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329章 还人情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远哥,你以前帮助过我,今天你有事,我肯定挺你。”这时齐远后面一个拿凳子的男子喊道。

“远哥,咱们都是一个班的,大老爷们有什么好怕的。就在这,干他!”拿铁文具盒的男子也喊了起来。

“是啊远哥,你没少帮咱们班同学,我们都支持你,干他!”拿圆规的男子异常激动地喊道。

“就是,远哥,干他”……

紧接着有更多支持齐远的人出现,毕竟都是年少轻狂,都是热血青春,这一下子教室里的人都是一副蠢蠢欲动的样子。

“我由衷地在这里再次感谢大家。”齐远看着身后的同学真挚地喊道,他的表情有些忧伤,却又很感动。

那些曾经常和他喝酒打闹,吆喝着和他是兄弟的人,在自己有难时都不见了踪影。而班上这些很少跟他打交道的同学,此刻却都站在了他这边。

只不过齐远心里清楚,要是真打起来,他们班这些人肯定不是段聪那伙人的对手。因此他还是决定去外面和段聪打架,他并不想连累自己的同学。

“去你们妈的,既然你们这么想挨打,那老子就成全你们。”段聪已经被对面一群人激怒了,他大手一挥喊道:“给我干!”

“慢着!”这时教室门口突然传来一个男子的喊声,接着一个胖子慢慢走了进来。

武修这才稍微松了口气,他赶紧朝葛晨身后看过去。当发现葛晨只是自己一个人时,他又开始担心了。

常言道: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群殴。

武修虽不知道葛晨有多少战斗力,但他坚信葛晨打不赢段聪那群人。

想到葛晨是自己大侄子的兄弟,这才刚和自己认识,就被自己得罪的人打一顿。武修觉得他有必要想一个好一点的理由向汶明解释,同时也要能安慰葛晨。

“你他妈跟个球一样的怪物是哪来的?”段聪瞪着葛晨,质问道:“你想干嘛?”

葛晨眉头一皱,不过很快就调整了自己的表情,他笑道:“我是来劝架的。”

“什么?劝架?”

看到段聪难以置信的表情,葛晨指着武修一脸无辜地说道:“是他让我来的。”

“——”

看到周围人投过来的目光,武修尴尬地笑了笑,他很想问问葛晨:“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是你自己主动请缨,说要来帮忙,我只是成全你而已。”

不过转眼一想,确实是自己给他发的短信。武修无奈地叹了口气,暗暗责怪自己找错人了。

“看来要打一场硬仗了。”这么想着,武修握紧了手里的钢管。

“靠!你他妈谁啊?是不是有病?想挨打老子就满足你。”

“我叫葛晨。”葛晨一脸骄傲地说道。

段聪在脑海里回忆着这个名字,好一会儿,在没找到有关这个名字的信息后,他的脸色变了,因为他觉得自己被眼前这个胖子耍了。

葛晨发现段聪并不认识自己,并且段聪的手已经举起来了,于是他急忙补充道:“认识我的人都叫我胖哥,我大哥是汶明。”

段聪正准备招呼手下动手时,突然停下了,他疑惑道:“汶明?”

“唉!本来以为你会知道我,看来我的名气还是不够啊!”葛晨面色伤感地说道:“我明哥说让你看在他的面子上,这事算了……”

“等等!众所周知,汶明从不参与二中的事,你消遣我呢?”

葛晨摇摇头,指着武修,解释道:“明哥是不参与二中的事,可那小子是明哥的小叔,懂吗?由于明哥有事无法现身,所以我才来帮他传话。所以现在不是你肯不肯给我胖哥面子,而是你肯不肯给我明哥面子。”

看到段聪开始犹豫了,葛晨接着说道:“行了,现在时间不早了,我们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吧!”

“慢着!”段聪摆摆手,笑道:“我不知道你所说的是否属实,而我也懒得求证。实话告诉你,就算汶明亲自来了,我也要看心情。而你今晚让我很不爽,所以包括你在内,在场各位一个也别想走。”

气氛瞬间紧张了起来,不过葛晨似乎并不担心。他叹了口气,掏出手机看了眼,嘀咕道:“算算时间也该差不多了啊!”

嗡——

段聪的手机突然响了,他先是看了葛晨一眼,这才掏出手机。看到手机上面的联系人,他愣了下,然后走到角落接起了电话。

没多久段聪回来了,不过脸上的表情却并不好看。

“我们走!”

段聪狠狠地瞪了武修他们一眼,然后转身带头离开了。

“呼——”

教室众人都长舒了一口气,逐渐放松下来了。

齐远、晁仲、肖乐等人先是和葛晨打了个招呼,然后对班里的同学说了些感谢的话,一伙人这才离开教室……

在学校外面的台球厅里,杜峰和付哲正打的火热,两个人连续交手好几把,之前一直不分胜负,现在杜峰已经连续赢了两把。这把杜峰又连续打进了几个球,看样子胜率还是很大。

嘭——

杜峰又一杆子刚打出,台球厅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段聪一脸气愤地走了进来,他直接坐到杜峰他们打台球的桌子边沿,然后掏出烟点着,大口抽了几口。

段聪让自己的情绪稍微平静了下,这才对杜峰说道:“峰哥,你为什么一听到汶明的人在那里就让我回来?说实话,我没跟汶明打过交道,不知道他有多厉害。可齐远他们混的那么好,不是照样让我给打了?”

“我知道你的意思,让你回来不是因为我怕汶明。经过这两年的相处,你应该了解我,我从来不惧怕任何人,这次我只是为了还汶明一个人情。”

看到段聪疑惑的神情,杜峰解释道:“可能你也听过,当初我刚上高一便去争过大旗的位置,不过没斗得过当时的大旗,反而得罪了他。

后来那个大旗堵我时,正好汶明路过。他跟我同班,又恰巧认识那个大旗,于是出面给我们做了和事佬。

我杜峰向来恩怨分明,所以今天只是还汶明一个人情而已。”