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380章 不生气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汶勤摇摇头,无奈道:“还没追到,估计没戏了。”

“噢?”汶明笑侃道:“还有我们勤哥搞不定的姑娘,那她肯定很优秀了。”

“那不能说是很优秀,而是特别优秀。”汶勤情不自禁赞叹道:“她不仅漂亮、学习好,家境也不错,听说父亲还是个教授呢!只可惜她是今年一中的保送生,不用参加高考,所以现在随时可以离校。”

武修越听越觉得不对劲,于是问道:“她叫什么名字?”

“洛诗雨!怎么样,名字也很好听吧?”汶勤叹息道:“可惜的是,我和她之间最近的距离,也只到间接性接吻。”

“什么?”武修一听瞬间扑向汶奇,他一把抓住汶勤的脖领,咬牙切齿道:“你们接吻了?”

看到武修表情变了,周围的人连忙要去劝解。

“滚开!”武修瞪了眼众人,然后死死地盯着汶勤,一字一句道:“我问你答,别废话。你们接吻了?”

汶勤显然被武修的样子吓到了,他解释道:“是间接性接吻!我只是拿她杯子喝了一次水。”

“什么时候?”

“前两天晚自习课间。”

“她同意了?”

“没有,我故意当着她的面拿的,本想引起她的注意,谁知道她却把那杯子扔了。”

武修点点头,突然脸色一变,一拳打在了汶勤的脸上。

“记住,明天去找她道歉,然后离她远点,听到没?”

看到汶勤没说话,只是看着自己,武修顺手将一个玻璃杯在饭桌上磕碎,然后抵在汶勤的脖子上,威胁道:“问你话,听到没?别逼我。”

“听到了。”汶勤满脸不情愿地回答道。

武修这才松开汶勤,他看了眼周围的人,尤其是瞿依依复杂的表情,他知道自己冲动了,也知道此地已经不宜久留。

“抱歉各位,我心情不好,打扰大家雅兴了,告辞!”

武修转身直接离开了酒店,而瞿依依则一直不远不近地跟着。

两个人走了一段距离后,武修有些累了,便席地而坐,然后取出一根烟点着抽了起来。

刚抽了两口,武修感觉到一只手伸进了他兜里。

武修愣了下,转头看到瞿依依从他的烟盒里取出一根烟叼在嘴里。

瞿依依淡淡地说道:“我一直搞不懂你们男生为什么总喜欢抽烟,它到底有什么好抽的?”

眼看瞿依依将打火机打着准备点烟,武修一把将瞿依依嘴里的烟抢过来,握在手心抓烂扔了。

“你干嘛?怎么什么都要试?要是再碰烟,以后别说认识我。”

看到武修真生气了,瞿依依笑了笑,不以为意道:“第一次见你发火啊!是因为我抽烟呢,还是因为那个什么洛诗雨?”

“你到底想问什么?”

瞿依依想了想,问道:“那个洛诗雨跟你是什么关系?”

“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当然是真话。”看到武修犹豫的表情,瞿依依建议道:“既然咱俩在一起了,就应该坦诚相待。想想看,虽然咱们认识这么久了,可却很少提及彼此的感情史。今天正好是个机会,我先来吧!”

顿了顿,瞿依依接着说道:“或许是性格使然,我很少交朋友。一直到上了二中,那年我高一。

记得刚开学那会,除了高二、高三的学长们经常来我们高一楼溜达,高一男生也常常看每个班的女生,然后对她们评头论足。

那时经常有人来我们班给我送情书,杜峰就是那个时候知道了我,然后开始追求我,不让其他男生骚扰我。

可是我一直对他没有感觉,所以我每次都拒绝了他。不过他也很有毅力,一直像个哥哥一样照顾着我。

于是我告诉他,我答应过家里人,高中期间不谈恋爱。他说他愿意等我,当然我也知道他在那期间交过女朋友,但那时我们毕竟没在一起,我也无权干涉他。

直到去年高二假期,他请我吃饭,然后又对我表白。我就半开玩笑说,如果你能考上大学,我就跟你好。

他说,以他现在的学习情况根本就不可能,他甚至都想辍学了。不过如果他愿意为我上学,而且保证以后不再打架,努力去做个好学生,我会不会跟他在一起?

像他那种校园风云人物,我觉得肯定做不到那些,于是随口答应了。包括在高三第一学期没见到他之前,我都以为他是在跟我开玩笑。

直到那天遇到他,你也在场。当时我真的很意外,没想到他没骗我,所以我就答应做他准女友。等高考完,如果他还愿意跟我在一起,我们就真的在一起。可是……

第一次我们吵架,是因为他一个叫炎彬的兄弟媳妇被打了,他要出面,我不让他去。他以为我是因为你,所以我们吵了起来。之后有好几次他想去帮他兄弟出头,可我不希望他去,我们又吵了起来。

他每次都以为我是因为你,可当时我确实不希望他打架。我们便那样一直将就过着,直到……那天我发现他跟别的女人在一起……

我知道,我们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所以后来分开了。接下来的事你都知道了,我与他再无联系。我说完了,到你了。”

武修犹豫道:“我说了,你不能生气。”

“嗯!我不生气。”

武修想了想,无奈地摇摇头,将他和洛诗雨之间的事情全部对瞿依依说了。

“呵呵,难怪!”瞿依依一脸苦涩地笑道:“其实你从没忘记过洛诗雨吧!而你之所以会追求我,是不是从我身上看到了她的影子?”

看到武修沉默不语,瞿依依的眼眶瞬间红了,她点点头说道:“所以你刚才会那么激动,而至于我,其实只是被你当成她的替代品吧!”

“不是,我没有那个意思……”

“武修,是我瞎了眼,看错了你。”瞿依依打断了武修的解释,她站起来边走边说道:“我们结束了。”

“不是,你说过不生气的。”

瞿依依的脚步停了下,回头对武修说道:“我恨你!”

看到瞿依依逐渐远去的背影,武修喃喃道:“你说过,不生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