然记忆中的男孩一直都不那么容易近身,但是那个时候,只是外表上的冷漠,就是校园里的酷boy,冷冷冰冰,话少,却不是现在这样,浑身散发的气息,就让你胆战心惊。

后院的灯没有前院的亮,昏昏黄黄的灯光映射在男人脸上,显得很有质感。时间总是优待男人,让男人变得成熟的同时,却没有对他的容颜添加一丝岁月感,还是那样如雕刻般的俊朗容颜,让木子默突然想起多年前,他从阳光中向她走来,阳光洒在他的身上,迷了她的眼睛,也迷了她的心。

不是没有想过回来会再遇见,只是没有想到这个相遇来得如此之快。她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还会回国,若不是FAN中国公司负责人突然请辞,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人选,而这边刚好有一个重要的项目需要跟进,若不是老师的极力推荐,她也不会回来。只是她想着她的工作地点在S市,他在G市,虽然两座城市距离不远,但是再遇见的机会也是比较渺茫的。

她无数次幻想过两个人重遇的场景,他或佳人在侧,或妻儿在旁,或者只是擦身而过,每一个场景只是幻想一下,都让自己痛彻心扉。

可是现在,真正的遇见了,他独自一人,站在灯下,身影有些落寞,也那样静静的看着她,相比他现在一个人,她宁愿他佳人在侧,否则自己也不会如此的心疼。她不愿心疼,心疼了,就会心软,她宁愿心痛,痛心了,才会永不回头。

回头?可能吗?自己想多了吧,哈哈哈哈,你看,只是见上一面,自己又多出这么多小心思,木子默在心底深深的鄙视了一下自己,继而调整好情绪。

这些年,她已学会了如果控制自己的情绪,她再也不是那个呆呆傻傻,跟在男人身后的小女孩了。

顾萧今天晚上喝了点酒,他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呆着,陈若琳过来找他,他有点嫌烦,便往回走。他今晚喝的酒不多,可是他好像有些醉,他看到了木子默站在他的面前,她美得让他无法呼吸,他怔怔的站在那里,等待着她像以前每一次的久别重逢一样,扑进他的怀里,可是木子默,并没有动,她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他。

木子默正在纠结是要像老友见面般打个招呼,还是像仇人见面般不理不睬,她正在纠结万分的时候,一个小小的人影儿跑了过来。

“妈咪,妈咪。”

木子默看到SUNNY,心不由得一软,她现在已经抱不动她了,只能蹲下,和她抱在一起。

“宝贝,妈咪好想你呀!”

“sunny也好想妈咪呀!”小SUNNY不停的在她脸上亲着,这是她们第一次分开这么长时间。

顾萧愣在了当场,一股怒火涌上心头,原本便有些冰冷的气场,一下迅速降温。

“萧,怎么了?”

陈若琳走过来,想要挽上他的手臂,可是顾萧现在全身似乎散发着怒气。他原本就话不多,如冰山般存在,很少有人能靠近他,从来都是生人勿扰。她是唯一一个能靠近他的女人,可是今天,她有点害怕,今天的顾萧让她觉得不敢靠近,更不敢挽上他的手臂,明明是他要她陪着来参加宴会的。他把她一个人丢在宴会场,她不喜欢那些男人,于是出来找他,她只是觉得那个小姑娘很可爱,跟她玩了一会,她只是没有跟上他,为什么他会生这么大的气?

她看着不远处的一大一小,走过去,笑道:“这么可爱的小姑娘,是你女儿呀?我第一眼看到这个小姑娘就好喜欢呀,不过你们俩长的也真像,一看就知道是母女。”

木子默站直身体,笑容淡淡:“我的女儿,自然是可爱的!”

一句话,说不出来的滋味,陈若琳听着似乎有些尴尬,脸上挂着笑容,却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顾萧慢慢走了过来,手臂弯起,示意陈若琳挽上,冷冷道:“我们进去吧!”

木子默看着挽上顾萧胳膊的陈若琳,眼底一抹冷意一闪即逝,她将自己伪装起来,一副生人勿扰的模样。她想,刚刚自己还心疼他是一个人,想不到人家早就有了佳人,只是自己想多了而已。

陈若琳不知道今天晚上是怎么了,她是真心喜欢这个叫做Sunny的小朋友,也只是客套的跟她的母亲打个招呼,就弄出这么个尴尬的局面。

木子默完全没有做好今天会遇到这两个人的准备,心里的第一意识是将自己和Sunny保护起来,当顾萧经过自己身边的时候,她却感觉到从未有过的紧张感,心不由的漏跳了一拍。

Sunny拉了拉木子默的手,小声道:“妈咪,那个阿姨也有些像你哦!”

虽然小人儿是想低声的跟妈妈说悄悄话,但是这么小的小孩,也不太会控制音量,三个大人听到皆是一愣,一抹苦涩在木子默心底散开:又是个相像的人吗?不是明明接受了这个现实吗?为什么还是会如此的心痛?

顾萧却未做任何停留,领着陈若琳进了屋。

木子默突然发现,这初夏的夜,也是冷的。

宋曼知来找木子默的时候,木子默正陪着Sunny在假山附近玩,Sunny玩得开心,可是木子默的笑却是浮在脸上的,让她觉得今天的木子默似乎有些不一样,她也没有多想,拉着木子默和Sunny去给宋老爷子贺寿。

“爷爷,这就是我经常跟您提起的我最好的朋友,默默。”顺便也给木子默介绍了一下大伯父和大伯母。

木子默礼貌的鞠躬:“宋爷爷好,伯父伯母,叔叔阿姨好,初次和宋爷爷见面,恰逢您大寿,我也不知道送您什么礼物,听知知说您喜欢下象棋,所以我就给您买了副象棋,希望您别嫌弃。”说完,把礼物递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