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363章 霸王餐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哎!米线要趁热吃,凉了就不好吃了。”就在两个人的嘴唇马上要碰到一起的时候,瞿依依突然出声说道。

武修顿了下,他看着近在咫尺瞿依依好看的脸庞,白皙的皮肤此刻已经出现一抹红晕,一直延续到脖颈处。一双清澈迷人的眼眸,正不停地眨着,似乎很紧张。

武修一脸坏笑地说道:“你确定?”

瞿依依紧绷着身体,快速点了几次头。

武修笑了笑,并没有坚持亲瞿依依。

或许是太饿了,武修两三下便把剩下的饭吃完了。

看着正在小口吃饭的瞿依依,武修突然想起他寒假回家后,老头子和他吃饭的场景。他眼珠一转,突然有了想法。

“感觉如何?不够的话,我再帮你叫一份。”说着武修站了起来。

“不要了,我这份都快吃不完了。”瞿依依头也不抬地说道。

“好吧,那我去问问老板还有没有别的吃的。”

瞿依依没有理会武修,等吃完后,她对武修说道:“好饱啊!咱们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

“妥妥的!”

武修伸手比划了个“OK”的手势,然后带着瞿依依直接离开了。

武修和瞿依依刚走没多远,瞿依依好像想起了什么,她看着武修问道:“等一下!刚才咱们是不是忘买单了?”

“啊?你没买吗?”

看到武修一脸惊讶的表情,瞿依依急忙解释道:“不是,我刚吃完你就带我走了,我都忘了。”

“姐姐,你可真狠,居然敢吃霸王餐。”说着武修对瞿依依伸出了大拇指。

“我……没有……那怎么办?要不咱们回去把账结了吧?”

看到瞿依依满脸担忧的神情,武修很认真地说道:“我刚才看那个老板身材魁梧,面相凶狠,应该不好说话。要是现在回去,万一被他讹了怎么办?”

“啊?不会吧!”

“那谁知道呢?知人知面不知心。”说着武修转头看了眼,突然表情一怔道:“不好,老板追出来了。”

瞿依依回头看到刚才的老板看着他们,担忧道:“那现在怎么办?咱们还是回去把账结了吧!”

“还回去?快跑啊!”武修一拉瞿依依的手,急忙朝前跑去。

两个人跑了一大段路程,连着拐了几个弯,瞿依依实在是跑不动了,她停下脚步,上气不接下气道:“不跑了,实在太累了。我想通了,咱们回去买单。要是被老板讹了,咱们就报警。”

看到瞿依依一脸坚定地准备往回走,武修笑了笑,说道:“好吧大小姐,实话告诉你吧,不过前提是你不能打我。”

“什么?”

“单我已经买了。”

瞿依依愣了下,有些不相信道:“真的?我怎么没见?你不是安慰我吧?”

“真买了,就在我问你要不要再来一份的时候。”

“那为什么老板会追出来?”

“是我拜托他出来给一对恋人送上祝福,你没发现老板看咱俩时的表情是笑着的吗?”

瞿依依回忆了下,突然表情一变,想挥手打武修,这才发现武修还拉着她的手。

武修这下也反应过来了,他急忙松开手,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瞿依依脸色微红,她一粉拳打在武修的胸口,佯装生气道:“你真讨厌。”

“啊!”武修捂住胸口,假装一脸痛苦的表情,委屈道:“说好不能打人的。”

“我又没答应你。”瞿依依笑着又一粉拳朝武修打了过去……

由于晚上还要上晚自习,武修和瞿依依下午稍微四处逛了会便回学校了。

两个人刚走到距离校门口大约五六十米的位置时,武修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他转头一看,只见从校门口两边冲过来了十几个拎着钢管的男子,带头的——又是路航。

武修愣了下,脱口而出道:“我去,你又想干嘛?”

“哼!我这次是专门挑的你,我倒想看看,这次你还怎么跑?”路航一脸傲娇地说道。

“呵呵,我会跑吗?”武修看着路航,鄙夷道:“你不就是想让我打你一顿吗?让她先走,老子陪你慢慢玩就是了。”

“想让她走也行,你必须保证这次不会再逃跑。”

“——行,我保证,让她走吧!”

“不行!你的保证太随意了,你拿点赌注出来。”路航拒绝道,他显然不相信武修的话。

武修瞥了眼路航,没好气道:“我以我多年纯真善良的品质保证可以吧?”

“你有这种品质吗?”

“你……”

“这样吧,你从你的家人当中挑选一个做保证。”

“——”

要不是为了在瞿依依面前保持自己的形象,武修真就骂街了。

武修想了想,叹了口气,说道:“好吧,我用我未来老婆的名义保证,这次绝不会逃跑,可以了吧?”

“你还是给你未来老婆留点好吧!”瞿依依瞥了眼武修,然后对路航说道:“上次我和杜峰吃饭,我们见过吧?”

路航自然认识瞿依依,毕竟杜峰追求瞿依依并不是什么秘密。尽管他不确定二人发展到了哪一步,但他知道二人关系很好。

若是杜峰在这里,路航肯定会很尊重瞿依依。可杜峰不在,而眼下瞿依依又和武修在一起,于是他为难了,这也是他从刚开始就假装不认识瞿依依的主要原因。

现在瞿依依主动提出这个话题,路航只好点点头。

而武修也终于反应过来,自己多虑了。有杜峰的关系在,路航肯定不敢动瞿依依,此时他更应该担心的是自己。

“那能不能卖我一个面子,让我们离开?”

路航看着瞿依依想了想,拒绝道:“若是其他事,我肯定答应。可这小子一直跟我们作对,你还是别为难我了。更何况人家都摇旗了,就这么灰溜溜走了,那多没面子。”

“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咱们是学生,不学习才是最没面子的事。”武修往瞿依依身后一躲,对路航继续说道:“要我说,你就按她说的做,你还能让我们欠一个人情。不然伤到她,你怎么向你老大交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