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438章 像个泪人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不知道为什么,武修突然很想喝酒。

想到喝啤酒没什么感觉,于是武修去超市买了四瓶白酒,然后躺在凤城大学的草坪上喝起了闷酒。

夜幕降临,由于今晚是平安夜,此刻草坪上的人很多,尤其校园情侣更是随处可见。

武修看到人家都是入对成双,心里更觉得不是滋味。他叹了口气,苦笑道:“武修啊!你为什么要来这里?早告诉过自己和她不可能,又明知道人家已经找了对象,却还非要大老远来找她。何必呢?何必呢……”

武修一边嘀咕,一边不停喝着酒。

嗡——

手机突然震动了下。

武修拿出手机看了眼,是郑鹏的短信:“一切还好?”

“嗯,明天就回去。”

回完郑鹏的短信,武修看着手机桌面上的企鹅,不自觉地点了进去。

企鹅空间里有一条最新留言,是赵茜留的,只有简短的五个字:平安夜快乐!

武修无奈地摇摇头,翻看着空间里赵茜曾经给自己的很多留言,他又看了看两个人以前的聊天记录,不知不觉眼泪流了下来。

看着赵茜当年给自己申请的企鹅号,武修嘀咕道:“好了,该死心了。这次,真的再见了。”

武修嘴角露出了苦涩的笑容,他将企鹅上的所有留言和好友全部删除了。

嗡——

手机震动了下,武修发现洛诗雨给自己发了一条短信:“你这个无赖,为什么给你企鹅发消息又失败了,你的人品就那么差吗?”

武修盯着短信内容沉思了良久,开始编辑短信:“哈哈!圣诞节快乐!!

仔细想想,还真不知道该送你什么好的礼物。

算了!认识这么久了,你说我老是骗(哄)你,我一直都在瞎折腾,正好现在没事干了,突然想跟你说些心里话了!滋当圣诞礼物了。

一直都不知道该怎么说,每次想联系你,总觉得我们之间有一层莫名的距离。

每次想放弃你,你又会给我打电话或者发消息, 然后我又会有一种莫名的动力。

记不记得你曾经问我,为什么给我发消息会失败,你还说是我人品问题。其实是因为那时我删了你,而且不止一次,这次也是,包括手机号。只是后来你每次联系我,我就又忍不住加上你了。

记不记得你曾经问我,为什么没让你去火车站送我,我说怕耽误你,其实是因为我不想看到你。没错,从那时起,我就有放弃你的打算了。

记不记得你曾经问我,77.99是什么意思,我当初随便编了一个解释。其实真正的意思是:我希望你每天都能过得像七月七日情人节那样,长长久久,幸福快乐。

记不记得你曾经问我,为什么从不主动联系你。其实一直很想联系你,只是缺少一个身份。

记不记得……

算了,都已经过去了,记不记得也已经不重要了。

从内心深处说,我从不相信做不了情侣还能做朋友这种话,我也不想再这么耗下去了,让我对你总是一种无法言语的感觉。

其实要不是一直舍不得你,我早就拉黑你,然后彻底消失了。

知道我为什么一直都没向你表白吗?因为我很爱面子,我怕被拒绝,尤其是像我这样所谓‘混’的人。

其实本来不想对你说这些,之所以告诉你,因为我实在是不知道该给你送什么圣诞礼物,而且我也终于决定要努力忘掉你了。

我知道你对我有很大的期望,可是看来我让你失望了,对不起了。你也不用再回复什么安慰我或者为什么之类的话,我很爱面子的。

嗯——看在咱们认识这么久的份上,再就是答应我最后一个要求,或者说请求。看完这些内容后,把它删掉,彻底忘掉,然后就当没我这个人了。尤其不要对任何人说这个事,还是那句话,因为我很爱面子。

不过能认识你,我还是觉得自己很幸运。

好了,打字也挺累的,不说了,就这样吧!

对于圣诞节这份不怎么样的礼物,希望你不要介意,对你造成的任何不愉快,我真挚地表示:对不起了。

最后真心祝你:幸福快乐。

拜拜!!!”

武修苦笑着按下发送键,再次删了洛诗雨的号码,然后将手机扔到一边。他紧闭双眼,同时眼泪流了下来。

武修是天快亮时被冻醒的,他裹紧衣服,看着远方,突然很想离开这个伤心地。于是他直奔火车站,买了一趟最快回滨城的票。

回到学校后,武修发烧了,他在宿舍里躺了整整一个礼拜。当然,发烧早就好了,他最重要的是心病。

尽管武修什么都没说,可郑鹏他们从武修的状态也猜到了。

“唉!好不容易康复一个,又倒了一个。”倪南感慨道。

郑鹏摇摇头,拍了拍武修的肩膀,并没说什么。

戚文华叹了口气,安慰道:“修哥,日子还得过,我就是这么想开的”……

不知不觉,期末考试来临了。

由于有学霸戚文华,武修他们的考试并不是问题。

放假后,武修和郑鹏直接回家了,而刘氓则表示佳人有约,晚几天回家。

这倒让武修和郑鹏很诧异,没想到都过一学期了,刘氓竟然还和吕娟在一起,这一点也不像刘氓的风格啊!

就在武修以为刘氓认定吕娟为真爱时,吕娟的电话打来了。

“是修哥吗?”

听到电话里吕娟的抽泣声,武修疑惑道:“怎么了?”

“刘氓在你那里吗?”

“刘氓?他不是跟你在一起吗?”

“没有,我已经半个月没见过他了。”

“啊?”武修愣了下,由于刘氓从没说过他和吕娟的事,他一直以为两个人在一起呢!

“你知道他在哪吗?我想见他。哪怕现在买票去你们那里都行。”

“不是,你先等等,我试试能不能联系到他。”

挂了电话后,武修试着给刘氓打过几次电话,可刘氓的电话始终关机。

没多久,郑鹏告诉武修,吕娟也给他打电话了,而且电话里的吕娟哭的像个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