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373章 桑葚过敏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嘟——

嘟——

电话接通响了两声后,武修赶紧挂了。

“你干嘛?”汶明疑惑道。

“难道你不知道接电话免费,打电话要话费吗?”武修没好气道。

“——你够了。”汶明有些无语道:“那她要是不回呢?”

“我就再打啊!”武修话音刚落,手机震动了下,王佳敏的短信回了过来:“你是?”

武修想了想,回复道:“好伤心,你居然没存我的号码。”

过了一会儿,王佳敏回复道:“我没见过你这个号码,你到底是谁?”

“唉!一两句话说不清楚,打电话聊吧!”

武修的短信发出去没多久,王佳敏的电话打来了。

“在干嘛呢美女?”武修率先说道。

“你是哪位?”王佳敏问道,她的声音很柔和。

“你的学长!咱们以前在同一所学校上学的。”

“有什么证据?”

“你叫王佳敏……”

武修将汶明知道的有关王佳敏的事情大概说了下,王佳敏虽然对武修的身份半信半疑,不过两个人就这么聊了起来。

他们聊了一个多小时,都是有的没的瞎侃,武修还随口半开玩笑说要追求王佳敏。

直到晚上快十二点,他们才挂断电话,同时约好明天中午见面。

“不愧是我小叔,厉害啊!”汶明冲武修伸出了大拇指。

武修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他正准备吃个桑葚,却发现已经被汶明吃完了。

汶明见状不妙,急忙伸了个懒腰说道:“困了,睡了,别打扰我,晚安!”

“我靠!你还是人吗?一个都不给我留”……

午后的操场一直很热闹,玩篮球、乒乓球、羽毛球等运动的人不计其数。

靠在操场角落的双杠边上,武修低头看了看时间。他一脸焦急的表情,等了一会儿,他又掏出手机。想了想,他拨通了一个号码,而同时在他不远处,响起了一阵手机铃声。

武修顺着声音看去,一个女子正笑吟吟地看着他。

女子留着干净利落的黑色短发,戴着大黑框眼镜,给人一种活泼清爽的感觉。

“你就是王佳敏?”武修看着女子试探性问道。

“你好,大名鼎鼎的武修学长。”王佳敏点点头,笑道:“我打听过了,他们都说你跑的很快。”

噗——

武修瞬间有一种想吐血的冲动,他一脸郁闷地问道:“你能告诉我,是谁这么诋毁我吗?”

“高一和高二很多人都这么说啊!”王佳敏理所应当道。

武修想了想,很快明白了。在高一和高二学生中,亲眼见过他跑的只有雷政港及其手下,所以肯定是雷政港那小子传的“谣言”。

“想不到那小子表面一副人模人样,背地里却是如此下作。”武修恨恨地想道,他已经决定了,找机会一定要把雷政港打一顿,以泄心头之恨。

武修正准备给王佳敏解释一下,却见王佳敏盯着自己若有所思道:“嗯,总体感觉还不错,人也挺帅的。不过我有一种预感,咱俩不会在一起。”

“——”

“当然你也别太在意,咱们可以试着先互相了解一下,实在不行还可以做朋友啊!”

“——”

武修突然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只能礼貌性笑笑。

其实武修本以为经过昨天晚上的电话聊天,他们见面应该会聊的很开心,他甚至特意想了好几种打招呼的方式和很多聊天话题。

武修本以为自己已经准备的很充分了,可没想到二人见面还没聊几句,他便发现那些准备好像一点用处都没有。

武修可以很负责任地说,要不是觉得王佳敏长相还可以,他肯定早就回教室睡觉了。

两个人在操场上很随意地走了一阵子,也互相了解了下。王佳敏性格开朗,似乎有说不完的话。所以尽管武修时常被她说的无言以对,二人在一起时的气氛却一点也不尴尬。

“快上课了,咱们就先聊到这吧!”王佳敏冲武修挥挥手,笑道:“武修学长,很高兴认识你,咱们有空再约。”

看着王佳敏一蹦一跳离开了,武修无奈地笑了笑,不知道为什么,压抑了很多天的心情突然舒畅了一些。他摇了摇头,转身朝教室走去……

又一天的课程结束了,晚上回到租住的地方,武修和汶明正在吃晚饭,突然听到有人敲门。

“汶勤不是说这几天不玩了吗?”武修疑惑道。

“可能他们又闲了吧!”汶明笑了笑,便去开门了。

武修将桌子大概收拾了下,正在为炸金花做准备,却听汶明警惕道:“你找谁?哎,你想干嘛……”

武修一听情况不妙,赶紧跑出房间,只见一个老人径直朝他们院子角落走去。他看了眼汶明,汶明两手一摊,显然也不认识老人。

“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啊!”老人摇摇头叹息道。

“您好!”武修很有礼貌地问道:“请问您是?”

“我是你们的邻居。”老人回头看着武修和汶明问道:“昨天晚上你们是不是摘我的桑葚了?”

看到武修和汶明没说话,老人没好气道:“你们想吃可以跟我讲啊!就算摘几个吃,没关系,都是邻居,我也不会那么吝啬。可你们不能把我半个树的桑葚都摘了,还扯断我的树枝吧?是不是太坏了?”

“对!大爷您说的对!这种人实在是太过分了。”武修点点头,一脸气愤地说道:“要是让我知道是谁干的,我一定亲自押送到您面前。”

“哼!装什么?难道不是你们做的?”

“当然不是!昨天晚上我很早就休息了。”武修很认真地说道。

“不是?那是什么?”

顺着老人手指的方向,武修看到一些散落在墙角的树枝和树叶,那是他和汶明昨晚没打扫干净留下来的。

“噢,那是枝叶脱落,属于自然现象,我们前几天生物课上刚学过。唉!怪我们上学功课太多,没来得及打扫卫生,让您误会了。”

看到武修一脸真诚又坦然的样子,老人半信半疑道:“真不是你们干的?”

“不是!”武修很肯定地摇摇头,说道:“大爷,不怕您笑话,其实我从小就对桑葚过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