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359章 批假条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很好!接下来是第二件事,关于请假。”

周连海顿了下,瞥了眼刘氓,接着说道:“听好了,还是学校要求,从现在起,每个班级严格控制请假,原则上不准随便请假。

若真有事,需要让父母亲自来请。若真有病,则需要医院开具证明,否则请假一律不批。都听清楚了吗?”

“清楚了。”

“刘氓,你怎么不说话?”

刘氓一脸郁闷地看了眼周连海,无奈道:“清楚了。”

铃——

这时下课铃声响了起来,周连海微微一笑道:“好了,下课!”

周连海刚离开教室,刘氓便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气势汹汹地朝武修走来。洪月一看这架势,不怀好意地冲武修笑了笑,赶紧给刘氓让出了位置。

武修瞪了眼洪月,不过洪月显然无所谓,她直接无视武修,朝教室外面走了。

看着刘氓坐在自己身边,武修知道跑不了了,他一脸关切的神情,问道:“怎么样氓哥,没事吧?”

“你说呢?”刘氓揉了揉脑袋,瞪着武修说道:“你还是人吗?我问你扁桃体,你给我指脑袋?”

“不是,我什么时候给你指脑袋了?”武修一脸郁闷的表情,他伸手又指了指自己的喉咙,没好气道:“这是脑袋吗?这是喉咙好不?要是实在不懂,自己去网上查。”

“额!看来是我会错意了。”刘氓拍了下自己的脑袋,若有所思道:“好,那不说扁桃体了,说正事。

你要我跟你一起去请假,结果到那后你居然来了一句,你是路过的,害得虎子又对我的身体造成了伤害,这你怎么说?”

“不是,虎子跟你纯属私人恩怨,我当时若是再说我也请假,那虎子估计更愤怒了,我不也是为你好?

再说了,我手机被虎子收走,你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可自始至终我说过怪你的话吗?你还好意思找我兴师问罪?”

刘氓愣了下,之前对武修的满腔怒火突然消失殆尽。尽管他依旧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可到底哪不对劲,他一时又想不出来。

趁刘氓还没反应过来,武修故意转移话题道:“唉!这虎子也是,为人师表,动不动却对学生实行体罚,太不人道了。”

果然,刘氓不自觉地想到了周连海,于是他又将所有的不满转移到了周连海身上。

“修哥,帮我想想办法。我要斗争,我要反抗。”刘氓咬牙切齿道:“周连海不是很嚣张吗?我就偏不鸟他。”

武修担忧道:“要不算了?毕竟他是老师,还是咱们班主任。”

“我呸!就他?配吗?快点,帮我想办法,我要跟他斗争到底。”

看到刘氓一脸坚定的表情,武修想了想,说道:“那好吧!周连海不是刚说请假的事嘛,咱们就拿‘请假’ 开刀。”

刘氓一听,瞬间来了兴趣,急忙问道:“那我要怎么做?”

武修四处看了看,小声嘀咕道:“你敢不敢批假条?”

“那有什么不敢?只是我的签名也没人认可啊!”

“要你的签名干什么?你签虎子大名。”

“虎子?”刘氓担忧道:“万一被人认出来呢?”

“所以这就看你的胆量了?”武修提醒道:“至于虎子的签名,考勤表上有,你可以慢慢练习模仿。好了,我只能帮你到这一步。”

刘氓想了想,咬牙说道:“我知道了。”

刘氓走到讲台上,看着讲桌上的考勤表犹豫了下,然后拿着考勤表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这时洪月回到座位上,她看了眼刘氓,对武修笑道:“这就摆平了?”

“你以为?”

洪月摇摇头,说道:“刚看他那怒气冲冲的样子,我还以为他要跟你大干一场。我腾开地方让他唱戏,戏却结束了,真扫兴。”

“切!岂能尽如你意?”

洪月笑了笑,好奇道:“你又给他出什么馊主意了?”

“不是,你这样毁我的名声,真的好吗?”

“我也好奇!这刘氓也是,被你一次次坑,却还一次次那么信你,他到底是怎么想的?”瞿依依突然看着武修问道。

不等武修说话,洪月说道:“谁知道呢!亏他还是情场小王子啊!”

“这可能就是周瑜打黄盖吧!”

“咱还是别诋毁古人了”……

看到洪月和瞿依依把自己晾到一边,开始你一言我一语的聊了起来,武修觉得很郁闷,他直接趴在课桌上睡了起来。

没多久,武修便睡着了。当他再次醒来时,已经放学了。

晚上刘氓没有回宿舍,而是和武修、汶明、葛晨一起去了出租屋。四个人买了些吃的喝的,这一顿相当惬意。

第二天清晨,在一波波闹铃的催促下,一直拖到最后一刻,四个人才极不情愿地起床洗漱,接着急忙朝学校跑去。

和往常一样,武修踩着上课铃声走进教室。坐在座位上没多久,他就开始犯困。他刚准备睡会,突然看到一个政教处老师从教室门口走过。

“靠,想不到还真开始巡查了。”武修嘴里嘀咕着,急忙打起了精神。

不一会儿,武修又觉得上下眼皮在打架了。他回头看看刘氓,也在不停地打盹。

所幸二中的晨读课比较自由,学生不一定非待在教室。只要等班主任查完人数,他们就能自己选择晨读地点。

武修想了想,随手拿起一本书,然后对刘氓招了招手。两个人一路又将汶明、齐远他们叫了出来。

一行人来到教学楼后面的自行车车棚里商量了下,他们知道自己一旦在教室,会很难睡不着,尤其是早上,于是他们决定以后在教室外面上晨读课。

可当第二天一行人拿着书到室外读时,他们才发现,让自己犯困的不止是教室,还有早上。

一行人围坐在教学楼下的自行车车棚旁边,商量着办法。

突然武修看到一个老师拿着碗筷朝教师食堂走去,他想了想,看着齐远问道:“远哥,你在食堂里有没有熟人?最好是打饭的阿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