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395章 心在教室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武修来到楼下,看到外面的雨越来越大。他觉得有些累了,加上酒劲上头,又没有带伞,于是靠着旁边的墙顺势坐下了。

最是夜深人静时,思念总是变得如此放肆。

武修看着雨夜,脑海里情不自禁浮现出和赵茜以往的一幕幕。他从兜里掏出烟给自己点着,嘴里喃喃道:“你知道吗,其实从我第一次见到你,你就给我一种很特别的感觉,只是我一直不敢正视这种感觉。

我一直自认为我不会喜欢上你这种性格的女孩,可是每次看到你的一颦一笑,我都会不由自主的动心。

那时每次看到你跟天哥聊的很开心,我心里就很不舒服。

多希望那个人是我啊!可是我却一直不敢真正面对你。

我下了很久的决心,就在我终于决定向你表达我的情感时,天哥对我说他喜欢你。你知道我的性格,我自然是鼓励他去追你,同时我也很想知道你的想法。

后来当我知道你和天哥在一起的消息后,我非常难受,可我心里还是真心祝福你们,因为天哥是我兄弟,你是我最喜欢的人。而从那时起,我也知道,我们是绝对不可能了,因为从此以后,你就是我弟妹了。

后来你虽然跟天哥分手了,可你毕竟跟我兄弟好过,即使我对你有想法,我也绝不会对你有所行动,这也是为什么我总躲着你的主要原因,我怕我会越陷越深。

你说我从不主动联系你,但其实每次我想找你,想给你打电话,想给你发信息的时候,我都会想:我应该以什么样的身份去这么做。

真的很想联系你,只是一直缺少一个身份。

你曾说,不是每个女孩都是公主,更多的女孩只是灰姑娘,而不是所有的灰姑娘都会遇到王子。王子喜欢的到底是公主,喜欢灰姑娘的那个王子只是个例外,可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那个例外。

可我想告诉你的是,其实每个女孩都是公主,而之所以有人会觉得自己是灰姑娘,那只是她还没找到那个把她当公主对待的王子而已。

你说,我总是骗你,可是我从内心深处,从来没有骗过你,我对你所说的每一句话,我都记得。

我不是要骗你,我只是在逃避,因为我不敢面对……”

武修嘴里喃喃自语着,不知不觉睡着了……

“哎,小伙子,醒醒……”

听到耳旁传来的声音,武修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了看,此刻天刚蒙蒙亮,雨已经停了,而叫醒他的则是小区巡逻的保安。

“你是哪家的住户?怎么睡这里了?”

武修拍了拍脑袋,随手一指说道:“那边的!昨晚喝多了,不好意思啊!”

“年轻人要少喝酒,幸亏是在小区里,要是在外面出事怎么办?”

“是是是,多谢了。”说着武修便朝小区外面走去。

“哎,你不是住那里吗?”保安喊道。

“我出去买点东西。”

武修边走边给赵茜打了个电话,可赵茜的手机依旧关机。他无奈地摇摇头,回到租住的地方,汶明正在收拾行李。

“昨晚干嘛去了?”汶明关切道。

“去网吧上通宵了。”武修随口答道。

“优秀!”汶明也没追问,他笑道:“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回家!你呢?”

“我也是!”

汶明将行李整理好后,对武修挥挥手说道:“小叔,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武修点点头笑道。

目送汶明离开后,武修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叹了口气,给冯飞打了个电话。得知冯飞已经在回去的路上后,他也准备回家了。

这次回去,以后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来了。临走前,武修突然想再看一眼一中,于是又坐车来到了一中校门口。

今天是周一,学生们都还在上课。

看着这所充满回忆的学校,武修的不舍之情溢于言表。

突然一阵淡淡的清香由远及近,武修有些好奇,转头看过去时,一个熟悉的女孩身影出现了。他愣了下,偷偷转身准备离开。

武修刚走了没几步的时候,突然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劲。他琢磨了一下,这才明白刚才的那种清香好像回来了。他瞬间产生了一种不好的感觉,与此同时,他只觉得脚面一阵剧痛。

“啊——”武修的五官都扭曲到了一起,他低头看着踩在自己脚面上的鞋子,再看看眼前一脸笑意盯着自己的女孩,没好气道:“林梦,你干嘛?知不知道很痛的?你就不能淑女点吗?”

“淑女是装给外人看的,跟自己人还讲究那么多干嘛?”林梦一脸无所谓地说道:“再说了,我一个女孩子能有多大的力气,你至于表演的这么痛苦吗?你又不是演员。”

“——”

武修努力平息着自己的呼吸,他没好气道:“不疼是吧?那你试试用你的左脚踩右脚面。”

“呵呵!我又不傻。”

“你……”

看到武修生气了,林梦嘟嘟嘴,一脸委屈地说道:“你好意思怪我?谁让你看到我连招呼都不打就走,你别说没看到,我刚才都发现了。

以前没回来也就算了,现在回学校都不知道找我。亏我那次还花了几个月的零用钱帮你付医药费,你被开除不说一声也就算了,不给我打电话,电话号码换了也不告诉我。我对你这么好,你对得起我吗?你还有良心吗?”

“——”

武修一下就郁闷了,他可从不觉得林梦对他好过,不过这话他自然不敢说,只好转移了话题:“哎,今天周一,你怎么不在学校待着,没课吗?”

“嗯,在我的主观意识上,没课。”

“不是……你这么想是不对的,学生要以学习为天职,你怎么能做逃课这种事呢?”

“切!这话谁说我都能听,唯独你除外。”林梦瞥了眼武修,然后说道:“更何况我并没有逃课啊!虽然你看到我人在校外,可是我的心在教室啊!”

“——”

看着林梦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武修突然不想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