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383章 再见冯飞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武修本以为司机是要给他播放几首歌曲,然后还不用收车费。

尽管武修不相信世上会有这么好的事,可听到司机说的那么肯定,所以即使司机到地方想收费,武修也会拒绝。毕竟出门在外,大家要以诚信为本。

可万万没想到,司机所谓的听歌,是听他唱的歌。唱歌也就算了,关键是他那粗犷的声音唱这首歌不仅唱的难听,而且每一句还都不在音调上。

“能不能选择听原唱?”武修郁闷道。

“不能!”

“——不是,就你这样还搞音乐?”武修怀疑道:“那你说说自己出过什么歌,我上网查查。”

“上网就不必了。”司机解释道:“我不搞那种流行音乐,我搞的是乡村音乐。”

“乡村音乐?”

“怎么?不相信?你可以去十里八方打听一下,谁不知道我张宏。”张宏一脸傲娇地说道:“我吹了三十五年唢呐,十里八方哪家红白事我没去过?”

“等等!你所说的搞音乐就是吹唢呐?”

看到武修诧异的表情,张宏没好气道:“吹唢呐怎么了?万千乐器唢呐为王,不是升天,就是拜堂。只可惜我妻子和我的音乐理念不和,所以现在她还在跑红白事,我跑黑车了。”

“——”

“你就安安静静听我唱歌吧!试问整个黑车圈,哪辆车有这个福利?最主要我还是现场版演唱,不存在任何方式假唱,这在整个音乐圈也很少有人能做到吧?何况我不收你钱,还免费送你到想去的地方,你就知足吧!”

武修揉了揉太阳穴,无奈道:“算了,你唱吧!谁让我穷呢!”

“这就对了嘛!”张宏笑道:“哎,我刚才唱到哪了?唉,又得重新起头了……咳咳……一、二开始,清晨我站在……”

一路上,武修就这样煎熬地坐在车上。他已经下定决心,以后坐车再也不会让司机放歌了,这次的经历几乎生不如死。

张宏唱歌不仅每一句都不在调上,关键他还只喜欢唱些女歌星的歌,配上他那粗犷不着调的声音,而且每次唱到**处还会大声喊道:“我唱的好不好?好的话就让我听到你们的欢呼声”,然后自己给自己呐喊加油、按喇叭助威。

当车子行驶到一中附近的时候,武修赶紧让张宏停下了。

“还有一点路程呢!”张宏提醒道。

“可以了。”武修无奈地摇摇头,拿起行李准备下车。

“哎,小伙子,这是我的名片,以后有需要可以随时找我。”

看着张宏递过来的名片,武修礼貌性收下,只见上面写着:“民间司机及音乐推广爱好者:张宏。”

“看样子你对音乐的兴趣不高啊!我建议你应该多听听歌,当你能真正体会到那些歌曲的意境时,你会发现其实每首歌都是一个故事,都蕴含着一定的哲理……对了,你听过那首关于‘哲理’的歌吗?”

不等武修回答,张宏又情不自禁唱了起来:“咳咳……这里的山路十八弯,这里水路九连环,这里的山歌排对排,这里的山歌串对串……”

“——”

武修找了间宾馆,将行李放好,洗完澡,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然后才向一中走去。

凤城一中。

再次回到这所熟悉的学校,武修感慨万千,脑海里浮现的是满满的回忆。他抬头看着天空,阳光明媚,天朗气清,他那原本压抑的心情变的好多了。

此刻学校还在上课,武修走到门卫室,看到里面那个曾经和孙好学打架的门卫,一脸温和地笑道:“叔,我回来了。”

门卫眉头一皱,他看着武修想了好一会儿,然后诧异道:“我记得你,你不是被开除了吗?”

“——”

武修的嘴张了张,他原本想说自己是曾经的优秀毕业生,今天想回母校看望曾经的老师,没想到门卫对自己印象那么深刻。

准备好的借口用不上,武修只能很勉强地笑道:“是啊!我现在回来了。怎么样叔,开心吗?”

“神经!”门卫没好气道:“你已经不是一中学生了,还来干什么?”

“我听说学校要拍毕业照了,怎么说我也曾是一中的一份子,所以回来拍张‘全家福’。”

“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万一你来打架,那我放你进去岂不是连工作都没了?更何况毕业照明天才拍,你今天干嘛来了?”

“不是,我要真是来打架的话,肯定翻墙进去了,还会这么光明正大吗?”看到门卫依旧不肯放行,武修拿出钱包,掏出两百块一脸心疼地塞进门卫兜里说道:“要是您还不相信,我可以把身份证压给您。”

门卫的手揣进兜里摸了摸钱,摇摇头说道:“身份证就不用了,不过记住,别待太久啊!”

“谢谢叔!”

走进校园,武修看着周围熟悉的一切,内心感慨万千。

铃——

下课铃声响起,武修来到高三教学楼下开始找人打听冯飞所在班级。

得知冯飞在高三6班,还是重点班后,武修正准备上楼去找,碰巧冯飞下楼了。

“飞哥!”武修招呼道。

冯飞起初并没在意,他往前走了两步后,才觉察到不对劲。他先是揉了揉那双小眯眼,然后转头看着武修愣了好一会儿才开心道:“修哥?真的是你?”

武修笑了笑,看着冯飞的头发一半都立了起来,仿佛被大风从侧面刮过一样,他郁闷道:“我去,飞哥,你这发型——不用这么嚣张吧!”

“那必须必嚣张啊!”冯飞仰着脑袋傲娇道:“这可是我今天专门用吹风机造了十五分钟的型。”

“优秀!”武修冲冯飞伸出了大拇指。

冯飞笑道:“对了修哥,你怎么来了?还有,你这一年去哪了?一点消息都没有,还换了手机号……”

“停!”武修伸手制止道:“飞哥,咱先去抽根烟,然后慢慢聊。”

两个人去操场角落的双杠边抽了根烟,武修告诉冯飞:“我转到二中去了,在那里浑浑噩噩过了一年。

这不是快高考了,所以回来看看你。至于以前的手机号,被老头子扔了,我又没记住你号码,这才一直没有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