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402章 一切随缘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到底也没有什么奇迹发生。”武修无奈地想道。不过一想到自己的学习后,他也释然了。

而让武修意外的是,郑鹏离二本线居然只差八分。

不过郑鹏显然不满意,他很失落。

按照郑鹏的说法,他这一年特别努力,每天除了学习还是学习。只是现在已经这样了,他也只能接受现实。

三个人分别给家里人打了电话,汇报了自己的高考成绩。

刚开始武修一直很担心老头子会让他继续复读,他觉得自己初三复读,高三再复读年龄就有点大了。不过让他意外的是,老头子在电话里沉默了。

就在武修琢磨着自己应该如何拒绝再次复读的时候,老头子叹了口气,让武修自己选择学校和专业。

老头子告诉武修:“我也没上过大学,对这些没有把握。你自己问问同学,上网查查,自己考虑。你也老大不小了,有些选择要自己去做。但你要尽量做到,别让自己将来后悔。”

刚挂断老头子的电话,武修的手机便响了。他看了眼来电显示,是洪月的号码。

“哈喽,美女。”

“在干嘛呢?”洪月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刚才给你打电话一直占线,是不是又在和哪个美女煲电话粥呢?”

“我是那种人吗?”武修有些无语道。

“是啊!”

“——你就诋毁我吧!”武修没好气道:“我刚才在给老头子汇报成绩。”

“是吗?考得怎么样啊?”

“没有超常发挥,考了个大专。你呢?”

“就那样吧!”

听到洪月语气有些伤感,武修安慰道:“无论如何也是自己考的,而且已经出来了,就乐观点。”

“嗯!我也想对你这么说。”洪月笑了笑,说道:“哎,那你打算报考哪所大专?”

“不知道,再看吧!我都不知道有哪些大专院校。”

“不会吧,总该听说过一些啊!”

武修想了想,难道洪月是想让自己给她推荐一些学校?

“要么你等会,我去网吧帮你在网上查查?”

“不用了,大专我不需要,我要上三本。”

“——”

武修的嘴张了张,突然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

“那你问我大专?”

“我这不是关心你嘛!”

“——那你刚才那么伤感?”

“我是替你伤感啊!同样是混日子,你还没我考的好。”

“——”

“行了,不打击你了。其实说实话,我觉得我的成绩比评估低多了。”

“——”

“你怎么不说话了?其实我觉得大专也不错……”

洪月接下来说了什么,武修已经不知道了,因为他把电话挂了,他不想再和洪月说话了。

嗡——

这时手机又响了,武修发现是汶明的电话,他和汶明简单聊了聊。

汶明也没有考上大学,不过他又复读了一年。据说那年国家招飞行员,汶明还特意去参加了。不过尽管他通过了飞行员审核,可“上面”有人让他家里出几万块钱,才能送他去当飞行员。

汶明家里拿不出那么多钱,只能放弃了飞行员的梦想。不过他经过努力学习,考上了大学,最后去当兵了。

之后武修又接到了齐远他们的电话。

让武修诧异的是,齐远和晁仲居然都考上本科了,肖乐和葛晨都没考上。肖乐在家庭压力下,选择了复读,而且还是去外地复读。葛晨决定不上学了,他准备走上社会。

让武修郁闷的是任阳,据说这小子在高考放假前又跑去网吧了。不过他没有走学校大门,而是想回忆一下翻墙的感觉。

不知道任阳是心情太激动,还是太伤感。在翻墙的时候,直接从墙上掉下去了。结果脚崴了,由于崴的还很严重,直接拄拐了。

而这小子在住院的时候还不安分,借着上厕所的名义避开父母。自己拄着拐杖跑到医院门口,坐上出租车走了。

据说当时急得任阳的父母以为儿子失踪了,都报警了,后来任阳是被警察和他的父母一起在网吧找到的。之后,任阳被他的父母二十四小时守候监督,一直到考高那天,直接把他送进了考场。

任阳到底是学霸,他考上了国家重点大学——首都大学,为此学校还专门给他在校门口拉了条大横幅。

而由于夏彤考的是大专,她为了不影响任阳,主动和任阳分手。

尽管任阳不愿意,可夏彤主意已定,加上家里的阻挠,最终任阳只能乖乖去上学了。

据说二人分手那天,任阳嘶声力竭道:“以后,我不会再谈恋爱了。”

让武修压抑的是,瞿依依一直没有给他打电话。而武修打过去的电话,瞿依依也一直没接,他还是后来从洪月的那里得知瞿依依考上了本科。

武修突然觉得很伤感,那些人不知道还会不会再见,再见又将是哪年?就像自己在一中一样,从前的那些人,现在只剩下他和郑鹏了。

晚上的时候,郑鹏将他们三个人这些日子所有的收入支出算了算。

果然,现实比理想残酷多了。

包括要赔的三轮车钱和那张假一百在内,截止到现在,三个人只赚了八百多元,平均每人两百多。这瞬间打击了三个人,他们决定不会再摆摊了,而接下来的重任,便是填报志愿了。

不知道郑鹏从哪里整来一堆报纸,上面全是今年全国各地的大专院校。

三个人将报纸铺开在床上,看着上面的一大堆学校,都是一脸的迷茫。

这时武修泡了一壶茶,给他们都倒上,然后坐在凳子上,他边喝茶,边思索着自己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好一会儿,只见武修气定神闲地站起来,他从旁边拿起一支签字笔,走到房子正中间。

“你要干嘛?”郑鹏和刘氓异口同声问道。

“反正我们也不知道该去哪,上哪所学校,那就一切随缘吧!”

就在郑鹏和刘氓还一脸疑惑的时候,只见武修轻轻抬手一抛,手中的签字笔便以一个完美的抛物线轨迹飞到床上,落在了报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