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356章 没以前瘦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来到熟悉的教室,里面挺热闹的,武修和关系较好的同学都打了个招呼。刘氓和洪月还没来教室,瞿依依已经在学习了。

“你来教室也不跟同学们联络感情,这么刻苦,不怕学傻啦!”武修看着瞿依依打趣道。

瞿依依瞥了武修一眼,佯装不悦道:“你才会学傻了,连句像样的话都不会说。”

“这话说的——要不是我性格内向,我一定告诉你,此时我内心深处反复回响的声音:好久没见,你真是越来越漂亮了。”

“切!油嘴滑舌。”

瞿依依冲武修翻了一个白眼,又继续学习了。

武修看着瞿依依那张精致的脸庞,想了想他给自己今年定的目标,一脸认真地嘀咕道:“坚持!努力!我可以!学习其实很简单。”

“呦,没看出来修哥还转性了,居然想学习了,这是受了什么刺激吗?”旁边突然传来了洪月那熟悉的声音。

武修转头看了眼洪月,没好气道:“我去,你就不能盼我好点吗?”

“可关键是你不好啊!”洪月笑道:“对了,听说你这学期住到校外了?”

武修点点头,一脸认真地说道:“眼看距离高考越来越近,我必须静下心好好学习。”

噗嗤——

洪月瞬间笑道:“你能别刚来学校就逗我吗?”

“你不信?”

“不信。”

“不信算了,我又不是证明给你看的。”

“可人家瞿依依也没有看你啊!”

“——”

武修一脸郁闷的表情,他想了想,决定换个话题:“同桌啊,你这次回家,年过的肯定特别好吧!”

“你看出来了?”洪月怀念道:“都知道高三党苦逼,家人也特别理解。这个假期在家,那可算享受了很多从没有过的待遇。

怎么形容呢?可谓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全家人是全方位无死角的关心。唯一让我压抑的是,体重又增加了。”

“哎,你也别多想,冬天穿的多,衣服也会增加体重啊!”武修随口说道。

洪月诧异道:“你的意思是我没胖?”

武修很认真地上下打量了番洪月,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说道:“我觉得一个假期没见,你瘦了。”

“真的?”

“嗯!”武修很肯定地点点头,补充道:“没以前瘦了。”

“——”

洪月的嘴巴张了张,接着表情一变,拳头直接握了起来。

武修一看这架势,急忙解释道:“不是,我的意思是你以前太瘦了,现在的身材刚刚好。你看你走路都轻飘飘的,明显就不胖。”

洪月举在半空的拳头这才放下,她说道:“这还像句人话……等等!轻飘飘的?你想说我是鬼吗?”

“——你就不能把我往好点想吗?”武修辩解道:“我是在夸你呢!你想想,仙女也是飘的啊!”

看到洪月满意地点点头,武修趁其不注意,偷偷将手放在心口处,暗暗想道:“她太虎了,为了身体不受伤害,只能让你委屈点了。”

很快,上课铃声响了,周连海走进教室说道:“班长,收一下补课费。”

看到周连海开始查人数,武修随手拿出一本书,开始装作认真学习的样子。

“咦?刘氓怎么不在?他去哪了?”

听到周连海的话,武修转头看了眼,这才发现刘氓居然还没来学校。他偷偷给刘氓打了个电话,可却没人接。

“武修!”周连海问道:“刘氓呢?”

“啊?”武修顿了下,说道:“我不知道。”

“你整天跟他在一起,会不知道他在哪?”

看到周连海不相信自己,武修摇摇头,一脸无辜地回答道:“老师,我真不知道。”

周连海想了想,掏出手机边按边朝教室外面走去。刚到教室门口,只听他拿着手机说道:“喂,是刘氓吗?我是你班主任……什么?我不是骗子……”

周连海一脸气愤地放下手机,他使劲平复了下自己的情绪,冲教室里喊道:“武修!出来一下。”

“我?”武修指着自己不确定道。

“对!”

“噢!”

武修来到教室外面,看着周连海,疑惑道:“怎么了老师?”

“你给刘氓打个电话。”

“什么?”

看到武修疑惑的表情,周连海解释道:“刘氓到现在还没来学校,我就给他打了个电话。听他的语气很虚弱,还说我是骗子,我怀疑他是说话不方便。

我知道你们关系好,你比我更了解他,所以你来打这个电话,或许能听懂他的意思……快打啊,还愣着干什么?别让他出事了。”

“噢,我这就打。”

武修赶紧掏出手机给刘氓打电话,很快电话通了,刘氓的声音传了过来:“怎么了修哥?”

“你在哪呢?”武修关切道。

“在家睡觉啊!”说着刘氓打了个哈欠。

“啊?”

武修愣了下,他正要说话,却被周连海拍了拍肩膀。

“开免提。”周连海小声说道。

被周连海盯着,武修无奈地打开免提,只听刘氓滔滔不绝道:“妈的,昨晚打了一晚麻将,好不容易睡着,却被一个骗子打电话吵醒了。说到这个骗子我就想笑,你知道他说自己是谁吗?”

“班主任。”武修脱口而出道,说完还不忘看眼面前的周连海。

“这都能猜到?厉害啊!”刘氓笑道:“你说现在的骗子是不是缺心眼,冒充谁不好……”

“那你就没存你班主任的号码?”周连海强忍着不悦问道。

“存他号码干嘛?我恨不得……等等,你是谁?”刘氓终于觉察到了不对劲,他警惕道:我修哥呢?”

周连海将武修的手机夺过去,说道:“他在我边上站着,我就是那个缺心眼,你的班主任。”

“啊?怎么是您?”刘氓诧异道,他似乎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

“你说呢?”周连海不悦道:“不存我号码,我没意见。可随便挂我电话,还说我是骗子、缺心眼——你是不是过分了?”

刘氓一听急忙解释道:“不是,我没想到老师您会大过年亲自给我打电话拜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