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334章 不能忍了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看着瞿依依一脸笃定的表情,武修感慨道:“有梦想的人真幸福啊!”

“嗯?难道你没有梦想吗?”瞿依依疑惑地看着武修问道。

“曾经有过。”

“啊?”

武修一副回忆的表情,缓缓地说道:“那年我刚上学前班,有次上课老师让我们分享自己的梦想。同学们都说自己将来要做科学家、超人、大英雄等等,我对其嗤之以鼻,他们是完全不切实际啊!

而我经过很认真地一番思索后,有了自己的第一个梦想——当一个财主家的翩翩公子。这样我就可以穿着华丽的服装,每天带领一群狗奴才调戏良家妇女,可惜时代没给我这个机会。

后来我想通了,人应该与时俱进,于是我改变了梦想——当一个富二代。这样我就可以每天一身名牌,开着豪华跑车调戏各种美女,可惜老头子没给我这个机会。

于是,我戒了梦想。”

说到这,武修表情有些伤感,他叹息道:“或许我命中注定是梦想的绝缘体吧!”

“——”

下课铃声准时响起,由于到吃饭时间了,教室里很多人直接跑向食堂。

武修也打算去吃饭,他刚站起来,突然发现前排的冯智怒气冲冲地走来了。而冯智在快到瞿依依的课桌位置时,脸上浮现出了很勉强的笑容。

此情此景,让武修决定延后吃饭时间。他坐在座位上,随手拿起一本书假装看了起来,不过目光却时刻瞄着瞿依依那边的情况。

“瞿依依,出来一下,我跟你说点事。”冯智小声说道。

“没时间,也没兴趣。”瞿依依头也不抬地说道。

“那……你把这个收下。”冯智拿出刚才被武修扔回去的情书,递到了瞿依依面前。

“我说过,扔了,谢谢。”瞿依依无奈道:“我只想好好学习,你能不能不打扰我?”

冯智表情变的很难看,他盯着瞿依依,好一会儿,突然指着武修问道:“是不是跟他有关系?”

“——”

武修顿了下,不知道该不该辩解。他不想自己被误会,却也不想搭理冯智。

而瞿依依直接不理冯智了,她本来就不善言谈,尤其是面对她讨厌的人。

可在冯智看来,他觉得瞿依依是默认了。就算不是默认,那肯定也和武修有关系。再想到刚才课堂上武修对待他所写情书的态度,他一下子愤怒了。

冯智先是狠狠地瞪了武修一眼,然后看着瞿依依说道:“我就想不明白了,他有什么好的?整天不学习,只知道打架,还经常迟到、旷课,长相也很一般,我就纳闷你到底看上他哪一点了?”

“同学,你先等一下。”武修这下不乐意了,他对冯智说道:“首先我想告诉你,我跟你不熟,你泡妞归泡妞,但请别带上我。还有,我不是一个小心眼的人,你可以骂我,但不能骂的这么认真。最后,我觉得我已经很给你面子了。

你说我不学习我忍了,你说我打架我忍了,你说我经常迟到、旷课我也忍了,可是你居然说我长相很一般,这你婶能忍,你叔我就不能忍了。

妈的,你什么眼神?过来,离我近点。”

看到武修起身要往自己这边走,冯智一下子有些紧张道:“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你要是敢打我,我绝对不还手,我直接去找老师告状。我倒想看看,就凭你的学习,学校会不会开除你。”

“昂,同学你误会了。”武修摆摆手,很认真地解释道:“我只是想让你看清楚点,其实,我很帅的。”

“——”

武修走到冯智面前,他看着冯智叹了口气,嘲讽道:“唉!好歹大家都在一个班,你为什么就不能让我把你当人看?你的表现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你……骂我不是人?”

“我可没有,明明是你自己说的。”武修耸耸肩无辜道。

“你……”

“我什么?我说到你的内心深处了?”武修没好气道:“是,你学习好,可有任阳学的好吗?人家都不骄傲,你得瑟个什么劲?

追求瞿依依失败,就想把火撒到我身上?我欠你的?呵呵!看起来人模人样,怎么就不能干点人事?

还我打你就告诉老师?这话你也好意思说出口?实话告诉你,像你这种人,我是不会打你的,因为会弄脏我的手。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你居然敢说我长相很一般。你去我们村打听一下,我可是我们村第一美男子。”

由于教室里本来就没几个人,武修的声音便显得有点大,这一下他们这里瞬间吸引了教室剩余人的目光。

不知什么时候,刘氓已经站在了冯智的身后,而且一副蠢蠢欲动的样子。不过武修冲他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冲动。

冯智愤怒了。

他原本便对武修抱有敌意,现在被武修当众这么一说,感觉到教室里其他人异样的眼光,他觉得浑身开始不受控制了。

冯智拳头紧握,他咬着牙,一拳朝武修抡了过去。

武修早有防备,在冯智的拳头刚抡到空中时,他直接一脚踹到了冯智的肚子上。冯智瞬间痛苦地捂住肚子,接着武修一拳将冯智打趴下了。

冯智咬牙抬起头,表情狰狞地瞪着武修。他很想问问武修:你不是说你不会打我吗?那你刚才在做什么?还说打我会弄脏你的手——你这个骗子。

不过理智告诉冯智,眼下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于是他捂着肚子慢慢爬起来,恶狠狠地盯着武修威胁道:“哼!你给我等着瞧!”

看着冯智走出教室,武修看了眼刘氓,担忧道:“他没有认识哪个混的好的人吧?”

“很少注意,他大多时间在学习,没听说他跟谁打过交道。”

“那我就放心了。”武修长舒了一口气。

“不过不知道在你心里虎子算不算混的好。”刘氓打趣道:“你知道的,他学习不错,虎子很重视他。而且他有言在先,你敢打他,他就告诉老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