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401章 高考成绩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桑塔纳的车窗被摇了下去,一个身穿城管制度的男子,正指着这边的摊子,大声喊着什么。

“快,速度!”

三个人急忙收好摊子,刘氓骑着车,武修和郑鹏从两边推着,三个人急忙跑了。

武修边跑边回头看了眼,只见三个城管正在跟几个没跑掉的商贩拉扯,旁边还有一个城管正在砸商贩的摊子。

“还好跑得快。”武修暗暗庆幸道。

三个人跑到一处偏僻的路边,终于停下来松了一口气。

“他妈的,卖个拖鞋真难。好不容易找了个能卖地方,结果城管又来凑热闹了。”

武修摇摇头,无奈道:“没办法,接下来你们有什么办法?”

“我还是看你们的意思。”

郑鹏想了想,说道:“我想不出能比十字路口更好的地方了。”

“我也是!”武修笑道:“看来我们只能跟城管打游击了”……

武修三人的拖鞋摊依旧摆在十字路口,只是他们现在每天在卖拖鞋的同时,还要随时防止城管的突袭。

好在每天的受益都不错,这也是对他们最大的鼓励。

时间一天天过去,终于到了高考出成绩的时候了。本来武修三人打算不出摊了,不过转眼又一想,自己的考试结果,自己心里清楚。

于是他们也无所谓了,照常出摊。

三个人刚卖了没一会儿,这时突然从不远处传了一声怒吼:“妈的,就是他们。果然在这里,给我上!”

武修抬头一看,只见陈大虎带着六七个男子,手里拿着钢管,正气势汹汹地朝他们冲来。

“不好,快跑。”

武修大喊一声,一拍刘氓和郑鹏肩膀,急忙朝另一边跑去。

三个人跑了没多远,突然前方又出现了五六个拎着钢管的男子。

本来武修想朝马路对面跑,可此刻往来车辆不断,根本就去不了对面。

眼看陈大虎他们的人越来越近,武修想了想,对刘氓和郑鹏小声说道:“别说话,跟紧我。”

接着武修冲前面的五六个男子笑着挥了挥手,一副很热情的样子喊道:“哥几个,快,快来。”

前面那群男子均愣了下,被武修搞得有些摸不着头脑。

“哎呀,怎么了?你们不认识我了?我是大虎哥堂哥家的小叔啊,咱们还一起喝过酒的。”

说话间,武修三人已经来到了对面的一群男子面前。

对面的一群男子很明显都懵了:不是说今天是帮陈大虎教训这三个小子吗?可现在是什么情况?堂哥家的小叔?

“大牛,你们他妈愣着干嘛呢?”

这时从武修身后传来了陈大虎的怒吼声,同时武修一把抓住这个叫大牛的男子胳膊,他使劲往后一拽,直接撞开大牛身后的人跑了,而郑鹏和刘氓也紧随其后。

对面的人终于反应过来了,可武修三人已经跑了,他们急忙叫骂着追了上去。

很快,武修三人跑到一个路口,这时正好行人红灯亮了,路口的车刚起步。武修回头看到越来越近的陈大虎等人,一咬牙,直接朝马路对面跑去。

马路上的车辆开始加速,武修他们正好跑到了马路对面,而在他们身后,陈大虎等人只过来了一部分。

武修三人一看,急忙朝另一边跑去。

三个人跑进一个街道,在里面又是一顿绕,终于甩掉了身后跟着的人。

最后三个人来到路边,叫了辆出租车,又绕回到他们之前卖拖鞋的地方。陈大虎他们早已经失去了踪影,而他们的三轮自行车和拖鞋也都没有了。

没办法,三个人只能先回郑鹏家了。

刘氓拿来三瓶酒打开,坐在沙发上,拿起一瓶酒直接喝了大半瓶。

“妈的,刚才太险了,没想到居然被陈大虎找到了。”

“是啊!还好跑得快,只是可惜咱们那些拖鞋和三轮自行车了,那车还是租的。” 郑鹏无奈道。

武修叹了口气,苦笑道:“没办法,看来以后不能再摆摊了。其实拖鞋倒没什么,三轮车的话,只能给人家赔钱了。”

“只好这样了,一会儿咱们算算账,看看咱们这些日子的战况。”说着郑鹏从包里掏出今天他们卖的拖鞋钱,放在了茶几上。

“我去,又忘买烟了。”刘氓摸了摸兜里,然后从茶几上拿了一百块说道:“我去买烟了,你们算吧,反正我对算账也没兴趣,你们要什么烟?”

“我芙蓉王,犒劳一下自己。”

“我跟修哥一样。” 说完郑鹏拿起啤酒,和武修一碰,两个人便喝了起来。

刘氓出去买烟,可很快他又回来了,而且他的脸色十分难看。

“妈的,气死我了。”刘氓拿起刚才自己喝剩下的那瓶酒,一口气喝完了。

“怎么了?不是去买烟吗?”

刘氓一听,将刚才拿走的一百元拍在了茶几上,气愤道:“你们好好看看,实在是太缺德了,也不知道是谁干的。”

武修拿起茶几上的钱看了看,诧异道:“我靠,这好像是假钱。”

郑鹏一听,将钱拿去看了看,嘀咕道:“嗯,真是假钱。”

三个人一阵郁闷,早知道他们今天就不出摊了。不仅遇到陈大虎,丢了自行车和剩下没卖完的拖鞋,还收到了假钱,他们觉得自己真是够倒霉的。

就在三个人闷闷不乐的时候,武修的手机来了条短信。他打开短信看了眼,瞬间更郁闷了,上面是他的高考成绩。

这时郑鹏和刘氓的手机也响了,两个人掏出来看了眼,脸色也不好看。

三个人互相看了看,脸上的表情都很压抑。

三个人中,郑鹏的成绩最高。而让武修郁闷的是,刘氓居然还比他高了十七分。不过用一个字来总结他们的成绩,那就是“低”。

“唉,今年的试卷这么简单才考了这么点。”郑鹏叹了口气,说道:“除非今年分数线特低,不然咱仨都没戏。”

显然,他们还是抱有一丝幻想。

三个人商量了下,去网吧查了查分数线。

武修和刘氓不用说,他们的成绩离本科还差一大截,只能勉强上个专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