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408章 一瓶就倒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看到风衣男子从箱子里拿出了三条烟,武修三人均睁大了眼睛,居然是软中华。

“这个我喜欢。”武修三人异口同声道,显然对风衣男子的见面礼很满意。

“对了,你刚说学霸?”刘氓看着风衣男,疑惑道:“都学霸了,怎么还考这里了?”

“其实以咱们学霸的真正实力是可以去对面的,可他为了爱情,故意没考好。只是没想到天不遂人愿,他的女朋友超常发挥,考了个三本,家里让去商学院了,学霸失算了。”风衣男子感慨道:“真是多情自古空余恨啊!”

“——”

“对了,忘跟你们介绍了,我叫倪南,本地人,你们也可以叫我的昵称。”倪南脸上突然浮现出一抹高傲的神情,仰着脑袋说道:“有朝一日权在手,定封尔等为皇太子,尔等可称呼我为王。”

“王?”武修有些摸不着头脑。

“三点水那个吗?”刘氓好奇道。

“那是汪。”郑鹏笑道。

倪南顿了下,看着郑鹏问道:“你是在骂本王吗?”

“没有没有。”

“你还笑?”倪南来到郑鹏面前,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问道:“你是在嘲讽本王吗?”

“不是,你想干什么?”说着郑鹏挽起袖子,露出了结实的肌肉。

倪南愣了下,表情瞬间变了。他伸手摸着郑鹏的肌肉,羡慕道:“这是真的吗?”

“——”

“我的天!好有力量啊!”倪南将郑鹏上下打量了一番后,敬佩道:“鹏哥,我决定了,以后就叫你‘侍卫’吧!专门负责本王的安全。”

“——”

武修和郑鹏、刘氓就这样跟202剩余两个舍友相识了,与此同时,郑鹏还因为“铁骨硬汉”得到了“侍卫”这个新名字。

“妈的,能不能别叫我侍卫?太难听了。”郑鹏一脸嫌弃地说道。

“难听吗?这可是老祖宗流传下来的官职,难道你想欺师灭祖?”倪南很认真地说道:“再说了,你现在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多少人挤破脑袋,我都瞧不起他们呢!”

“——”

这一刻,郑鹏彻底无语了。原本他还想让武修和刘氓帮自己说几句话,可二人收了倪南的软中华,早都站在了倪南那边。

郑鹏无奈地拍拍脑袋,这是他第一次后悔拥有那身一直引以为傲的肌肉。

下午的时候,贾毅来了一趟宿舍,告诉武修他们从明天开始,要进行为期一个月的军训。众人一听都有些郁闷,刚开学就军训,尽管九月份的天已不是特别热,可要在太阳底下暴晒肯定很煎熬。

不过众人也没办法,毕竟是学校的安排。

晚上五个人在倪南的带领下,去西门那边一家“酸菜鱼饭店”点了一桌子菜,又叫了三箱啤酒。

“这么多?”

看到倪南目瞪口呆的样子,郑鹏嘲讽道:“这就多了?大老爷们,你能不能用了?”

倪南自然不甘示弱,他傲娇道:“切,我是怕你喝不了。”

五个人落座,均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众人举杯,武修笑道:“哥几个,咱们集体先走一个,祝咱们相遇、相识。”

武修、郑鹏、刘氓和戚文华均一饮而尽,倪南看着手里的酒杯,表情犹豫不决。

“怎么了王?”武修疑惑道。

“我在想,酒精伤身,恐让本王龙体有恙,本王要不要以水代酒。”

“我去,啤酒就跟水一样,哪有度数?喝不了就承认自己不行,我们不会勉强你的。”郑鹏依旧一副冷嘲热讽的样子,显然他对倪南给自己起外号一事耿耿于怀。

“王,男人不能说不行,侍卫在侮辱你。”刘氓故意说道。

倪南一听,脸上的表情顿时变了。

“哼!本王不会让你们瞧不起的。”倪南举杯一饮而尽,瞬间眼神就有些迷离了。

郑鹏一看,拿起自己面前的啤酒走到倪南面前,挑衅道:“王,你不要告诉我,才一杯,你就不行了?”

倪南瞥了眼郑鹏,不屑道:“你以为我是你吗?”

“好啊,那就再来一个?”

“吓唬我啊!”倪南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他端着酒杯和郑鹏一碰杯,身子明显有些晃了。接着他一饮而尽,身子便晃得更厉害了。

“王,不行就算了,别勉强。”戚文华担心道。

“唉!没想到这诺大的天下,竟然只有你阿华关心本王的龙体。放心吧,本王无事,以后你就是‘王的男人’。”倪南感慨着,很坚定地拍了拍戚文华的肩膀,然后给自己又倒了一杯,正好将一瓶啤酒倒完。他冲着郑鹏一碰杯,招呼道:“侍卫,本王今晚喝死你。”

只见倪南一脸霸气地抬头饮酒,接着就听到“哐”的一声,倪南顺势便要栽倒下去。索性戚文华就在他身边,一把拉住了他。

“我去,不是吧,一瓶就倒了?”

这下不只是郑鹏,武修他们也是一脸诧异的表情: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这是刚开学众人的第一顿饭,倪南用一瓶啤酒,直接将自己喝翻了。他没吃一口菜,甚至都还没有看到菜的样子。

武修他们好好分析了下,众人总结出了倪南的酒量:一杯醉,二杯迷,一瓶啤酒正好倒。

虽然倪南结束了,可武修他们的酒局才刚刚开始。众人边喝边聊,大多也都是聊一些以前的事,慢慢感情也越来越好了。

哥几个菜没吃几口,基本都在喝酒。

由于明天还要早起军训,他们没敢喝太多,不过众人这一顿也是喝的相当舒适。

酒足饭饱,武修给倪南打包了些饭菜,郑鹏和戚文华架着倪南,刘氓也跟着一起朝武修宿舍走去。

这一路上,就看到不少人对他们指点议论:“你看,又放倒了一个。”

“每年大一好像都要放倒不少人。”

“这些人也是,喝酒都照着一个灌”……

假如要不是觉得没必要,武修他们真想跟众人解释一下,或者直接将倪南扔到某个角落,等他醒了,让他自己回来。

将倪南扔到床上,武修他们又玩了会扑克,刘氓是在宿舍关门前才回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