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425章 对话椅子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我去,这是什么老师?退休就在家好好带孙子,就算被返聘,也别祸害我们啊!这不是把我们这种人往死里逼吗?”倪南不满道。

“王,你这么说是不对的。我觉得挺好的啊,我们能更多的参与,比起之前那几个老师,老院长负责多了。”戚文华笑道。

“得,你学霸,你肯定无所谓。我是没戏了,所以这科就靠你了。”

武修瞥了眼倪南,嘲讽道:“说的好像你其他科不靠阿华似的。”

“我……”

“有种你现在就发誓,将来其他科不靠阿华。”

倪南的嘴张了张,他知道自己的学习情况,考试基本都是靠抄蒙作弊,自然还得靠阿华这个学霸。

“你行,你别靠啊?我家阿华,我为什么不靠?”倪南反驳道。

“什么你家的,阿华是大家的,以后还麻烦你了阿华。”这时前面一个学生转身对戚文华说道:“阿华,都是一个班的,以后还请多多帮忙。”

戚文华一脸无奈的表情,他很认真地说道:“能帮的我一定会尽力,但是——我是我自己的。”

“哎,最后一排角落那几个,你们聊什么呢?这么开心,说出来让大家也乐一下?”

听到讲台上传来的声音,武修抬头看了眼,祁保平正盯着他们这边。他赶紧拿着笔,一副认真听课的样子,同时戚文华他们也赶紧坐好了听课。

祁保平对武修他们的态度很满意,他笑了笑,又开始讲课了。

这是武修一天来上的最痛苦的课,因为它是祁保平的课。

上课不能讲和学习无关的话,不能睡觉,不能玩手机,否则就罚站,而且要站到讲台旁边听课。

武修本来就属于一听课就睡觉的人,这一节课迷迷糊糊,可还得努力保持清醒,让武修特别痛苦。

终于,最后一堂课结束了,祁保平很满意地离开了,而大多数学生都是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

想来也是,他们大多数人本来学习就不好,被祁保平“逼着”上课,自然是苦不堪言,他们纷纷开始抱怨:“唉!都一大把年纪了,在家带孙子多好,非来折腾我们。”

“是啊!一个大专而已,还整的这么认真,学学其他老师多好。”

“原本以为不用期末考试会好点,现在看来,老院长的课不好熬啊”……

由于放学了,学生们陆陆续续离开了教室。

武修三人也收拾好书本准备离开,他们刚走到讲台上,教室门口一个熟悉的男子出现了。

看到男子脑袋上还有伤疤,倪南诧异:“修哥,你真打他了?”

“早告诉过你了,是你不信的。” 戚文华说道。

“呵呵!你们终于下课了,让我好等啊!”

胡建双手插兜,一脸嚣张地走到了武修他们面前,同时在他身后,还跟着五六个男子,贺俊之也不知道从哪来到了旁边。

看到对面一群人气势汹汹,武修装作一副迷茫的表情,问道:“怎么了?有事?”

“你——”胡建瞬间愤怒了,他指着脑袋上的伤疤,说道:“你以为这伤会白挨?今天我就要讨一个公道。”

“咳咳,我以为什么事呢!”武修点点头,他走到一边,拿起一个椅子朝胡建走去。

“你……你想干什么?”胡建警惕道,不自觉地后退着。

“给你公道啊!”武修瞥了眼胡建,他将椅子放在胡建面前,然后蹲下指着胡建,对椅子说道:“那天晚上那个人的脑袋被你嗑伤,人家现在讨公道来了。”

“武修,你到底在搞什么?”看到武修完全忽略了自己,竟然和一张椅子对话,胡建更是怒火中烧。

“嘘!”武修伸手比划了下,然后将耳朵凑近椅子,假装听椅子讲话。

“什么?不是你嗑的,是他宿舍那把椅子……”

“武修……”

“别吵!”武修依旧对着椅子自言自语:“噢!是他自己嗑上去的……懂了懂了,我会转告他。”

武修点点头,站起来看着胡建,说道:“椅子告诉我,你的伤是在自己宿舍碰瓷嗑的,不要诬陷好人,它还让你出息点,做个坚强的人。”

哈哈——

周围不少人都被武修的行为逗笑了,尤其是倪南,眼泪都快笑出来了。

“妈的,敢耍我!”胡建咬牙切齿道:“给我上!”

看到胡建身后的人朝武修冲来,倪南下意识后退了两步,不过发现戚文华站在了武修旁边后,他也来到了戚文华旁边。

一个男子一拳朝武修打来,武修抬腿一脚踹到了男子肚子上,男子一脸痛苦地捂着肚子倒下了。

另一个男子一脚踹来,武修侧身一躲,被身后一个男子一脚踹到了腰上。武修往边上退了一步,转身一拳打到了男子的脑袋上。

另一边戚文华的拳头刚举起来,被对面的男子打了一拳。男子刚要打第二拳,被后面倪南往前推了一把,男子踉跄了两步,被倪南一拳打到了脑袋上,同时戚文华一脚踹到了男子后背,两个人合伙把男子打倒了。

这边武修刚打倒一个男子,另一个男子偷偷绕到了武修身后。男子一脚踹去,眼看武修躲不过了,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男子被人一拳抡倒了。

“鹏哥!你怎么来了?”

郑鹏笑道:“在教室外面等了半天都没见你们出来,想来也是有事了。

有了郑鹏的加入,武修这边更是如虎添翼,没几下便将胡建带来的人都打倒了。

这一切发生的很快,胡建似乎还没反应过来。

“啊!”

胡建感觉到肚子被人踹了一脚,他下意识地伸手去捂肚子,结果脑袋被人狠狠地打了一拳。在他倒地的同时,他看到了握拳站在自己面前的郑鹏。

“唉!就这点战斗力,渣渣。”郑鹏冲胡建无奈地摇了摇头。

“之前跟你说过的,何必呢?”

武修叹了口气,转头看了眼旁边的贺俊之。

贺俊之一直站在原地没动,这让武修对贺俊之更加疑惑了。不过既然贺俊之没动手,武修也不会主动招惹他。

毕竟人家有一个厉害的老爹,万一武修和他打起来,手轻怕自己吃亏,手重贺俊之先吃亏,而自己人生地不熟,很可能最后还要吃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