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372章 晒心情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杜峰往后退了几步,他握紧拳头,正准备继续朝武修冲去,不料瞿依依站在二人中间阻止道:“够了,别打了。杜峰,你就不能消停点吗?”

不等杜峰说话,瞿依依又转头看着武修说道:“我谢谢你,我和他的事你能不能别掺和?”

“什么?”武修有些错愕,他怀疑自己听错了。

“你走!可以吗?”瞿依依很认真地对武修说道。

看到武修愣在原地,杜峰喝道:“让你滚蛋,你听不懂人话吗?”

“杜峰,你够了!”瞿依依怒吼道。

武修看着瞿依依,他对瞿依依伸出了大拇指,边后退边苦笑道:“好,打扰了。”

武修没有上晚自习。

他给周连海打电话请了个病假,然后翻出学校,在常去的那家商店赊了两箱啤酒,直接回到了租住的地方。

无所事事,武修边喝酒边胡思乱想,他觉得很压抑。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武修已经喝吐了两次,甚至开始有些迷糊了。

嗡——

武修的手机震动了下,他拿出手机看了眼,是瞿依依发的一条短信:“对不起,我今天心情不好,我只是不希望你和杜峰闹矛盾。”

武修无奈地笑了笑,也没心思回复,直接把手机扔到了一边。

一直到晚上十点多,武修都快睡着了,他隐隐约约听到了汶明他们说话的声音。

没多久,汶明进房间对武修说了些什么,不过武修已经听不进去了。他将箱子里最后一瓶酒喝完,一阵困意袭来,便迷迷糊糊趴在床上睡着了。

第二天武修醒来的时候,感觉头痛欲裂。本来他想请假休息一天,可担心被周连海“惦记”,最终放弃了这种打算。

武修来到教室时,瞿依依正在学习,他坐在座位上很矛盾,不知道该不该和瞿依依说话,或者该说些什么。

就在武修胡思乱想的时候,瞿依依从兜里掏出武修的钱包,她什么都没说,只是将钱包放在武修面前,又开始学习了。

武修收起钱包,暗暗下定决心,只要瞿依依肯对他说一句话,哪怕是骂他一句,他都会马上跟瞿依依说话。

可是直到晚上放学,瞿依依都没有对武修说什么。

连续两天过去了,武修和瞿依依一直保持着这种“冷战”状态。

这下武修生气了,他也无所谓了。

生活还要继续,武修又开始了以前的日子。他在教室里除了睡觉,就是和洪月打闹聊天,课余时间和葛晨、汶明、刘氓等人抽烟打牌,尽量不让自己胡思乱想。

又是一天晚自习结束。

武修回到租住的地方,今天晚上汶勤他们有事没来,葛晨去网吧通宵了。

武修躺在床上睡不着,他想了想,拎着一瓶酒,拉了一张凳子,坐在了院子中间。

汶明暼了眼武修,说道:“大晚上又没有太阳,不知道你不睡觉想干嘛。”

“我晒月亮不行啊!”武修没好气道。

“月亮有什么好晒的?”

“我晒心情啊!”

“——”

看到武修坐在院子中间抽一口烟喝一口酒,汶明叹了口气,笑道:“我也是服你了,以前还真不知道你是个痴情儿。”

“去你的!我是那种人吗?你不要污蔑我好不好?”武修辩解道:“我只是在想,快高考了,我们这种好日子快到头了,以后该怎么办。”

“得了吧!跟我还装?送你三个字:看开点。是你的,走不了。不是你的,留不住。”

“说,谁不会啊!”武修有些不耐烦道:“好了,你别打扰我了,让我一个人安安静静晒晒月亮吧!”

“行,不打扰你。”汶明转身朝房间走了两步,然后顿了下,说道:“哎!我突然想起来,我在初中时曾认识了一个学妹,今年刚上高一,正好在二中。

我一直说想见见,可却没时间。听说她现在长的还不错,要不要介绍给你认识一下?”

武修摇摇头,笑道:“还跟我玩这招?好像我不知道你似的。实话告诉你,你叔叔我是一个专情的人,你别想忽悠我。”

汶明叹了口气,说道:“不信算了,其实我也只是以前聚会时跟她吃过一次饭,倒不是很熟。既然你不要,那我介绍给胖哥好了。”

“等一下!”武修“噌”地从凳子上站起来,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汶明拿出手机按了几下,然后将屏幕转向武修说道:“这是她的联系方式。”

武修看了眼,上面显示着“王佳敏”,后面是一串电话号码。

看到武修拿出手机准备记号码,汶明将手机一收,笑问道:“介绍给你,我有什么好处?”

“我靠,有你这种大侄子吗?给自己介绍小婶子,还要好处?”

“随你怎么说,反正没好处我不介绍。”

“得,我给你找一下好吧?”

武修无奈地摇摇头,开始在院子里四处观察。突然他发现院墙那边有几颗红紫色的椭圆型聚花果,在月光下特别诱人。

那是隔壁院子里种的桑树,正好到了桑葚成熟期,一小部分桑葚“伸”到了这边的院子里。

“拿凳子。”武修嘀咕道。

“干嘛?”汶明有些摸不着头脑。

“给你摘好吃的啊!”

汶明虽然疑惑,却还是进屋将凳子拿了出来。

二人来到院墙角落,武修指了指头顶的桑葚。

“我靠,怎么才发现?”

汶明站在凳子上,将头顶能够着的桑葚都摘了下来。

二人吃了几个桑葚,汁浓似蜜,味道甜酸清香。

“味道好是好,可就这一点点,不解馋啊!”汶明意犹未尽道。

武修点点头,指着墙上招呼道:“简单,上墙!”

“啊?”

武修笑了笑,往后退了几步,一个借力爬到院墙上,然后开始摘隔壁桑树上的桑葚。

汶明见状也爬到墙上,二人将能够着的桑葚都摘了下来。而很多够不着的,他们便将树枝拽过来摘。尽管摘了很多桑葚,却也扯断了不少树枝。

回到房间,二人将满满一兜的桑葚掏出来。武修趁机抢过汶明的手机,将王佳敏的电话号码记到手机上,顺手拨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