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354章 一家之主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武修已经决定了,若是再让他去参加这种婚礼,他就要好好跟老头子和母亲谈谈,能不能让他吃顿素的?

这天清晨,武修正在睡觉,突然感觉一阵冷风袭来。他下意识蜷缩着身子,可还是很冷。于是他反应过来了,自己身上盖的被子不见了。

武修眯着眼伸手在周围摸了摸,并没有被子的影子。于是他缓缓地睁开眼睛,只见武贤拿着他的被子,正一脸笑意盯着他。

“这么冷的天,你是想冻死我吗?”武修没好气道。

“都几点了,你还在睡觉?”

武修看了眼墙上挂的表,一脸郁闷地说道:“才七点半好不?我好不容易放个假,你就不能让我睡个懒觉吗?”

“常言道:一日之计在于晨,要养成早起的好习惯。”武贤一本正经地说道:“再说了,你等会还要去随份子,赶紧起床!”

“不是吧?能不能不去?”武修边穿衣服边说道:“我跟那些结婚的人又不熟,每次去就为了一顿饭,至于吗?”

“你懂什么?今天你去参加了别人的婚礼,将来你结婚,别人才会来参加你的婚礼。”

“可我并不希望他们来啊!”

“胡说什么呢?这是咱们村里延续多年的习俗。”这个时候董素素走了进来,她看着武修说道:“而且今天结婚的是你的小学同学小小黑,你更得亲自去了。”

“谁?”武修愣了下,“噌”一下站起来,诧异道:“小小黑?”

自从多年前小小黑初一辍学外出打工后,武修很少听到有关他的消息,没想到他这么快就要结婚了。

“是啊!”武贤感慨道:“你说他今年才多大,这就结婚了?”

这时武修似乎想起了什么,他看着武贤问道:“可是爸,你不是说我们这辈人没学历就娶不到媳妇吗?”

“我什么时候说过?”武贤急忙否认道,说完还不忘看眼董素素。

“就是你劝我初三复习那会。”

“你记错了吧?我好像说的是‘没本事就娶不到媳妇’。”

“——”

“唉,现在的年轻人啊!”武贤叹了口气,突然话锋一转,看着武修问道:“你在学校没交女朋友吧?”

武修愣了下,摇头否认道:“没有啊!我一直在好好学习。”

“那就好,你可千万别向小小黑学习,他已经是社会人员了。你还是学生,要以学习为主。”武贤一副怀念的表情,说道:“当然也不要像为父当年在学校一样,成天不学习,只知道瞎玩和换女朋友……”

“嗯?”

武修一脸诧异和疑惑的表情,同时旁边的董素素冷哼了一声。

武贤这才反应过来,他赶紧补充道:“当然,后来很荣幸遇上你母亲,她让我改邪归正,从此走上了一条通往幸福的康庄大道。”

说着武贤笑眯眯地看着董素素,一脸真挚地说道:“老婆,你就是上天对我最大的恩赐,是我这辈子最宝贵、也是唯一最想守护的财富。我愿意一辈子都陪在你身边,为你鞍前马后,陪你白头到老。”

“你个死老头子,都多大人了,何况儿子还在呢,你瞎说什么呢?”董素素有些不好意思道。她脸色微微泛红,笑骂着打了武贤一拳。

这让武修十分郁闷,活脱被父母撒了一把狗粮。

老头子不愧是老头子。

武修记得以前经常听到一些关于老头子年轻的往事,据说老头子曾经也是个情场高手。

家里长辈曾说,在老头子还上高中时,有一年被两个女孩追到了家里,而且还是在过年的时候。

要知道,在那个年代,男女相亲只需见一面,或许都说不上几句话,就可以收拾结婚。即使是夫妻二人,走在路上时,如果有熟人,都不敢光明正大牵手。

那次事件闹的老头子在全村都出名了,气的老爷子和奶奶对老头子是一顿混合双打。

这时只听武贤笑了笑,一脸关切地对董素素说道:“唉!我也是没办法,我可以骗儿子,但是不能骗你、骗我的内心。

好了,儿子今天吃宴席,咱俩也该吃饭了。走吧,一会饭该凉了,你胃不好,不能吃凉的。”

董素素点了点头,二人刚走了没两步,只听武贤又说道:“媳妇,你看这快过年了,我好几天没抽烟了,可不可以给我加个餐?”

看到董素素脸色一变,武贤赶紧补充道:“当然我就是随口一说,一切还是听从老婆大人的决定……”

看着老头子和母亲慢慢消失在眼前,武修一阵郁闷不语。

想想自己家里面,老爷子被奶奶管的言听计从,老头子被母亲治的服服帖帖。再想想自己,武修赶紧摇了摇头,暗暗保证道:“将来,我一定要做一家之主。”

武修还是去参加喜宴了。

他安慰自己道:“看在今天结婚的主人是我认识的份上,就勉为其难再吃一次喜宴。”

由于武修和小小黑关系本来就一般,加上多年没联系过,武修只是在新郎新娘席间敬酒的时候,和小小黑说了几句场面话,其余和在同村其他人结婚时没什么不同。

看到小小黑和其媳妇一脸幸福的表情,武修突然有些嫉妒小小黑。从前到现在,无论感情还是财富,小小黑都赢了他。

“我也该找个女朋友了吧?”武修暗暗想道。

下午回家后,武修赶紧给瞿依依打了个电话,想联络增进一下感情。

电话打通不久,对方便接了。

武修笑道:“哈喽美女!好久不见,想我没?”

“呦,我们修哥怎么想起我了?”瞿依依熟悉的声音传来。

“这是什么话?你不想我,还不允许我想你啊!”

“切,油嘴滑舌。”瞿依依笑道:“说吧,打电话什么事?”

“其实也没什么事,主要是最近村里结婚的人太多了,而且今天我一个小学同学居然都结婚了。不知道为什么,我就特别想念你。”

“不是,你小学同学结婚跟我有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