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338章 不疼不知道怕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这时夏彤走到胡雯面前,她看着胡雯说道:“我再最后告诉你一次,我对炎彬已经没有一点兴趣了。你当他是个宝,可他对我现在啥也不是。你也最好管住你男人,让他少骚扰我。”

说着夏彤搂住站在旁边的任阳的胳膊,补充道:“而且我已经有男朋友了,我们走!”

夏彤拉着还没反应过来的任阳直接离开了,而洪月和武修也都赶紧跟了上去。

二中校门口。

由于洪月和夏彤是走读生,现在时间已晚,二人必须要回去了。

夏彤看着一脸幸福表情的任阳,有些歉意地说道:“对不起啊任阳,刚才我是不得已开了一个玩笑,你别当真啊!”

任阳愣了下,原本一直憨笑的表情瞬间变了。他盯着夏彤,很认真地问道:“开玩笑?”

夏彤点了点头,说道:“实在对不起,你是一个好人,肯定会有好的归宿。时间也不早了,我要回去了,再见!”

看着夏彤逐渐远离的背影,武修看了眼任阳,说道:“走吧,咱们该回宿舍了。”

任阳一声不吭,只是一直盯着夏彤的背影发呆。这让武修有些担心:万一任阳承受不了这种打击变傻怎么办?

连着叫了任阳几声,看到他依旧没有反应后,武修拍了拍任阳的肩膀,决定让他一个人静静,于是武修转身准备回宿舍。

“修哥!”任阳突然喊了一声,接着不确定道:“刚才夏彤是不是先说我是她男朋友,然后又说在跟我开玩笑?”

武修叹了口气,表情有些伤感。

“她是不是说了?”任阳追问道。

武修犹豫了下,安慰道:“她也说你会有好的归宿。”

“呵呵!”任阳苦笑着摇摇头,无奈道:“我之所以选择约在晚上见面,就是担心会见光死,想不到没有见光也死了。不过也好,起码证明我的预言是对的,网上聊的再好,见面也肯定会死。”

话音刚落,任阳的眼泪直接流了出来,然后他一咬牙准备朝武修撞过来。

武修往旁边一个跨步躲过,疑惑道:“你想干嘛?”

任阳哭丧着脸,说道:“我不想活了,你让我撞死在你身上吧!”

“——”

————

————

九州网吧。

在网吧门口,一个留着黑色短发,身高将近一米八,看着挺壮实的男子,正一脸愤怒的表情。他拿着手机听了几句后,一脸凶狠地说道:“放心吧宝贝,我会给你报仇的。”

挂了电话,男子找到一个号码拨了出去。

电话很快被接通,男子冷声说道:“阿航,叫人!你嫂子被打了,准备干架。”

“炎彬!”这个时候一个男子的喊声从不远处传来。

炎彬回头看向声音的来源处时,眉头一皱。等对面的人走到面前后,他疑惑道:“段聪,你怎么来了?”

“我刚听说有人惹嫂子了。”

炎彬点点头,说道:“这事我能处理了。”

“不是,你能不能忍忍?”

“忍?”炎彬眉头一皱,有些不悦道:“你什么意思?”

“我知道以彬哥你的实力,对付那些人肯定是小意思,只是你知不知道和嫂子发生矛盾的那些人的底细?”

炎彬思索了下,说道:“有洪月,据说还有咱们学校的学霸任阳。去那小子他妈,连我媳妇都敢打。”

“嗯,我听说了,确实很气人。可听说洪月和任阳跟那个转校生武修关系不简单,武修又和刘氓他们是兄弟。咱们刚与他们和平了几天,现在又动手是不是有些操之过急?”

“怎么?你怕了?”

面对炎彬的咄咄逼人,段聪并没有生气,而是很耐心地解释道:“倒不是我怕,只是我已经摇旗二十七天了,我希望你能忍一下。再过三天,等我把大旗一扛,咱们再干他们不是更好?不然等打赢他们,我又得再过一个月才能扛旗。

你好好想想,下周就要期末考试了,刚好是在我扛旗后的第一天,到时候你想怎么整我都支持你,只是我想在这学期结束前把旗扛了。”

炎彬想了想,问道:“这是你的意思,还是峰哥的意思?”

“峰哥最近忙着哄嫂子上床,没时间管这事。而且你也知道,他现在不在乎扛旗,只想当一个扛旗人的大哥。”

说着段聪叹了口气,补充道:“阿哲已经不上学了,你的性子又太冲动了。现在咱们兄弟几个里面,只有我最适合这个任务。我现在的压力很大,所以你这事就当帮兄弟忙了,如何?”

炎彬抓了抓头发,有些不情愿道:“可是我媳妇都哭了,我总不能不安慰她吧?而且我还有一些其他的事情要处理。这样吧,这次我就给你个面子,最大限度——我自己不去……”

清晨的闹铃总是那么让人讨厌,不过它却是让人按时起床的催化剂。

由于武修总是在闹铃响起时会顺手关掉闹铃,接着睡个回笼觉。因此他的闹钟总是定的很早,这导致他每次起床的时间也充满了不确定性。

当武修赶到教室的时候,晨读课铃声正好响起。他假装没看到周连海眼神的警告,赶紧回到座位拿起一本书开始朗读。

不知道是因为晚上没睡够,还是晨读的朗读声容易催眠,武修不知不觉便闭上了眼睛。

迷迷糊糊中,武修听到了下课的铃声。不过由于比较困,他依旧趴在桌子上睡着。

哐——

教室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一下子惊醒了武修。他抬头看了眼,教室门口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她正缓缓地走进来,同时她后面跟着四个男子和八九个女子。

武修下意识转头看了眼洪月,洪月一脸无所谓的表情,她只是拿着手机发了个短信,然后又把眼神放在了手里的杂志上。

“洪月,知道我会来找你,所以专门在等我?”女子笑呵呵地朝洪月走过来。

洪月不屑道:“谁不知道你胡雯的皮厚,打不疼不知道怕的?”

“你——”胡雯一下子愤怒了,她一挥手,喝道:“给我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