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387章 可惜没如果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你弟?”汶勤看着冯飞想了想,笑问道:“这不是吊死鬼的男朋友吗?你是吊死鬼的哥哥?”

“吊死鬼?”武修疑惑道:“谁啊?”

“我们高一的张娇娇啊!”

“——”

“你没发现她披着头发摆着脸的时候,很像吊死鬼吗?”

武修有些郁闷,他暗暗想道:“现在的年轻人,起绰号都这么狠吗?”

“勤哥,你们认识?”这时黄发男子疑惑道。

“嗯!他可是二中的大旗。”

“——”

黄发男子等人显然难以置信,不仅是武修的身份,还有武修的行为:堂堂一个学校大旗,刚才怎么会逃跑呢?

不过此话出自汶勤之口,黄发男子自然不会怀疑,他说道:“既然你们和勤哥认识,那这件事就算了,我不计较了。”

汶勤点点头,看着武修问道:“修哥,你怎么说?”

看到武修犹豫的表情,汶勤笑道:“没事,咱们什么关系,你有什么说什么。”

“我倒无所谓。”武修指着黄发男子,对汶勤说道:“可他们必须向我弟道歉。”

“什么?”黄发男子有些生气,他已经打算让这件事翻篇了,没想到武修居然还抓着不放。

“这才是我认识的修哥。”汶勤笑了笑,对黄发男子说道:“道歉。”

黄发男子很不情愿地对武修说道:“对不起!”

武修摆摆手说道:“不是我,是他。”

黄发男子瞪了眼武修,又对冯飞说道:“对不起!”

“没事没事。”冯飞摇摇头,对武修说道:“修哥,算了,咱走吧!”

武修点点头,看着汶勤犹豫道:“那件事……”

“什么事?”汶勤笑问道:“我们之间还有事吗?”

武修笑着摇摇头,说道:“那我们先走了。”

在去往高一教学楼的路上,冯飞看到武修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笑问道:“是不是觉得我变了?”

武修想了想,说道:“我只是觉得很诧异,刚才被他们那么欺负,你都能忍?”

“你知道我现在的座右铭吗?”冯飞反问道。

“什么?”

“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冯飞感慨道:“其实自从小来那件事后,我常常在想,当初如果我们能理智一点,如果我们能看开一点,如果我们能忍耐一点……我们原本可以避免小来的悲剧,你们也不用被开除,哥几个还可以像以前一样上学……可惜没如果。”

看到武修的表情变得很难看,冯飞转移了话题:“对了,你跟汶勤怎么认识的?还成了二中大旗?”

“什么大旗,那是他调侃我呢!他是我大侄子同村的弟弟,以前经常去我们那里玩牌。估计他是看在我大侄子的份上,才帮我们的……”

当武修和冯飞来到高一教学楼下时,张娇娇已经在等着了。

武修对二人摆摆手,笑道:“那行,我就先走了。”

冯飞点点头,张娇娇这时问道:“对了修哥,你需要车送吗?要不然我让我爸开车送送你。”

“啊?不用这么麻烦。”

“不麻烦,反正他是跑黑车的。”张娇娇补充道:“而且假如你要是肯听他唱歌,他还会免费送你到目的地。”

“你说什么?”

武修愣了下,没想到送他来一中的黑车司机张宏,竟会是冯飞的女朋友张娇娇的父亲。

“这个世界真小啊!”武修暗暗想道。

“真的,不骗你。”张娇娇以为武修不相信,解释道:“我爸妈都是搞音乐的,以前十里八方的红白事从未缺席。只是后来二人对音乐产生分歧,所以我爸才跑了黑车。而他为了推广音乐特意定下规矩,凡是坐他车肯听他歌的人,一律免单。”

“你爸确实很厉害。”武修伸出大拇指赞叹道。

“那当然!他可是我的偶像。”张娇娇一脸认真地说道:“或许是家族遗传的基因,其实我从小的梦想就是学习音乐,只可惜我对乐器实在没天赋。我的唢呐练了十年,可却不及我爸妈的万分之一。”

“或许你可以试试别的乐器呢!”武修试探性建议道。

“不!”张娇娇摇摇头,一脸骄傲地说道:“万千乐器唢呐为王,不是升天,就是拜堂。试问:哪种乐器能比得上它?”

“——”

武修礼貌性点点头,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他想了想,掏出手机,假装接起了电话:“什么?你来接我?快到校门口了?那行吧,我马上来……”

武修对冯飞和张娇娇挥了挥手,赶紧朝校门口走去。他边走边开始想象:冯飞将来若是真和张娇娇结婚,到时候妻子和岳父、岳母各拿一个唢呐吹的场景……

据说张宏后来扩充了业务,如果乘客实在不想听歌,他还会问:听相声吗?

若乘客愿意,张宏便会开始讲相声。没错,他自己说单口相声。当然,里面还是掺杂了各种音乐内容,尽管不好笑,可他却乐在其中。有时候为了多抖个包袱,他还会劝乘客免费多溜达一会。

“哎呀,你瞎啊!”就在武修神游之际,突然一个熟悉的女声传来。

武修抬头一看,发现他不小心撞到的人居然是张兰。他愣了下,上前赔着笑脸说道:“兰姐,是你啊!刚才走路没注意,实在不好意思。好久不见,你真是越来越漂亮了啊!”

“哎呀!你……你怎么回来了?”张兰诧异道。

“那不是必须必的嘛,回来再看你们一眼啊!过几天就要高考了,到时候大家分道扬镳,以后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了。”武修感慨道。

“噢,那有心了。你好好看,我还要去拍照。”

看到张兰要走,武修赶紧问道:“对了,你看到她了吗?”

“她?谁啊?”

“诗雨!”

“哟?还记得呢?”张兰冷笑了两声,看着武修没好气道:“离开这么久,不仅人消失了,连一个电话和短信都没有,你还好意思问?”

“我不想找理由来掩饰自己的错误,这确实是我不对,可是——”

武修顿了顿,接着一脸伤感的表情说道:“生活就是这么残酷,曾经我想给她我的一切,可我却因为种种原因没有付诸行动。兰姐,真心的,我现在只希望能够见她一面,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