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355章 名副其实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武修本来想对瞿依依说:那你看咱们的婚事能不能提前考虑一下?不过他又觉得现在提这个太仓促了。

他想了想,不服气道:“主要是我心里不平衡啊!你想想,我小学同学都结婚了,可我却还是单身,这让我这个全村第一美男子情何以堪?”

噗嗤——

瞿依依笑道:“又是全村第一美男子。上次你跟冯智这么说的时候,我就想问你了:你们那个村都是些什么人啊?你这全村第一美男子是怎么选出来的?不会是你组织的吧?”

“你知道啦?”武修诧异道:“不过你也别不服气,我告诉你,我这全村第一美男子的称号不仅是经过选举,而且还是全票通过。”

“切,你们村是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参加竞选了?”

“你又知道啦?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名副其实啊!”

“——”

武修现在每天只要一闲下来,不是给瞿依依打电话,就是给她发短信,二人的关系慢慢越来越好。

“看来这煲电话粥还是很有效果啊!”武修对自己一番肯定后,突然觉得生活的目标明确了,随之心情也愉快了。

随着春节的到来,家家户户张灯结彩,节日气氛十分浓烈。

和往年一样,大年三十晚上在奶奶家聚集。

吃完饭,敬过长辈酒后,晚辈们一副表面很为难实际心情愉悦地接过他们的红包,然后立刻找个没人的房间玩开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武修今年并没心思玩。不过为了避免长辈跟他探讨学习方面的问题,他还是很早就回家了。

尽管今年的考试在瞿依依的帮助下,武修的成绩还算可以,可自己始终没学到东西,他并没有底气跟长辈聊太久。

假如老头子遇到这种问题,肯定会脸不红心不跳,认为那就是自己的实力吧!

这样想着,武修突然觉得自己还是很内向。他转头看了眼在人群中侃侃而谈的老头子,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唉,还是走吧!”

武修跟长辈打了个招呼回家了。

除了收红包,现在过年还有一件必做的事,那就是发祝福短信。看着朋友们发给自己的祝福短信,武修一一进行了回复。

武修回复短信有个原则,那种让人一看就是从网上复制粘贴群发的,他会随便复制一条给对方回过去。

如果对方是自己写的,即使只有短短的“新年快乐”四个字,武修也会专门写一条短信回过去,比如:“同乐”。

和刘氓他们打电话瞎侃了会,武修看起了春晚。不得不说,现在的春晚已经开始变味了,越来越没有前几年的有意思了。

伴随着春晚主持人的倒计时,凌晨十二点的钟声响起了。同时村子里响起的庆祝新年的鞭炮声也仿佛告诉人们,这是一个不眠之夜。

武修伸了个懒腰,看着电视上预告的接下来的节目名单,实在没有他期待的节目了。正好有些困了,他便打算去睡觉。

刚躺在床上,武修的手机震动了下,提示有一条新消息。他打开看了眼,上面只有四个字:“新年快乐”。

武修本来要按流程回复“同乐”,不过看到发信人,他瞬间有些不满意,于是回复道:“瞿依依同学,下次如果再用这么简单的新年祝福语,记得加上对我的备注或者称呼,不然我很容易误会成:你这是复制粘贴群发的。”

武修等了两三分钟,瞿依依的短信才回了过来:“都这个点了,还没睡啊?”

“你不是也没睡吗?”武修反问道。

“我睡不着,你呢?在干嘛?”

“我在想你啊!大过年的,你都不给我打电话。”

“得了吧!你不是也没给我打吗?还是我先给你拜年的。”

“不是,我正准备给你打电话,正好你的短信发来了。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吧!”

“油嘴滑舌!那我要是心情不好,你也心情不好啊!”

“当然啦!让美女开心快乐,是我们每一位新世纪男公民的责任和义务。如果我没能让你开心快乐,那就是我的失职”……

两个人就这么聊了起来,不过都是有的没的瞎聊。

从瞿依依的话语之间,武修感觉到瞿依依似乎心情不太好,不过她没说,武修也不知道该怎么问,只能尽力转移她的注意力,希望她能开心点。

直到凌晨三点半,二人才互道晚安。索性明天是大年初一,武修今年也没什么活动,因此可以安心睡个懒觉……

这个“年”过的很快,武修没有像以往一样走亲戚。

由于正月初六武修就要去学校补课了,而他家又离学校远,所以在家收拾的差不多后,他便带着家人的期望,又一次踏上了回校的旅程。

凤城火车站。

当武修再一次出现在这里的时候,他特意看了看火车站周围。他想找到那个已经连续骗他两次的秋心果,以兑现自己不会再被秋心果骗的诺言。

正好今天汶明和葛晨来火车站接他了,他也想趁人多的时候教育一下秋心果。比如把她送进派出所,或者让她以身相许——她应该会选后者。

在火车站看了一圈,武修并没找到秋心果的身影。他也不好意思对汶明和葛晨讲述自己这尴尬的遭遇,于是跟着二人直接去吃饭了。

一天没怎么吃东西,武修这一顿饭吃的还是很舒适。

武修之前来过葛晨租住的房间,是间三室一厅。除了葛晨和汶明的房间,还有一间杂物室。上次武修来的时候杂物室还上着锁,这次来这里已经是他的房间了。

这就是葛晨给武修找的房间,按照他的说法,本来房东并不打算外租,这是他和房东谈了三个小时的成果。

武修看了看,总体还算可以。房间不宽敞,里面的东西已经被房东收拾完了,只留下一张木板床和一张桌子,挺适合学习。

武修将宿舍的东西搬过来后,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三个人简单收拾了下,便赶紧去学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