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382章 听歌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那自然记得!”武修笑道:“哥几个又是烟又是酒又是扑克牌的,我当时还有一瞬间错觉,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齐远笑了笑,从兜里取出一根烟给武修点着,接着给自己也点了一根。他抽了一大口,这才缓缓地说道:“其实我这个人虽然看起来遍地是朋友,可真正想让我交心的特别少,不过你肯定是一个,你知道为什么吗?”

看到武修没说话,齐远解释道:“其实从我们第一次见面,你接我的烟,我就感觉,我们能交到一起,因为我打心里就不乐意和那些不抽烟不喝酒的玩。我也不是歧视他们,只是心里不喜欢跟那类人待在一起,感觉他们太无聊了。

大老爷们,抽烟喝酒很正常,要活的自然,过的潇洒。果然,你没让我失望。”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呗。”武修笑道。

“我也这样觉得。”齐远笑了笑,举起酒瓶说道:“那行,就这样吧!来,咱们最后走一个,算是我为你的送行酒吧!”

二人举瓶一饮而尽,然后直接将空酒瓶摔碎了。

“走了,远哥。”武修在齐远的胸口打了一拳,笑着挥了挥手……

由于汶明和刘氓他们昨天晚上都喝多了,一直到武修走的时候他们还在睡觉。武修也没打扰他们,独自拉着行李走了。

回想自己在二中的这一年生活,武修有种做梦的感觉。他觉得脑子里很乱,不停地在胡思乱想。

“妈的,可算逮着你了。”

听到突然从身后传来的叫喊声,武修不自觉回头看了眼,只见付哲带着四五个男子出现了。付哲手里拎着一个棒球棍,一脸凶狠地朝武修走来。

“妈的,给我干!”付哲招呼一声,带头一棍子朝武修抡来。

武修急忙往边上一躲,侧面的男子又一棍子抡来。武修抬腿踹了男子一脚,同时付哲又一棍子抡来。武修来不及躲闪,下意识抬胳膊一挡,胳膊处瞬间传来一阵剧痛。

“去你妈的!”

付哲一脚踹到了武修的肚子上,武修瞬间有种岔气的感觉,同时旁边一个男子一棍子打到了武修的肩膀上,另一个男子朝武修的后背抡了一棍子,接着付哲一棍子直接将武修打倒了。

付哲等人显然并没有就此罢手的意思,他们围着武修开始棍打脚踢,而武修只能蜷缩着身体,双手紧紧抱住脑袋。

付哲他们连着打了好一会儿,直到武修已经不再反抗了,付哲从兜里掏出烟点着,他嘴角挂着得意的笑容,一脸嚣张地走到武修前面,俯视着武修嘲讽道:“妈的,你也不过如此嘛!来,继续打啊!靠,你小子害我峰哥丢了面子,还离开了二中,你以为那就完了?”

付哲用棒球棍指着武修,接着说道:“最近没找你只是没空,而不是怕你。听说你要走了,我特意给你送送行。这次算是给你点教训,以后老实点,不然可就不止今天这种结果了,懂?”

武修虽然很痛苦,不过依旧嘲讽道:“呵呵!你可别吓唬你爹了,你爹我是吓大的。”

付哲顿了下,没想到武修到现在居然还这么嚣张,他一脸凶狠地喝道:“妈的,给老子打!”

付哲带头又一棍子朝武修抡去,同时旁边的人也围殴了起来,武修只觉得浑身疼痛。

这边的打架早已经引起了路人的注意,不少人都开始驻足围观并对付哲等人指指点点。

“记住我说的话,下次别让我逮到你。”

看到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付哲觉得差不多了,对身边的人大手一挥,招呼道:“走!”

武修躺在地上缓了缓,感觉身上没有刚才那么痛了,才慢慢爬了起来。

看到周围依旧有不少人在对自己指点议论,武修无奈地笑了笑,伸手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准备离开。

嘎——

一道刹车声传来,一辆黑色桑塔纳停到了武修旁边。

副驾驶车窗被摇下来,司机是个中年男子。

看到武修浑身埋汰,司机关切道:“哎呀,怎么搞的?上车吗?送你去医院。”

“我不去医院。”武修摇摇头拒绝道。

“别的地方也行,我是专门跑车的。”

武修原本不想搭“黑车”,可看看自己的狼狈模样,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拉开车门上车了。

“凤城一中。”说完武修便靠着车窗准备睡觉。

“好嘞!”司机发动了车子,好奇道:“怎么受伤还不去医院?这样去学校不怕吓到你的老师和同学?”

看到武修没有说话的意思,司机感慨道:“唉!现在的学生,年龄不大,可性子却很倔,就像我女儿……对了,她也在一中上学……”

“师傅,你能不说话吗?”武修不耐烦道:“我想睡会觉。”

“好好好,我不说话了。”司机笑了笑,他开了没几分钟,又忍不住问道:“对了小伙子,你听歌吗?”

“不听!”武修有些生气了,本来他都快睡着了,又被司机给吵醒了。他突然觉得这个司机特别烦,要不是时间地点不对,他真想跟这个司机好好进行一番肢体交流。

“我建议你听,为什么呢?”司机似乎并不在意武修的想法,他自问自答道:“其实我跟别的黑车司机不一样,他们跑黑车是为了赚钱,我却是为了梦想。

因为我从小就开始搞音乐,所以我的梦想是推广歌曲。因此只要你肯听我的歌,那你就可以享受免费坐车的待遇。”

本来武修的愤怒值正在高涨,可当他听到司机说到“免费”这两个字的时候,他一下又来了兴趣。

“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

“好吧师傅,我听歌。”

“好嘞!”司机笑着应道,他酝酿了一下情绪:“咳咳……一、二开始,清晨我站在青青的牧场,看到神鹰披着那霞光,象一片祥云飞过蓝天……”

“师傅,停!”武修郁闷道:“听歌,是听你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