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440章 有点晚了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鹏哥,你傲娇了啊!”武修打趣道。

“你又错了,我只是单纯地不喜欢她。”郑鹏笑道。

“——那你总跟她在一起……”

“两个人在一起,就一定要互相喜欢吗?”

看到郑鹏毫不在乎的样子,武修突然开始怀疑:郑鹏是不是被刘氓感染了?

倪南是在快凌晨的时候才醒的,他先是又哭又闹,嚷嚷着要回家。后来发现戚文华不在,得知戚文华去送欧阳珍了,他又大骂戚文华“有异性,没人性。”

而当看到戚文华回来后,倪南又让戚文华帮忙打听彭欢的下落。得知彭欢没回宿舍,倪南又开始哭闹,直到后来累了,才睡着了。

武修、郑鹏和戚文华在医院里随便找了几张空床,将就着睡了一夜。

按照武修和戚文华的失恋状态,哥几个以为倪南接下来几天会意志消沉、茶饭不思,可没想到第二天一早,倪南便神采奕奕。

四个人回学校的路上,倪南不断扬言要报仇雪恨。

“得了吧!”郑鹏终于听不下去了,他嘲讽道:“凭你这细胳膊细腿,走路都费劲,还能找黄涛报仇?”

正说着,四个人来到了宿舍楼下,这时宿管阿姨正好拎着一桶水准备进宿管办公室。眼看剩两三米的距离了,宿管阿姨拎不动了,于是将水放在地上原地休息。

“哼!侍卫,你竟然敢蔑视本王。今天本王就用事实告诉你,什么叫王的力量。”

倪南瞥了眼郑鹏,径直来到宿管阿姨面前,他拍了下宿管阿姨的胳膊,示意让他来。接着不等宿管阿姨拒绝,他一把举起了地上的水桶。

“看到没,这就是王的力量……”

哗——

倪南话音未落,桶里的水洒落了下来,直接从头到脚浇了倪南一身。

啪——

倪南手一松,水桶落在了地上。

宿管阿姨愣了下,怒骂道:“好你个臭小子,我好不容易打来的水,你一下给我全倒了……”

或许觉得不解气,宿管阿姨捡起地上的空桶,直接朝倪南挥了过去。

倪南见状,边往楼上跑,边嘶声喊道:“来人啊!救命啊!有人行刺本王了……”

噗——

武修、郑鹏和戚文华均笑了起来,戚文华还不忘提醒郑鹏:“快,侍卫,去护驾啊”……

武修他们本以为倪南所谓的“报仇雪恨”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当天晚上,倪南真的跑去质问黄涛:“为什么耍我?”

显然,经过一天的思索,倪南终于反应过来,黄涛昨晚的行为是故意的。

而黄涛也并没有否认,他二话没说,直接将倪南打了一顿。

当武修他们看到鼻青脸肿、浑身埋汰的倪南后,瞬间都愤怒了。他们想去为倪南讨个说法,不过被倪南阻止了。

“是我技不如人,算了。”倪南摇摇头,直接躺在床上睡了。

第二天倪南没去上学,戚文华虽然在教室,可整整一天都心事重重。

直到下午放学,戚文华似乎终于忍不住了,他冲上去将准备离开教室的黄涛堵在门口,质问道:“你凭什么打倪南?”

“他闯我宿舍,给我找事,不该打吗?”黄涛一脸嚣张的表情,他盯着戚文华,威胁道:“别说是他了,你再不滚开,我连你一起打。”

“你……”

“过分了吧?”武修上前冷笑道:“说实话,我很久没见过像你这么嚣张的人了。”

“哎,那你今天就见到了。”黄涛得意道:“妈的,早看你们不顺眼了。要不是彭欢让我少惹点事,我早打你们了。”

“那我可得见识一下了。”这时教室门口传来刘氓的声音,只见他走到黄涛面前,笑道:“你知道吗,认识修哥很久了,我还从没见过有人能从他身上讨到便宜呢!”

黄涛看到刘氓,眉头一皱,问道:“你是谁?”

“我的名字很简单。”刘氓说道:“上父下多,什么字?”

黄涛不假思索道:“爹?”

“哎,乖儿子。”

“你……”

看到黄涛愤怒地握起了拳头,刘氓指着武修和戚文华,笑道:“看好了儿子,你觉得凭你打得过我们三个吗?”

“错了,是四个!”这时郑鹏也来了。

黄涛想了想,威胁道:“好,算你们狠,咱们走着瞧。”

“嗯,随时奉陪。”

黄涛走后,武修看着刘氓,诧异道:“你怎么来了?”

“我要不来,能看到这么热闹的场面?”

“现在见你一面可真难啊?”郑鹏笑侃道:“你都快死在吕娟那里了。”

看到刘氓的表情微微变了下,武修疑惑道:“怎么了?”

“没事,我和吕娟分手了。”刘氓很随意地说道。

“啊?”

“不用大惊小怪,我们都分手过很多次了。”刘氓苦笑道:“不过这次是真的,所以我是来叫哥几个一起去庆祝我单身的。”

“——”

刘氓做东,哥几个在西门那边的饭店里好好喝了一顿。

原本武修以为像刘氓这样的情场高手,不会在意某一段感情的得失。可从晚上刘氓落寞的状态来看,刘氓这次好像认真了。

不过刘氓并没有承认,他只是不断地喝酒,直到喝多了,被哥几个抬回了宿舍。

晚上武修等人回去后,从倪南口中得知,黄涛带人来过好几次。没找到武修等人后,留下一句口信“明天下午,操场见”,然后气冲冲地回去了。

由于晚上哥几个都喝多了,他们第二天醒来都很难受,于是并没有去教室上课。

下午的时候,武修正在吃饭,黄涛打来电话,说他已经在操场等着了。

武修原本不想去,可事实总要解决。

而当哥几个来到操场的时候,瞬间愣住了。

只见操场角落处,黄涛双手插兜站在最前面,身后跟着二十多口子人。

“完了,咱们一共才五个人,这怎么可能打赢?”倪南的表情变得很难看。

“没事,他们只是人多,却不一定经得住打。”刘氓倒是无所谓。

很快,哥几个来到了黄涛面前。

“呦?想不到我们涛哥在职院还挺有势力的,难怪这么嚣张。”

“现在才知道,有点晚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