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442章 管他是谁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四个人边走边聊,很快来到了一间包厢里。

此刻正对面坐着一个中年男子,男子穿着衬衫西裤,带着金丝眼镜,看起来很斯文。

“爸,这就是刘氓,那两位是他的好兄弟,武修和郑鹏。”接着吕娟又对武修三人笑道:“这就是我爸,帅吧!”

“叔叔好!”武修三人对男子很恭敬地说道。

“坐吧!”吕娟的父亲吕良对武修三人点点头,然后招了招手,一直站在包厢门口的服务员赶紧上前。

吕良笑道:“想吃什么,自己点!”

服务员闻声赶紧将菜单一式三份摆在了武修三人面前。

武修看到上面最便宜的菜都是三位数,他瞬间为难了。

“不要客气,随便点。”吕良温和地说道。

看到刘氓偷偷求助的目光,武修知道他也为难,于是对吕良恭敬道:“叔,还是您点吧!我们吃什么都可以。”

吕良看了眼武修,又将目光看向郑鹏和刘氓。

“是啊!我们都可以。”

吕良笑了笑,很随意地在菜单上比划了一些菜,然后服务员便赶紧去备菜了。

“你就是刘氓吧?”吕良轻声问道。

“是!”刘氓点点头。

“你这个名字倒还挺有趣。”

刘氓礼貌性笑了笑,并没说什么。

酒店的上菜速度很快,没多久吕良点的菜便上完了。这些菜精致有卖相,只是分量太少,一个大盘子,只有中间摆了一点点。而让武修诧异的是,这些菜竟然全是素菜,一道荤菜都没有。

“爸,你点的都是什么?”吕娟显然也有些不满意。

吕良溺爱地看了眼吕娟,然后解释道:“我知道你们年轻人都喜欢大鱼大肉,可我们这一辈人勤俭惯了,而且我的医生一直叮嘱,我不能吃太油腻的食物,所以你们几个小孩子可以将就我吧?”

“爸,你明明……”

“嗯?”

吕娟本想解释些什么,不过被吕良看了眼一眼后,便不再说话了。

“叔,我们也是乡下人,从小习惯吃素菜,况且蔬菜里的营养更丰富,谢谢您的款待。”武修赔着笑脸说道。

众人开始用餐,吕良除了偶尔和吕娟说笑几句,并没有搭理刘氓三人的意思。

吕娟见状,努力活跃着气氛,想调节双方关系,可作用却并不大。

用餐过半,吕娟站起来不好意思道:“我去上个洗手间。”

看到吕娟离开了包厢,吕良这才放下手中的筷子。

“刘氓……算了,我还是叫你小刘吧,‘刘氓’总觉得怪怪的。”吕良看着刘氓,问道:“听娟儿说,你和她认识大半年了是吗?”

“嗯!”刘氓点点头应道。

“那你爱她吗?”

“爱!”

“那什么叫**?”

“——”

这下不仅是刘氓,武修和郑鹏都被吕良的问题问懵了。

“我知道你们这个年龄段都喜欢谈情说爱,试问谁还没几段感情?”吕良缓缓地说道:“我也是你们这个年龄过来的,记得上大学时,我也交过几个女朋友,可我做事有度,我不会明知道自己什么情况,还傻傻地跑去见女孩家长。”

“可是叔叔,我是真心爱娟儿的……”

“行了,这些话骗骗那些刚恋爱的小姑娘还行。咱们都是男人,就别整那些虚的了。”吕良打断了刘氓的话,显然没兴趣听刘氓的解释,他问道:“既然你说你是真爱,用什么?凭你会一些甜言蜜语?

那我请问,你一个农村的大专生,拿什么养我女儿?别说车和房了,就是今天这顿饭的单,你都买不起吧?”

刘氓这下生气了,不过还是努力压制着怒火,解释道:“我现在是没钱,可不代表我以后没钱。而且我是农村人,可我并不以为耻,我觉得您不该带着有色眼镜看人,也不应该看不起农村人。”

“你看,穷人就是喜欢讲道理。像我,只用事实说话。”吕良不以为意地笑了笑,说道:“离开我女儿吧!你们不合适。”

被吕良一直这样咄咄逼人,刘氓终于忍无可忍,不过看在吕娟的份上,他并没有发怒,只是站起来转身朝外面走去。

武修和郑鹏见此情形,也赶紧跟了上去。

“哎!你们干嘛去?”

这时吕娟回来了,可刘氓并没有解释的意思,而是径直离开了。

看到吕娟疑惑又担忧的表情,武修解释道:“刚接到舍友电话,学校有点事,我们回去看看。”

“妈的,不就是有点破钱嘛,好像自己多牛逼似的。还故意点一堆素菜,怎么,我们就该是吃素的?

还嫌弃我是农村人,配不上他女儿。试问往上数三辈,谁不是农村人?靠,什么玩意,要不是看在娟儿的份上,我早就扁他了……”

刘氓一路上气愤不已,不仅挂了吕娟的电话,还让武修和郑鹏也关机了。

三个人回到学校的时候,夜幕已经降临。

他们刚到宿舍楼下的马路上,迎面突然走来了两个男子。其中一个身材高大,皮肤黝黑,是典型的边疆男子。他走路摇摇晃晃,身上还有很浓的酒味,此时被另一个男子搀扶着,显然喝多了。

武修觉得另一个男子有些眼熟,仔细一看,原来那个人是黄涛。

双方来到宿舍门口,武修三人并没有理会黄涛二人,他们准备直接进宿舍,同时黄涛二人也准备进去。

宿舍大门是由两个小门中间加一根立柱组成,若五个人要是从立柱两边进宿舍,完全没问题。可不知道黄涛是不是故意的,他搀扶着男子直接挤向武修三人那边的小门,这下五个人肯定无法同时进去。

“靠,你他妈瞎啊!那边有门你不走,跟老子挤什么?”刘氓被黄涛二人撞了一下,瞬间愤怒了。

“你是在骂他吗?”黄涛指着边疆男子,盯着刘氓威胁道:“你知道他是谁吗?他可是我新认的大哥克库尔……”

“我他妈管他是谁。”

被刘氓打断了介绍,黄涛没再说话,只是默默地看向了克库尔。

克库尔摇晃着身子,用一口边疆味的普通话对刘氓说道:“小伙子,你确定是在骂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