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347章 全村的希望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老师,我没收到单子。”刘氓突然站起来说道。

“没收到?班上还有谁没收到?”看到没人说话,周连海冷笑着走到刘氓面前,说道:“你先坐下。”

刘氓拒绝道:“我站着就好了。”

“你坐不坐?”

“老师你站着,我坐着不好。”

看到刘氓坚持不肯坐,周连海点了点头,说道:“好,既然你非要站着,我就让你站着。我且问你,你知道为什么全班就你没有单子吗?”

“不知道。”刘氓疑惑地摇摇头。

“因为你的在这里。”说着周连海从兜里掏出表单,照着刘氓的脸就甩了上去。

啪——

周连海这次没有跳起来打刘氓,而是随手拿起一本书抽了上去。

“对班级不满意?”

啪——

“班主任有暴力倾向?”

啪——

“让学校开除班主任”……

周连海边打边骂,好一会儿,他觉得有些累了,冲刘氓吼道:“给我出去!你不是喜欢站吗?给我站到放学。”

看着刘氓往门外走,周连海调整了下自己的呼吸,然后对其他人说道:“好了,大家继续复习,祝你们明天都能考个好成绩。”

周连海离开教室后,洪月感慨道:“哎!说实话,我上了这么多年学,像刘氓这样的,我第一次见,估计以后应该见不到这样的。”

“哪样的?”武修有些不明白问道。

“嗯——优秀!对,那样优秀的人。”说着洪月看了眼武修手里的表单,好奇道:“本来我开始以为,你让你邻桌帮你填单子是为了跟人家搭讪,现在想来,你是不是早就猜到这种结果了?”

“——”

武修瞥了眼洪月,转头对瞿依依说道:“多亏你了。”

这次武修是认真的,因为要是他自己填,保不准会写成什么样,毕竟他也以为老师不会看。而他填这种表单有随机性,一般是看到什么,想到什么,写什么。

“看来以后填这种单子要多注意,要想对得起自己的身体,只能对不起自己的内心了。”

武修看着窗外,深深地叹了口气。

期末考试如期而至。

让武修意外的是,瞿依依居然和他在同一个考场,而且离他不远。

第一堂是语文。

武修随便糊弄了下,毕竟语文不好抄。

下午考的是数学。

看着试卷上面各种函数字母和图像,武修两眼一懵,趴在桌子上开始胡思乱想。

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离考试结束就剩十五分钟了。

武修抬头看了眼,两个监考老师正在讲台上窃窃私语,教室里其他人有正在做题的,有趴在桌子上睡觉的,还有在互相交头接耳的。

本来武修想让瞿依依给他传答案,结果看到瞿依依正在很认真地填写试卷。

“算了,还是别打扰她了。”

这样想着,武修准备重新找个目标。

嗖——

一个小纸团突然扔到了武修面前,武修愣了下,疑惑地看了眼周围,可却并没有人在看他。

“难道有好心人给我传答案?”

武修小心翼翼地打开纸团,上面是一行小字:“不要放弃,相信自己,加油,你可以的”。

“——”

武修瞬间想骂街了,考试这么重要的时刻,你给我扔纸条就是为鼓励我别放弃、相信自己,你是在逗我玩吗?

看着上面熟悉的字体,武修想了想,无奈地叹了口气。他转头看向瞿依依,她正在检查试卷。

武修摇摇头,用手指轻轻点了点前桌的后背,示意前桌给他看看试卷。

前桌也是武修同班同学,虽然成绩不是名列前茅,可比武修强多了。她并没有拒绝,很大方地让武修看自己的答案。

不过由于监考老师在前面,武修不能太放肆,加上时间也不多了,他刚抄到解答题,考试结束了。不得已,他只能交了试卷。

走出考场,瞿依依已经走到楼梯口了,武修赶紧跟上去问道:“瞿依依同学,你把纸条都扔过来了,就不能顺便把答案写上吗?”

瞿依依瞥了眼武修,义正词严道:“就算你抄到答案,又有什么意义呢?高考又不可能让你抄到。咱们已经高三了,现在不应该为了考试而考试。”

“正是因为咱们都高三了,所以我希望能有一个好的成绩回家。我想过一个好年,我想在过年的时候吃上一口肉,有错吗?而且村里人都知道我在凤城的高中上学,他们都希望我是第一个走出村子的大学生。”

看到武修一脸深情的样子,瞿依依打趣道:“这么说来——你还是你们全村的希望喽?”

武修叹了口气,伤感道:“唉!其实我只是不想让他们失望而已。”

瞿依依看着武修,笑问道:“你能告诉我,你这些话里有几个字是真的吗?”

“——我骗过你吗?”武修一脸郁闷地问道。

“理论上——有。”

“实际上呢?”

“经常哄我。”

“可是内心深处从没有。”

“——”

第二天的考试很顺利,武修的心情很愉悦,因为瞿依依给他传答案了。

作为报答,中午的时候,武修专门请瞿依依吃了一顿饭,也算是年前最后一顿。两个人吃的总体还算不错,假如瞿依依不是时不时给武修泼盆冷水,武修觉得应该会更愉快。

吃过饭后,由于下午还有最后一堂考试,两个人压了会马路,就回学校备考了。

当下午的理综考试结束后,预示着高中阶段最后一个寒假正式开始了。不同于以往寒假的是,正月初六武修他们就要提前开学补课了。

不过高三能有一个假期已经很不错了,要知道,他们平时的周六和周日基本都在补课,所以此刻身为高三党的他们还是很开心的。

最后一堂考试结束后,武修将瞿依依送到宿舍门口,他一脸深情地感慨道:“时间过得真快啊!这一分别,下次至少到明年才能相见,真想多看你几眼。”

瞿依依瞥了眼武修,打趣道:“我可以理解为你是在交代后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