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361章 拙劣的演技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武修接过来看了眼,请假条上已经写好了名字和日期,再看老师签名——“周连海”三个大字写的异常显眼。而让武修诧异的是,这字迹跟周连海亲笔写的一模一样。

“我去,你居然真的做到了。”

“妈的,废了我两个本子呢!”

“氓哥威武!咱们撤!”武修开心道。

两个人跑出教室,直接朝校门口走去。

尽管他们手里有请假条,可由于不是真的,两个人都还是有些心虚。直到通过门卫检查,顺利走出校门,两个人这才放心了。

在外面逛了逛,两个人也没事干,索性跑到网吧上网了。

刘氓找了个小游戏玩了起来,武修不喜欢在电脑上玩游戏,于是看起了电影。

看了两部警匪电影后,武修觉得有些饿了。他看了看时间,已经下午四点多了,便和刘氓收拾了下,去吃了点东西,又回出租屋躺了会。直到晚自习上课前,两个人才回到教室。

为了方便起见,刘氓特意让齐远给他找了一叠新的考勤表。他模仿着上面老师们的签名,又抄了份新的。当然,后面考勤人数上自然将“武修、刘氓请假”去掉了。

按照惯例,周连海第一节晚自习会来教室,所以两个人必须在周连海来之前做好一切准备工作。

一切相安无事,周连海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这让武修和刘氓更有底气了。

这几天武修和刘氓日子过得异常潇洒,基本上只要周连海的课一结束,他们就自由了。

这天下午,两个人刚进网吧开机,刘氓发现没烟了,便去买烟了。武修打开网页,正琢磨找一部什么电影看看,却发现刘氓一脸焦急地跑了过来。

“你不是去买烟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快,回学校!”刘氓急声说道。

武修眉头一皱,疑惑道:“咋了?”

“被发现了,虎子这会正找咱俩呢!”

“什么?”武修“噌”一下站了起来,他边朝外面走边问道:“虎子今天不是没课了吗?”

“听说是物理老师临时有事,和虎子换课了。”

“我去,那赶紧回学校。”

当两个人赶回教室的时候,周连海正在讲台上讲课,他们站在门口喊道:“报告!”

周连海并没有理会二人,依旧在讲课。

“报告!”

两个人又喊了一遍,在还是没有被周连海理会后,他们都郁闷了,站在教室门口有些不知所措。

“怎么办修哥?这下完蛋了。”刘氓小声说道。

“我现在也想不出好办法。”武修担忧道:“虎子原本就对咱们有意见,这次还将咱俩抓了个现行,估计死定了。”

刘氓想了想,咬牙说道:“事已至此,我倒是想到一个办法。”

“什么?”武修疑惑道。

“反正这次躲不过了,不如你将这件事扛了吧!虎子的脾气你也知道,他对我的成见更大,更何况一个人挨打总好过两个人,是吧?”

“我靠,你还是人吗?”

“不是,修哥你好好想想,你坑了我那么多次,是不是也该让我坑你一次?再说了,这模仿虎子签名请假的主意也是你出的,你不应该有点担当吗?”

“妈的,这种话能出自你口?”武修有些不相信道。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都是跟你学的。”刘氓笑道:“其实在我打算学虎子签名的时候,我就已经考虑好了,万一出事,我是决不会承认的,我也要让你尝尝被坑的滋味。”

“——”

武修愣了下,突然觉得以后要对刘氓刮目相看了。

铃——

下课铃声响起,只听到教室里传来一声“下课”,周连海便朝教室门口走来。

“老师,这次的事情跟我无关,都是武修做的。”周连海刚出教室,刘氓便冲上去解释道。他知道,人都有先入为主的习惯,自己先解释,那就得了先机。

嗡——

周连海的手机突然响了,他瞥了眼刘氓,然后掏出手机看了起来。

武修在旁边偷偷看了看,屏幕上是一条短信:“爸爸,你生病了就不要太操劳了。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要多注意休息,按时吃药,我和妈妈都希望你能一直健康开心。”

周连海一副溺爱的笑容盯着手机,这时他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赶紧将手机揣进兜里,然后看着武修和刘氓,一脸严厉的神情,说道:“你们两个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现在居然还敢模仿我的笔迹给自己请假了,可以啊!”

“不是,这都是武修做的,我的假条也是他批的。”刘氓急忙说道。

“你白长这么大个子?自己没脑子吗?人家给你请假,你就认吗?我是你班主任,还是他是你班主任?”周连海对刘氓没好气道,然后他看着武修问道:“怎么回事?是你干的?”

武修先是故意一脸担忧地看了刘氓一眼,接着犹豫了下,最后像是下定了决心,咬牙说道:“是,老师,是我做的,这件事和刘氓无关。”

说着武修又冲刘氓眨了眨眼,这才继续说道:“老师我知道错了,您别生气,我知道您最近一直很操劳,为了我们这个班废寝忘食,即使生病也坚持上纲上线,而我却私自给自己请假,这简直是岂有此理。

还有,这件事真的和刘氓无关,一点关系都没有。是我,主意是我出的,您的签名是我让他模仿的,所有事情是我一个人做的,我愿意承担我们的过错。”

周连海看着武修想了想,冷笑道:“呵呵,如此拙劣的演技还想骗我?我也是从你们这个年龄过来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

你觉得我经常教育刘氓,所以故意将所谓兄弟的事揽到自己头上,显得自己好像有多么重情重义。哼,我就偏不如你愿。”

话音刚落,只见周连海突然表然一变,抬手一巴掌打在了刘氓的脑袋上。

“我靠,你打我干嘛?”刘氓不由自主生气道,他显然没想到周连海会对自己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