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445章 回家(一)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刘氓点点头,拎着钢管一步步走到了克库尔面前。

“你……你想清楚自己在干什么?”克库尔依旧不忘威胁刘氓。

“呵呵!我想的很清楚。”说着刘氓的钢管便朝克库尔不停地抡了下去。

咚咚咚——

宿舍门突然被人敲响了,同时门外传来了边疆族人杂乱的吵杂声。

刘氓顿了下,而克库尔尽管浑身埋汰,身上也有不少血迹,表情痛苦不已,不过他还是没忘记对刘氓的威胁:“哈哈!我的人来了……你们……完蛋了。我保证,这次就不仅是下跪了,我会把你和你的朋友全部踩在脚下,让你们生不如死。”

刘氓顿了下,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很难看。

武修和郑鹏则直接愣住了,他们没想到,原来克库尔让刘氓给他下跪了。而像刘氓那种自尊心特别强的人,自然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二人这才理解为何刘氓会突然性情大变了。

哐——

哐——

哐——

外面克库尔的人开始不断地踹门。

武修知道没时间了,他对郑鹏说道:“快,报警。”

“什么?”郑鹏一时没反应过来。

“报警。”

郑鹏想想也是,事已至此,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看到郑鹏去宿舍最里面打报警电话了,武修脱下外套,用衣服将右手悬挂在胸前,然后左手从地上捡起了钢管,一步步走到了克库尔面前。

哐——

宿舍门被人踹开了,同时一群边疆大汉拎着钢管或棒球棍出现在了门口。

那群人看到躺在武修和刘氓面前的克库尔,瞬间大骂着要往宿舍里冲。

“别动!都别动!”

武修大喝了两声,却并没有人听他的话。

“妈的,是你们逼我的。”武修低头看着一脸嚣张的克库尔,咬牙切齿道:“你让我弟弟给你跪下,那我就让你再也站不起来。”

话音刚落,武修便挥起钢管,他卯足了力气,直接朝克库尔的膝盖招呼了下去。

只听到“咔嚓”一声脆响,宿舍里瞬间响起了克库尔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这下不仅是克库尔的人,连刘氓和刚打完电话的郑鹏都被震慑住了。

“修哥……你……你疯了?”郑鹏难以置信道。

武修没有理会郑鹏,而是用钢管指着抱着膝盖在地上痛得打滚的克库尔,对克库尔的人一字一句道:“再往前一步,下一次就是他另一个膝盖。”

武修刚说完,克库尔便对他的族人用族语大喊了几句,而那些族人也乖乖站在原地不动了。

没多久,不远处传来了警笛声。

武修知道这次躲不了了,而他也没打算躲,于是坐在旁边的凳子上,抽起了烟。

“修哥,对不起!”

看到刘氓懊悔的表情,武修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没事,不要自责,你也是受害者。其实说到底,是我对不起你。”

接着武修摇摇头,对一直沉默不语、脸色十分难看的郑鹏说道:“我这次应该要进去了,记得帮我开导刘氓,别让他想不开。”

很快,警察来了。他们简单调查了下,将胳膊脱臼的武修和克库尔一起送去了医院,而郑鹏和刘氓以及克库尔的舍友则都被带去警察局做笔录了。

临走前,武修想起了吕娟的话,对刘氓说道:“记得给你媳妇回电话,她是个好姑娘,别耽误了。”

武修三人与克库尔的事传播的非常快,当天夜里,校长亲自赶往医院和警察局。不过他并没有管武修,只是看了看克库尔的伤。

克库尔膝盖骨碎裂,尽管已经做了手术,可要想完全恢复肯定不可能了。

武修在医院做了简单的治疗后,被直接送进了警察局。而武修也只有刚开始接受审讯的时候做了个笔录,之后武修便一直被关在一个暗无天日的小房间里,这是武修第一次体会到了度日如年的绝望……

两天后,贺俊之来看过武修一次。他告诉武修,学校处分下来了。尽管郑鹏找辅导员求情,戚文华也找了老院长,可这次事情实在闹太大了。

最终武修被开除了,而刘氓和郑鹏则被开除了学籍,还有机会上学。至于克库尔,被开除后,目前在医院接受治疗。

而由于武修这次打的是边疆外族人,若稍微处理不好,很有可能引发严重的种族事件。因此接下来武修还要被关多久,接受如何处罚,贺俊之就不知道了。

原本刘氓和郑鹏也想来看看武修,不过他们进不来,贺俊之也是靠父亲的关系才能见武修一面。

一周后,武修终于被释放了。

看着外面的阳光,呼吸着清新的空气,武修有种重生的感觉。

不过让武修压抑的是,老头子来了。

老头子叹了口气,告诉武修:“走吧!已经在酒店开好房了,你那两个朋友都在那里。你们好好聚聚,然后咱们回家。”

武修苦涩地笑了笑,跟着老头子去酒店洗了个澡,换了一身衣服。

没多久,刘氓和郑鹏也来了。

老头子带着武修三人去吃了顿饭,不过他没吃多少便回酒店休息了。

武修和郑鹏、刘氓依旧饭没怎么吃,酒倒是喝了不少。三个人很开心地回忆着以前的种种,很有默契地没有提克库尔的事。

直到酒足饭饱,郑鹏突然问道:“修哥,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不知道,听老头子安排吧!”武修无奈道。

郑鹏点点头,伤感道:“这下学校就剩我们两个了。”

“我也不上学了。”刘氓这时说道:“反正我不是那块料,早就不想待在学校里了。”

“不是,我们只是被开除了学籍,还是有机会上学的。”郑鹏劝道。

“我知道,可我真不想在这里待了。”刘氓无奈地笑了笑,说道:“我要回去了。”

武修和郑鹏又劝了劝刘氓,不过刘氓根本不听劝,显然他去意已决。

三个人又闲聊了一会儿,然后继续喝起来了。

这一次,三个人都喝多了,武修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酒店房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