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344章 正事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忍?”炎彬有些不悦道:“他们之前打我媳妇的时候,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打了多少巴掌?我媳妇的脸都肿了,你还让我忍?”

“你不是上午已经教训过他们,为什么晚上还去打他们?”段聪没好气道:“我看你就是放不下夏彤,知道她和任阳好了,晚上还会请客,所以才对他们下手的吧?”

“这是我的事,而且我现在已经打了,你就说什么意思吧?”

看到炎彬表情变了,段聪无奈地摇摇头,说道:“你可真是我哥,算了,事已至此,大不了干就是了”……

晨读课下后,武修又一次迷迷糊糊地从桌子上爬起来。他看了眼周围,刘氓和洪月都不在,估计是去吃早饭了。

由于武修的早饭总是随自己睡醒后的心情:有一顿,没一顿。刘氓他们也都习惯了,所以他们吃饭都是遇到才一起吃。

一觉醒来,武修觉得有点饿了,他琢磨着是否要找一个人陪自己去吃饭。

在教室里看了一圈后,武修把目光放在了正在看书的瞿依依身上。

“美女,吃饭去啊?”武修一脸期望地邀请道。

瞿依依看了武修一眼,淡淡地回道:“我可以拒绝吗?”

“不可以!”武修很坚定地摇了摇头。

“算了,你先去吧!马上就要考试了,我想看完这几道题再去。”

“等你看完,那时候就只剩些残羹剩饭了,还怎么吃啊?”

“不至于吧?”

看到瞿依依怀疑的表情,武修一脸认真地解释道:“你想想,食堂每顿食材的准备肯定有限,你去晚了,哪还有新鲜饭菜?到时人家看你来了,为赚你的钱,把别人吃剩的饭菜加热让你吃,你下得了口吗?”

“——不是,人家都是新做的好不?”

“谁知道呢?食堂是由商人承包,商人最大的特点就是唯利是图,何况人家又不会专门请示你。”

“你……”瞿依依对武修翻了一个白眼,没好气道:“你诚心不想让我吃早饭是吗?”

“不!”武修摇摇头,一脸真挚地说道:“我是真心想陪你一起吃饭。”

“为什么非要和我?”

“因为你人美心善性格好,大方得体才华高……”

“少来,说重点!”

武修抓了抓头发,有些不好意思道:“我生活费花完了。”

“——”

为了感谢瞿依依这顿饭,武修帮瞿依依打了壶热水。他正准备送瞿依依回宿舍,不料一身西裤衬衫的杜峰来了。

“呦,修哥好!真是不好意思,麻烦你给我媳妇打水了。”杜峰一脸微笑的表情,很自然地从武修手里接过了瞿依依的热水壶。

武修愣了下,这才反应过来:就这么让杜峰从手里拿走热水壶,好没面子啊!

“妈的,我怎么那么轻易就松手了?”武修暗暗后悔道。

他并不喜欢被同性占便宜,于是笑道:“抱歉峰哥,我没听依依说过她是你媳妇。更何况早知道峰哥大名,你一直是全面撒网,重点培养,遍地开花,处处留情。自然你身边从不缺媳妇,就别拿依依寻开心了。”

“哈哈!好久没见,修哥的嘴还是这么不饶人啊!”

“没有没有,只是老实人不会说谎话罢了,让你见笑了。”

“你……”

“行了,你们能不能别一见面就掐?”瞿依依无奈道。

“没有,跟修哥开个玩笑罢了。”杜峰笑了笑,然后看着武修说道:“对了,听说你最近和我弟弟闹矛盾了?还是这么喜欢折腾啊!”

“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啊!我可从没想过惹事,只是你那些弟弟总喜欢无缘无故找我麻烦,我正当防卫而已。对了,这是不是所谓的上梁不正下梁歪?”

“得,知道在修哥这里讨不到便宜,我还是别自找没趣了。”杜峰摇摇头,对瞿依依温柔地笑道:“我们走吧!”

瞿依依点点头,对武修摆摆手说道:“那我先回宿舍了,一会教室见。”

武修没说话,他看着逐渐走远的杜峰和瞿依依,突然觉得有些难受。他无奈地摇摇头,朝男生宿舍走了……

这一天,不断有消息说武修和刘氓他们要挑段聪的旗,只是武修他们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承认。

晚上放学后,310宿舍。

武修和刘氓、齐远、肖乐正在斗地主,旁边的晁仲在不停地打电话。

嗡——

武修的手机响了,他接通后简单说了几句,然后看着齐远他们说道:“胖哥那边差不多能有二十多口子人。”

“咱们这边差不多能凑三十多口子人。”晁仲这个时候说道。

“人还是太少了。”齐远眉头一皱,说道:“都给兄弟们说清楚了吧,这次咱们打赢的机率很小。”

“他们都知道,现在能来的都是跟咱们关系好的。”

齐远叹了口气,说道:“嗯,那准备干吧!”

武修摇旗了。

这让武修始料未及,他本想让齐远摇,不过按照齐远的说法:“这次不止我这边,还有胖哥的人。下面的人肯定都希望自己老大摇旗,所以无论我们谁都很难让另一方服气。与其这样,不如你来。

你是转校生,不属于我们任何一方。这样我们好解释,也更容易让两边的人接受,有助于彼此之间的融合”……

此事一出,段聪异常愤怒。原本过了今天他就可以正式扛旗,现在被武修一挑,他必须先拔了武修的旗。可眼见期末放假在即,那自己这学期扛旗肯定没戏了。

段聪一怒之下直接带了一大批人冲到高三15班门口,而武修正趴在桌子上发呆,他看了眼教室门口的段聪,一脸无所谓地走了出去。

“呵呵!你一个就敢来?”段聪不屑道。

武修指着走廊上的一群人,不以为意道:“你都堵到我们班门口了,我再不出来,就显得太不尊重你了。是吧?大——旗。”

“你……”

“好了,咱们谈正事吧!”武修淡淡地说道。

“正事?”段聪眉头一皱,问道:“你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